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cemoglu11_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_ukrainegirlflowerstape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如何遏制乌克兰的腐败问题

坎布里奇——在苏联刚刚解体这一欢欣鼓舞的时刻,很少有人会想到乌克兰这样一个自然资源丰富且劳动力教育程度高的工业化国家会在未来28年的时间里陷入停滞。邻国波兰1991年时不如乌克兰富裕,在接下来的30年里却成功实现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几乎翻两番的奇迹。

多数乌克兰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落后:他们的国家是全世界最腐败的国家之一。但腐败并非凭空产生,所以是什么导致了腐败才是真正的问题。

像其他苏维埃共和国一样,乌克兰的权力一直集中在由克里姆林宫任命的共产党精英手里。但乌克兰共产党在很大程度上移植了俄罗斯共产党,其运作往往损害乌克兰本地人的利益。

此外,与绝大多数其他前苏维埃共和国(值得注意的是波罗的海国家除外)一样,乌克兰在重塑为民族领袖的前共产党精英的领导下完成了脱离共产主义的过渡期。这无论在哪里都没有取得好的结果。但就乌克兰而言,局面进一步恶化,因为敌对的共产精英及其协助建立和传播的寡头之间不断争夺权力。

由于各交战派系占主导地位,乌克兰受制于我们所谓的攫取性体制:那里的社会制度授权给社会上一小部分人,同时剥夺了其他人发表政治意见的权利。通过永久性改变经济竞争环境,上述制度安排长期以来阻碍了可持续发展所需的创新和投资。

如果不理解这一广泛的制度背景就无法理解腐败。即使乌克兰的贿赂和以权谋私得到控制,攫取性体质仍然会阻碍经济增长的脚步。例如,古巴就是这方面的例子,菲德尔·卡斯特罗上台后制止了前政权的腐败,但却建立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攫取型体制。就像二次感染,攫取性体质所造成的效率低下因为腐败而加剧。而这样的感染在乌克兰尤为严重,因为人们对体制的信任完全丧失。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现代社会裁决争端、规范市场和分配资源有赖于一套复杂的网络体制。得不到公众的信任,上述体制就无法正常履职。一旦普通公民开始认定成功取决于关系和贿赂,这一假设就变成一种可以自我实现的预言能力。市场遭到操纵、司法变成交易,而政客们则向出价最高者出卖自己。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腐败文化”将渗透到全社会。在乌克兰,就连大学也无法逃避腐败: 买卖学位已经成为常事。

尽管腐败与其说是乌克兰问题的原因还不如说是一种表现,但必须铲除腐败文化,局面才能有所改善。有人可能认为这只需要国家强大,有能力铲除腐败的政客和商人。唉,问题其实没那么简单。正如中国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所表明的那样,与其说是对违法行为的普遍打击,自上而下的反腐行动往往演变为对政府政治对手的一种迫害。毋庸讳言,实施双重标准很难有效建立信任。

相反,需要民间社会的积极参与才能有效打击腐败活动。成功需要依靠提高透明度、保障司法独立,以及授权普通民众驱逐腐败政客。毕竟,波兰后共产主义过渡的最显著特点并非自上而下的有效领导,同样也不是自由市场的引入。波兰的成功过渡应当归功于波兰社会从一开始就直接参与建设该国的后共产主义制度。

毋庸讳言,在柏林墙倒塌后来到华沙的诸多西方经济学家主张自上而下地推进市场自由化进程。但这些早期的西方“休克疗法”导致了大范围裁员和破产,并因此导致了以工会为领导的大规模社会反应。波兰人涌上街头,同时罢工的频率猛增——从1990年的约215起到1992年的超过6,000起,1993年更爆发了超过7,000次罢工。

波兰政府不顾西方专家的意见放弃了自上而下的政策,转而将重点放在围绕改革的共同愿景建立政治共识。工会应邀参与谈判,更多资源被分配给国有部门,同时新的累进制所得税被引进。恰恰是政府的这一系列对策为后共产主义体制赢得了信任。而随着时间推移,恰恰是这些体制防止了寡头和前共产主义精英在劫持过渡成果的同时,传播并正常化腐败行为。

相比之下,乌克兰(以及俄罗斯)全面推行了自上而下的“私有化”和“市场改革”进程。这两个国家甚至懒得假装授权公民社会,可以预见的是,寡头和克格勃的残余势力劫持了过渡进程。

在乌克兰这样一个长期深受腐败领袖和攫取性制度之苦的国家,全社会动员是否依然可行?简单的回答是可行。就像我们在2004~2005年橙色革命和2014年独立广场革命中所看到的那样,乌克兰生活着充满政治参与热情的年轻人。还有一点同样重要,那就是乌克兰民众了解根除腐败对建立更好制度的重要性。他们的新任总统泽连斯基在竞选中承诺打击腐败,并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总统一职。他现在必须启动清理进程。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试图让乌克兰卷入其自身腐败交易的事件给了泽连斯基一个做出象征性表态的绝佳机遇。他应当公开拒绝与美国人打交道,直到他们解决自己的腐败问题(哪怕这意味着拒绝那些受污染的援助也在所不惜)。

毕竟,美国现在成为最没有资格教导乌克兰腐败问题的国家之一。要想重新发挥这样的作用,美国的法院和选民必须明确特朗普政府的渎职行为、攻击民主体制和侵犯公众信任不能再继续下去。只有到那时,美国才能再次发挥值得效仿的榜样作用。

https://prosyn.org/xjprlHp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