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zbeks look at the daily sampling of newspapers Scott Peterson/ GETTY IMAGES

释放记者不等于新闻自由

纽约——执政一年半期间,乌兹别克总统夏尔卡特·米尔齐约耶夫一直将新闻自由作为其改革计划的标志性项目。在经历了已故总统卡里莫夫长达27年的审查和铁腕统治后,乌兹别克斯坦的新闻媒体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自由

但除去致力于改革的总统作出承诺外,还需要其他措施才能取得更多进步;实现新闻自由需要彻底结束数十年来一直困扰该国记者的骚扰、监禁和恐吓。同时还意味着要对那些受害最深的人予以补偿,其中包括全世界遭监禁时间最长的两名记者鲁兹穆拉道夫和贝基亚诺夫。

1999年3月15日,鲁兹穆拉道夫贝基亚诺夫在为总部设在乌克兰基辅的乌克兰反对派媒体Erk 工作的时候遭到逮捕。鲁兹穆拉道夫当时是该报记者,而贝基亚诺夫则担任主编职务。被捕后两人遭到酷刑并被引渡到乌兹别克斯坦,他们在乌兹别克斯坦因为发行禁报和策划政变的莫须有罪名而被判入狱服刑。

尽管贝基亚诺夫的案例引起世界的密切关注 ,但鲁兹穆拉道夫监禁期间的状况却仍然是个谜团。我所在机构保护记者委员会(CPJ)知道他的被捕,但近年来却无法确定他的关押地点及健康状况。每年我们都将他列入被监禁记者的年度普查报告,但即使只是想要证实他是否还活着的努力都往往会撞上一堵沉默的墙。

在卡里莫夫的专制统治下,对被囚禁记者的国际宣传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卡里莫夫总统以严厉惩戒持不同政见者而闻名,他亲自监督囚禁包括自己家人在内的批评者。

但2016年9月卡里莫夫的过世开启了一场变革。2017年1月,保护记者委员会撰写了一封公开信,敦促该国新任总统释放其前任囚禁的所有记者;我们的名单中包括贝基亚诺夫和鲁兹穆拉道夫。接下来的那个月,贝基亚诺夫被释放。而后2018年2月,鲁兹穆拉道夫终于也被释放了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不久前我曾与鲁兹穆拉道夫谈起他被监禁的日子。他现在53岁,说有一天他希望重新成为记者。但目前他正专注于从狱中所受的创伤中康复。他仍然非常虚弱;在长达19年的监禁生涯中,他被迫搬了数百万块砖作为惩罚。他经常绝食抗议对他的囚禁,而且他仍未从一次急性肺结核并发症中完全康复。而且虽然他表面上看已经获得自由,但政府仍然继续限制他的行动

尽管米尔齐约耶夫已经采取了某些措施来改善该国的人权状况,但他仍继续效仿其前任针对记者的某些政策。有些活动人士甚至已经开始将新闻媒体称为乌兹别克斯坦压迫的“旋转门”。例如,在鲁兹穆拉道夫被释放前几个月, 另外两名记者又因为反国家指控而被捕。自由记者阿卜杜拉耶夫和纳斯雷迪诺夫因为被控“阴谋推翻宪法体制”而被捕。

幸运的是,两人均在上月得以释放,因为法院驳回了最严重的指控。在一个不习惯作出有利记者的司法裁决的国家,上述案例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随着这种积极的变化,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乐观地相信米尔齐约耶夫决心帮助乌兹别克斯坦走出困境。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现在乌兹别克斯坦监狱没有关押记者,这是20年来的首次。

但永远不应以监狱关押的记者人数来衡量一个国家是否重视新闻自由。政府现在必须确保记者能够做好本职工作而不用担心报复。向那些曾被监禁的记者正式道歉会向所有人传递这样的信号。

赔偿也会有所帮助。鲁兹穆拉道夫和贝基亚诺夫释放后都花费了一笔不菲的医疗费用,因为长达20年的监禁破坏了他们的健康状况。贝基亚诺夫还陷入到官僚主义的雷区,因为他试图夺回定罪后被没收的财产。如果米尔齐约耶夫的话不只是空洞的承诺,那么他必须发誓这两人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不会再发生在其他记者身上。对乌兹别克斯坦而言,他们两人的故事值得记取,目的是防止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

http://prosyn.org/smjymmQ/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