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 vests protest ALAIN JOCARD/AFP/Getty Images

黄背心会抵制棕衫队吗?

巴黎——从法国政府面对大规模抗议活动取消其原计划大幅上调燃油税的那一刻起,显而易见,人们对此次运动的看法将会是不充分、不足道,而且最重要的是,无法带来任何安抚情绪的效果。荣誉属于那些值得赞许的人:黄背心自称是主权民众的代表。但他们现在所肩负的责任却是沉重的。

首先,他们必须宣布一段足够长的示威和封锁暂停期,以允许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所提出的对话。特别是,他们应当放弃此次备受追捧的12月8日运动“第四幕”计划,该计划从周六傍晚起就在Facebook上被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预计这次行动会比前几次更暴力、更具破坏性,也更具悲剧色彩。最近发生的死亡、伤害和破坏(包括对巴黎某些最著名的遗迹)已经足够多了。

如果黄背心们认为他们启动的机器已经超出了自身的控制,而且他们无法再阻止第四幕的发生,那么他们必须随时准备配合警察开展对混在他们当中崇尚暴力的“棕背心”的清洗活动。因为极右翼和极左翼肇事者肯定会再次出现,破坏、恐吓并亵渎这次运动;黄背心们必须再次明确表态,而且这次表态必须非常郑重: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无论黄背心宣布暂停抑或继续抗议活动,对他们而言最好的策略都是果断且毫不含糊地与那些利用他们痛苦的政治投机者脱钩。

机会主义者的阵容是人尽皆知的。其中包括梅朗雄,他在2017年总统大选中排名第四,位列胜选的伊曼纽尔·马克龙之后,而他现在正拼命寻求新的支持者。此外还包括弗朗索瓦·鲁芬,鲁芬是反紧缩运动Nuit debout的领袖,他一直到处散播不负责任的反共和言论,不断高呼“辞职,马克龙!”此外,阵容中还包括马琳·勒庞,她在为上周六占领香榭丽舍大街感到骄傲和悔恨之间不停地摇摆,因此可以说,她应当为那里所发生的最糟局面负责。

还有像卢克·费里和伊曼纽尔·托德那样的知识分子,他们认为破坏者如此轻而易举地靠近、攻陷和洗劫凯旋门可能并不是“偶然”的。上述言论为群众运动所能陷入的最可怕陷阱打下了基础:那就是阴谋论思维。

换言之,黄背心们正站在十字路口。他们或者大胆地停下来,留出足够的时间重新组织,然后再沿着与马克龙自身的法国前进运动类似的道路继续往前走。事后看来,马克龙的法国前进运动似乎与黄背心们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马克龙的运动同样分为右翼和左翼,而且它清楚自身是新的政治机构,因此全心全意进行对话甚至是摊牌,从而促使人们对贫困和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等问题进行诚实的思考。如果黄背心最终发展为一个与马克龙达到同等高度的运动,那么它可能最终会被记入到法国的史书。

Subscribe now

For a limited time only,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PS Archive,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and a tote bag, for just $75.

SUBSCRIBE

黄背心也可以被事实证明缺乏必要的胆略,并因为受到电视报道这样微不足道的乐趣而满足。他们将允许自己为得到la France den haut(精英法国)的名人和专家的注意力所陶醉,看似心甘情愿地被他们所豢养并对他们的所有命令言听计从。

但如果黄背心允许激情仇恨压倒真正的兄弟情谊并选择破坏改革,那么他们只能祸乱而非改善卑微和脆弱民众的生活。他们将陷入到政治黑夜最黑暗的一面,并最终被扫进历史的垃圾箱,在那里他们会与其他黄色运动不期而遇,比如20世纪初期皮埃尔·比奇特的亲法西斯工团“黄色社会主义者”。

黄背心们必须在民主再造或国家社会主义联盟升级版之间作出选择;两者之间的差异在于修复的愿望抑或毁灭的冲动。他们的决定将决定该运动的历史本质——决定其反应是好是坏,以及归根结底,它是否是政治和道德勇气的秉持者。

因此球就在黄背心的脚下。他们手握的主动权并不亚于马克龙。他们会说,“是的,我们相信共和民主?”他们会不会就此作出毫不含糊的明确表达?或者他们会屈服于偏执无政府主义的传统,最终任由依然在法国大量存在的政治破坏者们污染他们的队伍?

http://prosyn.org/N7wk0vt/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