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莫名其妙的土耳其政变

格拉纳达—军事政变——不管成功与否——已经成为土耳其一个可预见的模式。被士兵认为与凯末尔的世俗土耳其愿景南辕北辙的政治集团——通常是伊斯兰教徒——权力越来越大。紧张局面出现,通常伴随着街头暴力。接着是军方介入,行使士兵所谓的重建秩序和世俗原则的宪法权力。

这一回情况截然不同。拜一系列针对世俗论官员的虚伪神牌所赐,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成功地重塑了军队层级,将自己人安插在最高层。尽管国家受到一系列恐怖主义袭击并面临经济萧条,但军方并未出现动乱或反对埃尔多安的迹象。相反,埃尔多安最近对俄罗斯和以色列的妥协,及其显而易见意欲不再在叙利亚内战中扮演积极角色的姿态,必然让土耳其军队高层松了口气。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同样令人莫名其妙的是政变者手段之业余。他们成功俘虏了总参谋长,但显然没有采取有效行动囚禁埃尔多安或任何政治高层。各大电视频道继续播出长达数小时,而当士兵们出现在画面中时,表现出令人哭笑不得的低能。

飞机朝平民开火并袭击议会——这对于库尔德人起义地区之外的土耳其军方来说绝非典型举措。社交媒体充斥着倒霉(并且显然懵懂)的士兵从坦克中被平民群众拉出并解除武装(有时情况还要糟糕得多)——我实在难以想象这个虽然讨厌军事政变但士兵依然受到爱戴的国家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埃尔多安马上把矛头指向了他的前盟友和现敌人、流亡牧师、在费城城外领导一个规模浩大的伊斯兰运动的居伦。显然,我们有理由对此持保留态度,但埃尔多安的指责要比看上去有根据一些。我们知道,土耳其军中有着庞大的居伦派(否则早先政府针对土耳其高级官员的举动——所谓的艾尔格尼肯和铁锤案(Eregenekon and Sledgehammer cases)——也不会进行)。事实上,自埃尔多安清洗了警方、司法部门和媒体的同情者后,军方是居伦派在土耳其仅有的硬手。

我们还知道,埃尔多安早已在准备对军中的居伦派采取行动。一些官员已经通过罗织证据被逮捕,有流言说下个月的最高军事委员会将讨论对居伦派军官进行大规模清洗。

因此,居伦派存在政变动机,而起事时机也支持有他们的参与。埃尔多安一直担心的来自世俗派的政变最终由他曾经的盟友发起——他们本身便曾经负责罗织各种针对埃尔多安的政变罪名——这是个巨大的讽刺。

但流血军事政变绝非居伦运动的传统特色。居伦运动更喜欢在幕后策划武装行动或赤裸裸的暴力。政变也许是绝望的孤注一掷,因为居伦派即将逝去在土耳其最后的硬手。但是,所发生的事情存在如此多的问题有待查清,在接下来的几周内出现许多奇怪的转折也不足为奇。

同样充满不确定性的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军事政变将在埃尔多安的阴毒手段上平添恨意,刺激针对居伦运动的全面搜捕。成千上万人将失去他们在军中和其他岗位的位置、被逮捕、被起诉,丝毫不顾法治或无罪推定原则。已经出现了危险的针对政变者恢复死刑的要求,从最近的经验看,这相当具有埃尔多安风格。一些针对被捕士兵的群众暴力预示着雅各宾主义,这将破坏土耳其仅存的所有正当程序保护。

政变对经济来说也是坏消息。埃尔多安最近略显表面功夫的对俄罗斯和以色列的妥协举动可能是为了恢复外国资本流和游客。这些希望现在是无从实现了。失败的政变表明,土耳其政治分歧要比最悲观的观察者所认为的还要深刻。这对于投资者和游客来说绝不是吸引人的环境。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是,在政治上,失败的政变是埃尔多安之福。他在尚未确定能拨乱反正时,“这场起义是来自上帝的礼物,因为这将是清洗我们的军队的理由。”如今,政变已经失败,他将拥有政治顺风实现他早有企图的宪法修订,强化总统权力,将权力都集中在自己手中。

因此 ,政变的失败将加强埃尔多安的极权主义,对土耳其的民主毫无好处。但是,如果政变成功,对民主前景的打击将更加糟糕,带来更加长期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我们到有理由为此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