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kyte2_ Sarah SilbigerGetty Images_climate protest Sarah Silbiger/Getty Images

气候红色警报

华盛顿特区 紧急情况发生时,政府和社区内部的特殊流程便会快速启动,人人都站出来帮忙。

现在整个世界处于气候紧急状态中。在9月23号纽约召开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United Nations Climate Action Summit)上,来自政界、金融业、商业及民间团体的领导人必须展现更大的决心来对抗全球变暖,要做比现在更多的工作。而快速转型使用清洁能源则是加速努力的关键。

科学家已经警告过我们气候的临界点,但是我们却开始越过这一临界点,就像眼睁睁看着火车窗外的里程碑晃过一样。北极处于危险之中,旱灾威力更甚,种植期受到干扰,温室气体排放加剧。

准确地说,世界正在对气候危机做出回应。每天交通、工业、能源、农业和土地利用上的新突破都说明我们可以不再使用碳。金融行业也觉察到了气候的风险,意识到自己有解决的责任。例如,“气候行动100”倡议(Climate Action 100+)中的大型投资者正向自身投资组合中的公司抛出更难、更尖锐的问题。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公司(Moody)收购了一批公司,这些公司的具体模型能预测在多种气候情境中资产面临的物理风险。同时,越来越多的央行在着手解决实现2015年巴黎气候公约(Paris climate agreement)的目标过程中所带来的影响。

但是,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经常说道,当前全球的响应仍旧不够。追溯到2017年春季,古特雷斯第一次呼吁举办即将到来的气候峰会时,人们担心世界对气候的关注可能会动摇,迟钝的国家政治领导人可能无法解决愈发严峻的气候后果。

自那时起,气候峰会的重要性便不断攀升。2018年10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UN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总结道,全球有12年的时间来改变二氧化碳排放轨迹,目的是把本世纪全球变暖的幅度控制在1.5°C内的工业化前水平之上,这是巴黎气候公约的目标。尤其是民间团体和年轻人正在为实现此目标寻找答案,并付出更大的努力。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因此古特雷斯明确地要求政府领导人要带着具体计划而不是空谈来参加峰会。他向世界主要经济体发起挑战:你得告诉我们你们会何时逐步淘汰煤,取消有害的化石燃料补贴,并把税收从收入转移到污染上。这些决定会主导世界的能源转变,也恰恰是世界所需要的。

这一转变的核心是能源转型,能源转型虽然已经开始,但进程落后,世界上很多地区已经止步不前。能源供应商和主要的终端用户要做出更进一步的努力,这一点很关键,他们能为所有需要的人提供支付得起且可靠的清洁能源服务。在能源转变的资金方面也需要一场大型改革。

值得鼓励的是,9月23号的峰会可能会在多方面强调更多宏伟的计划。

对于起步者来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保证空气质量最划算的方式就是新出现的一批领军国家演示如何提高能效。通过快速提高能效来更积极地应对气候变化和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些国家会获得包括从私营部门得到的数据、技术援助和建议。这会帮助决策者为建筑、交通和家电精准制定最有效、最合适的快速行动战略。

除此之外,在2019年北方闷热的夏天,出现了可持续制冷联盟。多国政府承诺制定国家计划,旨在保障人人皆可享受冷气,包括那些低收入、最脆弱的国家在内,要以超高效、无超级污染物的方式实现。

另外一则优先任务是要更高效地匹配投资者和清洁能源项目。通过发展援助和气候融资,富裕的国家已经致力于促进发展中国家的清洁能源项目很久了,但鉴于这些资源的数量和复杂性,它们可能无法被使用。项目负责人和政府官员抱怨资金没有流动,而投资者在辨认合适的项目上有困难。因此一个透明的投资平台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可再生能源逐渐胜过了煤炭,但是如果可再生能源想快速成为发展中国家能源结构中可靠的组成部分,还急需大量储存量。值得鼓励的是,公共和私营伙伴正在合作增加蓄电池储能,尤其是在非洲开展工作。

接下来10年,工业和交通领域如何消耗能源是能否实现巴黎气候公约目标的关键。许多行业正在制定更加宏伟的计划来缓和气候变化。此外,电动汽车革命需要扩展到货运、航空和船运领域。

此处的一大亮点是船运价值链之间的合作不断增多,这可以给国际海事组织努力争取来的协议带来生机。例如,和丹麦这样领先的国家合作,工作的重点是发展零排放的船舶,这一定是全球碳中和经济的中心。许多船舶制造者、所有者、燃料公司、港口和跨国公司都接受了科学的减排目标。在波塞冬原则(the Poseidon Principles)的指导下,现在已经开始努力建立可靠的船舶融资的全球框架。

管理大师汤姆·彼得斯(Tom Peters)说过,“领导者不是创造追随者,而是创造更多的领导者”。如果要实现全球气候目标,急需更多鼓舞人心的榜样。9月23号,在纽约,我们将会知道他们是谁。

Translated by Yuxuan Yi, Research Assistant at Intellisia Institute, an independent think tank in China.

https://prosyn.org/KSAvH1K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