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特朗普的叙利亚战争政策

伦敦—显然,对于4月4日发生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省汗谢侯造成85死、555伤(估计)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还没有定论。但有三点需要确定,它们与袭击责任、美国对此的军事反应,以及该事件对叙利亚内战进程的影响有关。

首先,所有政府都会撒谎,撒谎不是天生的,但如果它们认为能够蒙混过关,就会撒谎。你想厘清任何事件的真相,都必须从这一点出发。一个很好的起点是民主政府比极权政权更少撒谎,因为它们更加难以蒙混过关。因此,我们应该更加相信俄罗斯普京的话,而不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话;更相信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话,而不是普京的话。

阿萨德说这场大屠杀是“子虚乌有”。相反,普京承认发生了大屠杀,但宣称化学武器存量都掌握在叛军控制地区,它们要么是有意漏出,目的是抹黑政府;要么是因为政府军轰炸而泄露。最后,特朗普政府提出有确凿证据表示袭击由阿萨德政府策划和实施。所有三方都呼吁“客观”调查该“事件”的来龙去脉,但对于什么是“客观”各执一词。

尽管特朗普的证据尚未披露,但我认为可能性更大的情况是发生了沙林毒气袭击,并且系阿萨德政权下令进行。但仍然由商榷空间。假设阿萨德没有完全失去理智,那么用毒气消灭一小撮叛军(同时也将伤及无辜)所带来的相对微小的军事收益远远比不上这一行动所造成的可能的国际舆论影响、给其盟友俄罗斯所带来的尴尬,以及挑衅美国所带来的危险。此外,2003年为了论证入侵伊拉克的必要性,美国(以及英国)也炮制了同样“确凿”的证据说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最后证明并非如此。而“安全国家”的成长也增加了民主政府蒙混过关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