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关于发展援助的真相

西雅图—美国总统特朗普新公布的2018年预算蓝图提出要大幅削减美国对外援助,这引发了一场关于对外援助支出在改善全球最脆弱群体的健康和福利方面的作用的讨论。这场讨论非常重要,因为,在降低诸多全球最严重的不平等方面,援助与以往一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而个中原因并不广为人知。

在过去25年中,对外援助计划帮助发展中世界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进步时代。儿童死亡率和极端贫困都下降了一半。创新多边合作计划,如全球基金(Global Fund)和疫苗联盟(Gavi)——美国是其中最大的出资者——拯救了数以百万计的生命,并降低了疟疾、艾滋病和结核病等传染性疾病的负担。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自豪于参与到这些项目,降低了疫苗和其他干预手段的成本,从而提高了它们对全球卫生的可衡量的影响。

经验表明,卫生和发展计划能带来巨大的经济红利。比如,投资于儿童免疫的每一美元都能让发展中国家实现44美元的经济收益。

但大部分人都不了解发展援助所促成的巨大进步。在最近一项覆盖24个国家的56,409人的调查中,只有百分之一的人知道全球贫困减少了一半。三分之二以上的人认为极端贫困有所增加。如此普遍的群众误解增强了悲观论调,致使对外援助预算在政治上变得岌岌可危。

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的是,出资国人口常常高估政府用在援助方面的资金规模。在美国,对外援助只占联邦预算的不到1%,但最新民调发现73%的美国人相信援助构成了国民债务的“巨大份额”或“相当数量”。

另外一项误解也影响着出资国的判断:对发展中国���的援助是纯粹的慷慨馈赠,对于出资者来说不存在有形的好处。真相正好相反。事实上,出资发展计划符合发达国家的自身利益,不论是安全还是经济。

如果不能获得援助金,贫困和动荡的加剧将把发达国家拖入遥远的冲突,把动荡带到它们家门口——以移民和难民危机以及传染病的形式。相反,如果援助用于支持发展中经济体收入的提高,就能在国内创造出口导向型就业。在美国最大的15个贸易伙伴中——即消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能够自立的国家中——有11个曾经接受美国的援助

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加强自力更生创造未来。它们通过合理的税收和财政政策支持国内公共措施,在自身发展方面起到了更大的作用。它们也把关键领域,包括教育、基本医疗和提高农业生产率等方面的投资作为重中之重,为自立的繁荣未来打下基础。私营企业和资本也在扩张它们在发展项目中的作用。

但是,就目前而言,援助对于填补国内资金缺口、解决市场失灵以及鼓励更多私人投资等方面仍然至关重要。毫无疑问,尽管在过去几十年中取得了重大成果,但我们仍然需要做大量工作以保持卫生和发展方面的进步。

仍有十亿多人每天生活费不足1美元。每年都有三百多万婴儿在生命的第一个月中夭折。解决这些和其他长期问题——作为联合国为2030年设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卫生和发展目标组的一部分——在没有持续的发展援助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并不是说现有援助计划完美无缺。相反,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不断改善它们。但抱怨援助资金的使用没有实现最大效率可能大大夸大了问题。真相是,由于具备了设计和实施高性价比援助计划的丰富经验,使用不当的资金只占援助总投资的很小一部分。

跟大的问题是缺乏信息。因此,我们发展界的人士必须努力致力于改善与决策者和公众的沟通,向他们展示发展援助的工作进展和它们所推动的进步。

尽管目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但我仍对保持全球卫生和发展进步表示乐观。我在联合国以及现在的盖茨基金会从事这些领域已有将近20年,深知发展援助的道理明确且令人信服。我相信,世界不会对减小全球卫生不平等、消除极端贫困以及构建更平等和更安全的世界的历史性挑战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