4

欧洲空气启示录

新加坡—欧洲决策者喜欢给世界其他地区上空气污染课。亚洲,特别是中国是他们最喜欢的目标。事实上,有时候,似乎任何大型环境会议缺了欧洲决策者宣讲应该供全世界模仿的欧洲的所谓“最佳实践”都是不完整的。但是,在空气污染问题上,欧洲还是少说多听为妙。

空气污染正在日益成为全欧洲关注的问题。世界卫生组织称它是“欧洲大陆最大的环境健康风险”,据估计90%的欧洲公民暴露在超出世卫组织空气质量指导标准的室外污染中。2010年,大约600,000欧洲公民因为室外和室内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而经济成本更是高达1.6万亿美元,相当于欧盟GDP的9%左右。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伦敦和巴黎因为严重的空气质量问题而损失惨重。伦敦某些地方的二氧化氮水平有时高达建议上限的2—3倍。在英国,空气污染k每年要杀死29,000人左右,是仅次于吸烟的第二大过早死亡原因。巴黎的情况比伦��还要糟糕;3月,巴黎空气污染水平超过上海,不得不实施局部限行并推出免费公交。

悲哀的是,欧洲决策者似乎并未直面挑战。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反对英国在对抗气候变化中其领导作用。“我们不会为了拯救地球而关掉我们的轧钢厂、炼铝厂和造纸厂,”他在2011年说道

奥斯本不是一个人。欧洲政客认为引入环境保护机制会影响已经相当疲软的欧盟经济,因此,毫不奇怪遏制空气污染的措施远远达不到要求。据绿色和平组织报告欧盟计划采取的限制火电厂有害气体排放的标准甚至还没有中国严格。但许多欧洲政客还要求进一步降低标准,匈牙利认为应该完全放弃监管。

平心而论,亚洲空气污染水平确实值得担忧。根据2014年耶鲁大学空气质量排名,世界十大污染最严重国家中有九个位于亚洲。新德里位列地球城市污染程度榜第一名,空气污染超过安全水平60倍。由于北京的空气危害健康,外国公司必须向驻北京员工支付高达30%的“困难费”。

但至少亚洲决策者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并在采取行动解决它。比如,中国宣布要打一场“污染之仗”。到2017年,曾经被国际媒体戏称为“霾都”的北京将斥资7,600亿元人民币治理空气污染。

中国的措施的核心是改进公共交通、绿色贸易和改变能源结构。政府在市中心每隔500米设立一个公交站点,将54种环境产品的关税下降到5%或以下。非化石燃料占初级燃料消费量的比重到2030年将上升到20%。这些目标有可能得到严格实施,因为它们得到了最高层的强力政治支持。

与此同时,载运毒,古吉拉特、马哈拉施特拉和泰米尔纳德等邦准备实施世界上首个微粒配额和交易机制。印度最高法院甚至建议对新德里私家柴油机动车征收附加费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其他亚洲国家也在采取措施改善空气质量。越南目标在未来几年中建设八条城市轨道交通线。曼谷从20世纪90年代便开始治理空气污染,种植了400,000株树木。日本也采取了氢燃料汽车补贴,开辟新的步行区域。

作为世界最富有地区之一的欧洲理应站在促进环境可持续性的最前沿。但是,在空气污染问题上,欧洲决策者应该停止好为人师,专注于解决自身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