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nd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Jim Watson/Getty Images

特朗普新年

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去了他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豪华私人庄园度假,离开华盛顿的他心理惴惴不安。显然,特朗普和他的强大的国会盟友们——他的盟友要比你想象得更多——决定要打破理应独立进行的关于他是否在2016年的选战中与俄罗斯勾结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调查。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从特朗普阵营对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以及协助他调查的联邦调查局(FBI)的所作所为看,尼克松和他的助手们对水门事件调查者的所作所为算得上相当配合和尊重了。诚然,尼克松在臭名昭著的“周末夜晚大屠杀”中炒了第一任独立检察官阿奇巴尔德·考克斯(Archibald Cox)的鱿鱼,但第二任检察官再接再厉,尼克松也最终辞职而不愿面对众议院的弹劾和参议院的确认。(如果被弹劾,他下台后将不会获得优厚的退休金)。

奇怪的是,特朗普及其幕僚似乎也没有从更近的历史中汲取教训。特朗普将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解职,这就让他自己暴露在了任命特别检察官的局面面前。是否会发动弹劾,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大部分观察者相信众议院(弹劾流程的起点)的共和党要人坚定“站边”特朗普,主要原因是他们担心他的票仓(大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集中在许多国会选区)。

如果在明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掌控了众议院,那么情况有可能生变。但即使民主党赢得参众两院,他们也有可能无法构成参议院批准弹劾特朗普所需要的三分之二多数。

特朗普显然害怕穆勒找到起诉他的“实锤”。一种强烈的可能是总统会因妨碍公正被起诉——这既是弹劾理由,也是刑事罪名。妨碍公正的刑事指控需要证明犯罪意图,但特朗普一系列掣肘或阻止调查的举动证明他担忧自己不堪一击。总统实际能否被起诉,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如果穆勒认为总统不应被起诉,那么他会把诉状呈给众议院,由众议院决定是否发起弹劾。

特朗普决心要阻止这两个结果,并且他显然担心自己可能失败。但可能陷入司法麻烦的不仅仅是特朗普。穆勒的调查纪律严明,口风极紧,毫无消息泄漏;但人们广泛预期特朗普的女婿贾雷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将会被起诉。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何特朗普要为尼克松所不敢为,抹黑穆勒和FBI。到目前为止,穆勒和FBI赢得了跨党派尊重。但特朗普则受到了挫折,他被警告如果将穆勒解职将引发政治轩然大波。(必须由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来通知穆勒解职,而罗森斯坦已经表示他没有理由这样做。因此,特朗普必须首先把罗森斯坦解职,而这与后来成为尼克松总统生涯转折点的周末夜晚大屠杀极其类似。)因此,特朗普及其盟友对穆勒和FBI的诚信提出质疑,这是在营造气氛让公众不认可穆勒的报告。

结果令人失望。特朗普在推特和其他场合的言论中批评FBI。他的众议院(比参议院的党派氛围还要重)右翼盟友已经指示新任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多次委员会听证中进行敌意提问。他们还对FBI副局长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他与科米关系密切,可以作证特朗普试图说服他掣肘调查)进行过动辄八九小时的盘问。

自20世纪50年代的排共运动以来,众议院委员会对司法部和FBI高官的“霸凌”从未发生过。这一策略的目的是迫使有麻烦的FBI和司法部官员下台或辞职。悲哀的是,它起到了一些效果。据称麦凯布将在2018年退休,而最新民调显示过去六个月来公众对穆勒的调查的支持率显著下降。

华盛顿最紧张的地方就在这里。没人能确定在棕榈滩度假期间特朗普不会采取极端措施——不管是关于国际关系问题还是俄罗斯调查。特朗普对普京的甜言蜜语越陷越深(美国退休情报官员詹姆斯·克莱普(James Clapper)最近评论说,身为前克格勃特工,普京对特朗普的操纵可谓经典),而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则在不断恶化。

双方都在采取加深双边紧张的动作。俄罗斯潜艇游弋在大西洋底的重要的西方通讯电缆周围,给美国和欧洲经济以及生活方式造成了严重威胁。为此,北约计划建立一个新指挥中心监控俄罗斯的行动。俄罗斯军机也开始飞近北约战机。

此外,特朗普政府最近宣布允许向乌克兰销售致命防御武器,以遏制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俄罗斯表示这一举动只能引发更多暴力。还有朝鲜问题,据一些退休军官的消息,开战的可能性相当大。

特朗普以反覆和冲动而闻名,但到目前为止,他的重要幕僚能够约束他。他们十分努力,试图避免采取行动或告诉他可能令他不安的消息。《华盛顿邮报》最近披露,他的情报官会避免提到俄罗斯。

但特朗普周边的外交政策和情报官员将发生更迭。人们广泛预期,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将在2018年初被一位更加鹰派的人物取代。因为对他们或对特朗普的不满,白宫工作人员将开始更新换代。即使假期相对平静,显然2018年也必将是动荡的一年。

http://prosyn.org/G6wwSWq/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