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articipant uses a laptop computer Tomohiro Ohsumi/Getty Images

中国会将社交媒体武器化吗?

亚特兰大—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以来,随着俄罗斯干预大选行为的披露,欧洲官员也暴露在类似的攻击风险中。但欧洲人不是唯一保持关注的群体。中国领导人也在保持关注,他们正在考虑或许可以从克里姆林宫的成功中汲取经验。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而言,保持国内稳定是第一要务,者从中国年度维稳预算中可见一斑。官方数字是1,000亿美元以上,一点也不高。和防务支出一样,拜包括研发在内的隐藏支出所赐,实际数字要高得多。

比如,中国正在探索如何运用人工智能和的数据来监控从社交媒体到信用卡支付的一切,还计划给所有公民进行社会可靠性评级,以挖掘潜在的麻烦制造者。体制的奥威尔主义(Orwellian)战略的核心关注点是社交媒体,不但要控制说什么,还要控制信息如何在全国流动。

此外,当局要求科技公司遵守严苛的新法律网络安全调查。对习近平来说,克里姆林宫能够轻易操纵脸谱和推特表明中国有必要抓紧控制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中国政府现在要求在微信、微博和腾讯等公司董事会安排董事,还要求接触用户个人数据。

中国网络间谍也在研究俄罗斯的成功。平心而论,中国黑客并不缺乏技术。他们发动过针对美国总统选战、流亡西藏独立运动和维吾尔活跃分子的网络攻击。他们还潜入研究中国的西方智库和大学。他们甚至入侵了报道中国领导人财富丑闻的西方新闻机构。尽管如此,中国仍然可以从俄罗斯处心积虑构建的滚轮和机器人网络大军中汲取经验。

类似地,解放军参谋们也可能正在仔细研究克里姆林宫的做法,来充实自己的网络战战术。中国“政治战”的战略思维认为,敌方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机构——特别是媒体——应该在战争打响前先行打击。在这方面,俄罗斯通过国家拨款的媒体机构RTSputnik来散播假新闻和阴谋论,对中国很有教育意义。

除了扩大中国的网络实力,习近平也在通过经济、社会、文化和媒体计划发展中国的软实力。他尚未将这些计划与中国发动类似于颠覆2016年总统选举这样的大胆攻击的秘密力量组合起来,但他显然正在建立这样做的办法。据披露,最近中国一直在澳大利亚进行大范围影响力行动,用官方校园组织监控中国大学生、利用商会来推进中国利益,利用外交官来管理本地中文媒体。去年年底,一位澳大利亚参议员因为与一位中国亿万富豪扯上了关系而被迫辞职

中国也在增加其在全球媒体中的露脸机会。据一些估算,中国政府每年大约要花70亿美元用于新媒体和传播组织。其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在全球有170多个分社,用八种语言发布消息。中国中央电视台拥有70个海外记者站,用六种语言向171个国家播出节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仅次于BBC的世界第二大广播台,在从32家外国分台用64种语言向全世界播送广播。

所有这些组织都不认为自己是时兴的国际新闻源。但它们已经成为中东和非洲等广播服务稀缺地区的人民的重要信息源,在这些地区传播中国的观点,建立有同理心的受众群。

与此同时,中国在澳大利亚、美国和欧洲报纸购买“本地广告”。如此,中国就能让官方授意的争议问题内容——如在南海军事化的造岛行为——和这些报纸的社论并列出现。

习近平还在从长计议,批准投资电影和其他形式的大众娱乐来影响全球流行文化对待中国元素的方式。尽管中国政府最近阻止资本外流,但中资公司仍在大举收购好莱坞企业的多数股份。光是万达集团就在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拥有价值100亿美元的娱乐资产。其他中国互联网和金融巨头,如阿里巴巴、腾讯和弘毅资本,以及中国电影集团等国有企业,都耗资数百亿美元投资于美国电影产业。

在投入了如此巨资后,中国政府就有了比老掉牙的审查更大的影响力。好莱坞制作公司的老板们觊觎巨大的中国国内市场,将会为五斗米折腰,遵从中国政府在剧本、选角等方面的“创造性”要求。2017年,中国票房收入高达86亿美元,仅次于北美。但中国每年只允许引进38部外国影片,这让制片商竞相折腰取悦审查者。

当然,好莱坞高管们并不是帮助习近平实现自己的日程的唯一的西方人。最近苹果决定将中国用户数据储存转交给中国合作企业来进行,而谷歌也宣布将在中国建立一个新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这说明美国科技巨头不仅仅在设法让它们的“相关利益方”获益。它们还在向习近平和他的网络计划提供专利技术和知识,甚至直达美国目标的可能渠道。

这引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说俄罗斯在不具有如此紧密的商业关系就可以颠覆美国总统选举,那么中国在未来几年中能够做到什么?一位好莱坞高管最近承认,认为中国唯一的兴趣是挣钱,这真的“非常幼稚和危险。”

http://prosyn.org/Fab7dyY/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