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destrians pass in front of the NYSE Eduardo Munoz Alvarez/Getty Images

特朗普加在美国身上的税

发自伯克利——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多数派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最近宣称“在我从政这30年中,2017年是对保守派最有利的一年,”尤其是因为特朗普总统的政府“已被证明是…...非常稳固、保守,偏右且亲商。”

毫无疑问,你也会听到共和党的捐助者在开饭前闲聊时表达类似的看法。毕竟特朗普政府已经修改了环境法规并削减了富人的税收,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当然,特朗普和他的家人都是野心勃勃的窃国者。但这意味着他们会反对政府去拿走“他们的”财富。对于那些认为美国的收入和贫富差距本应比目前更为宽大的人来说,他们可是天然的盟友。

也不要介意特朗普政府毫无执政能力,更别说去年的税收立法是人们记忆中撰写得最差劲的法案。特朗普的无知让国会共和党人有更多机会制造立法漏洞以确保他们的捐助者能受到优待。似乎对于共和党来说,一个无能且善变的窃国政体(kleptocracy)可能就是最好的政府形式。

或至少一切都还算正常,直到2018年3月1日特朗普表示打算对钢铁和铝分别施加25%和10%的全面进口关税。对此来自堪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帕特·罗伯茨(Pat Roberts)表示这一决定“无法得到普通民众的欢迎。”

正如罗伯茨所指出的那样,特朗普今年这种迈向保护主义的举动与他早期的政策成就不一致。“我们已经有了一套为企业界带来了很多好处的税收改革方案,”罗伯茨告诉《堪萨斯城星报》说,“而这一个的政策举措则与之背道而驰。”他现在担心的是特朗普会追求“一个基本上会导致消费者享受所有的税制改革收益都被更高制造成本所夺走的政策。“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他是对的。最终美国消费者将为特朗普的关税买单。这种广泛性的保护主义措施会以某种方式影响美国制造业的每个部门,制造商当然不会独自承担高价钢铁和铝制品的全部成本。与此同时,其他国家将对美国的出口商品施加关税。例如欧盟目前正计划对哈利摩托车,波本威士忌和李维斯牛仔裤等美国主要出口产品施加关税

可见特朗普基本上是对美国消费者和出口行业提出了新的税收,而其成本主要由他在美国中部地区和衰败老工业区的支持者来承受。同时特朗普似乎几乎是毫无征兆地做出这一决定。股市大吃一惊,当即下跌1.5%左右。据《堪萨斯城星报》的报道,“(罗伯茨)和其他共和党参议员并未得到白宫的正式提前通知。”

然而共和党人对特朗普面前是如此唯唯诺诺,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所能拿出来的最佳回应竟然是“希望总统会考虑这个想法的意外后果,并在推进这一决定之前考虑其他手段。”

目前看来特朗普的决定不仅罔顾其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的意见(事实上是反对),甚至跟他的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将军,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以及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的想法背道而驰。

另一方面,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显然赞成关税,但赞成的原因还不甚明了。不过商务部自己肯定知道较低的钢铁和铝价格显然能让更多的美国人受益。

关税的另一个支持者则是最近升任贸易和工业政策主管兼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的彼得·纳瓦罗。这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纳瓦罗撰写了一些关于美国与中国贸易关系的危言耸听的书籍,其中一本甚至起名为《致命中国》。尽管如此,纳瓦罗也尚未解释通过关税创造更大规模的国内钢铁业将怎样为美国经济带来净收益。

关税的最后关键支持者是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希泽(Robert Lighthizer),他以前曾在钢铁行业担任过律师。和罗斯一样,莱希泽的想法并不清晰。他必然知道特朗普的关税几乎无法在不给经济带来巨大成本的情况下对美国钢铁和铝业进行任何提升。他是否意识到自己的声誉最终将取决于政府最终实施了一个成功还是极为愚蠢的贸易政策?

现在特朗普已经给全球贸易体系点上了一把火,人们不禁要问,美国的财阀和他们的国会走狗是否很快会意识到由一个反复无常的总统以突袭手段来执掌的笨拙政府实际上并不是维持和创造财富的理想人选。正如在窃国政体中,那些捕食者经常会发现自己才是真正的猎物。

http://prosyn.org/RcpXXKt/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