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希望的学校

伦敦—今天,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我们尊重被迫逃离家园的人的力量和勇气的日子。今天,我想起一位我上个月在访问土耳其Istoc小学时遇到的叙利亚难民,他的名字叫穆罕默德。

在一间为了收容大量本地人口而拥挤不堪的吵闹的学校中,我看到穆罕默德坐在教室后排,试图完成美术作业。这堂课是画出来自博物馆的艺术品,并热烈讨论关于保护文化和遗产的重要性。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穆罕默德停下来,解释他的同学们如何帮助他学习他们的语言,以及他如何在逃离饱受战争摧残的祖国、定居伊斯坦布尔后赶上学习进度的。但他的梦想是有机会回到家乡,并且他决心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掌握在那里建设新未来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

我注意到,穆罕默德的画不同于其他同学,他通过翻译解释说,他想画出家乡的景象。他的老师认为他画的是帕尔米拉。这座历史名城已被毁于一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今进入其中试图进行保护,但无功而返。我不知道当穆罕默德回到他所热爱的叙利亚时会看到什么。

穆罕默德的故事被重复了无数次。在过去五年,480万叙利亚人因为内战逃离祖国——其中一半是儿童。在Theirworld,我们的诸多项目之一便是帮助难民儿童获得教育。我们相信,让所有儿童接受教育应该成为冲突和灾难人道主义应对措施的一部分——是一项必须与食品、住所和医疗供给一起抓的权利。

教育给儿童和他们的家庭带来希望、习以为常的安全,和规划未来的能力。让儿童入学还能让他们免于沦为童工、童婚和极端化。

Theirworld是第一个提出出资进行双班制实验来为叙利亚难民儿童提供教育的机构,双班制在黎巴嫩和约旦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土耳其的收效也日益显著。其概念很简单:一批儿童在上午上课,然后用同一批校舍和资源在下午接收更多儿童。数十万儿童加入双班制,目前我们正致力于释放更多资金,到2017年让一百万中东儿童回到学校。

目前,土耳其为了这场危机已经花费了80亿多美元,高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并接受了近两百万难民,承诺在资金到位的情况下为每一个孩子都提供教育机会。目前,土耳其当局为叙利亚儿童提供了200,000多个学位——是目前所需容量的一大半。

土耳其等东道国已经准备好实施这一巨大的计划;但让承诺资金及时到位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4月,欧盟承诺出资30亿欧元支持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其中教育被列为重中之重——这标志着努力将这一问题带上台面的所有人获得了承认。如今,所有人都需要来到台面上,保证在确保这些儿童回归校园的问题上不会有官样文章,不会有政治问题,不会有实施障碍。

在上个月的伊斯坦布尔世界人道主义峰会上,国际社会朝这一方向迈进了一大步。会上成立了教育不等人(Education Cannot Wait )基金来应对不可避免的“下一次”紧急情况。新基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永久性融资源帮助填补危机期间人道主义干预和危机后长期发展之间的空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目前,教育位列危机即期创伤���单的末尾,只占人道主义援助的2%。大部分人道主义援助被用于医疗、住宿和食物。但教育不等人基金目标在未来五年筹集38.5亿美元,资助1,360万多穆罕默德那样的儿童。否则他们将等待好多年才能继续学习生涯。

对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儿童而言,暑假已经到来;而许多难民儿童需要在暑假中打工赚取微薄的收入支持家庭,或者“闲置”在不熟悉的城市或难民营中。我们希望叙利亚儿童助学资金能在土耳其、约旦、黎巴嫩以及其他需要这笔资金来启动收容所有儿童所需要的计划的地区遍地开花。难民所居住的社会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必须释放我们所需要的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