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特朗普的中东支持者

华盛顿——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禁止七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的努力到目前为止已经为伊斯兰世界提供了如何看待其内阁的晴雨表。但特朗普向一个叙利亚空军基地发射59枚战斧式导弹以反击巴沙尔·阿萨德总统部队最新化武袭击事件的决策很有可能从另一个角度——或许更清楚地表明——各方的立场。

对前美国政府官员和许多穆斯林民众而言,特朗普提出的旅行禁令是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背叛,并为极端分子提供了协助他们招募新人的礼物。但在华盛顿在中东地区最古老的盟友当中——这些国家能够从偏袒他们利益的派性总统那里获得最大的好处——他们的反应基本上是一直保持沉默。在整整八年被白宫耳提面命应当怎么做之后,特朗普被视为某种受人欢迎——即使也有可能是令人不安的——改变节奏。

沙特阿拉伯或许是特朗普内阁最大(尽管是沉默)的啦啦队长。沙特阿拉伯从未适应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对伊朗问题的提议,并且尤其在他告知大西洋杂志伊朗人和沙特人“需要寻找某种有效的方式共享社区并建立某种冷静的和平时”被吓了一跳。在邻国也门陷入一场代理战争僵局的沙特人高兴地看到特朗普正在考虑增加援助来驱逐伊朗侵占其战略后院的行动。

沙特在邻国巴林、也是该国亲密的地区盟友(享有沙特免费的石油支持)的情况也是类似的。自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逊尼和什叶派冲突最初爆发以来,巴林领导人一直指责伊朗干预其内部事务(尽管就此提供的证据非常薄弱)。当2011年由沙特领导的武装部队摧毁了岛上的什叶派抗议活动时,奥巴马内阁指责巴林领导人并削减了武器销售。但急于创造就业岗位的特朗普内阁已经取消了奥巴马时代的限制政策,宣布将向巴林出售价值50亿美元的战斗机。

即使在伊朗代理势力什叶派真主党民兵仍是那里主要政治力量的黎巴嫩,沙特人仍将特朗普视为一位可能的救世主,后者正在形成的反伊朗政策可以强化王国代理人的力量。

在沙特阿拉伯关注伊朗问题的同时,埃及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正在将矛头指向穆斯林兄弟会。而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同样被这些国家领导人视为颇具吸引力的选择。尤其是埃及政府指责在2013年一次军事政变中被其推翻的兄弟会应当对从伊斯兰国在西奈半岛的叛乱到国家经济困难在内的埃及国内所有的弊病负责。不难理解,特朗普推动将兄弟会定为恐怖组织并阻止其从美国筹款与埃及政府的立场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民主几乎很难进入由专制领导人主导的阿拉伯世界。但特朗普对此并不在乎,因为他并不关注自由民主规范和维持自由民主制度的机构。在2016年9月会晤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之后,特朗普滔滔不绝的赞扬塞西是“真正控制埃及的”“出色的家伙”。塞西对特朗普陈词滥调的回报是在特朗普获胜后成为抢先祝贺的首位国家首脑。而且就在下令袭击叙利亚短短几天前,特朗普在白宫亲切地接见了塞西,赞扬他完成了“非常出色的工作。”

就连长期坚定批评美国中东政策的土耳其领导人都已经对特朗普表示了亲热(特朗普在2016年7月一次采访中,赞叹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如何挫败了政变企图)。特朗普首席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谴责流亡在宾夕法尼亚农村的土耳其牧师法土拉·葛兰特别对土耳其的胃口。埃尔多安认为葛兰策划了这次政变并要求奥巴马政府将他引渡到土耳其,但却没有任何结果。弗林在《国会山》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美国“不应为其提供安全的避风港”

在彻底陷入伊朗和穆斯林兄弟会问题之前,阿拉伯领导人常常以指责以色列开始与美国官员的会晤。特朗普最初承诺要将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并支持以色列在西岸地区兴建定居点在美国的阿拉伯盟友看来是尤其值得警惕的。但特朗普之后已经收回了搬迁大使馆的承诺,并且在2月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会晤后,改变了他对建设新定居点的立场

特朗普目前遭到冻结的旅行禁令同样极具争议。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副局长迈克尔·莫雷尔认为这是伊斯兰国招募新人的福音,而著名的穆斯林牧师优素福·卡拉达维在推文中说这一举措“点燃了种族主义和敌对态度。”此外,伊朗外交部将旅行限制称为“对伊斯兰世界、特别是对伟大的伊朗民族的明确侮辱。”(另外一个被选中的国家伊拉克同样被原来的禁穆令所激怒;其他目标国包括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

让我们将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的沉默、土耳其提议的“新开始”和阿联酋外交部长所表示的赞同互相比较。

尽管推测起来非常容易但奥巴马合作的政策态度向特朗普更极端的策略转变可能对地区稳定造成何种影响仍然有待于观察。举例来讲,特朗普对伊朗核协议的矛盾态度或许会在未来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不过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在热情拥抱某些阿拉伯领导人的同时疏远其他人让多数中东国家政府感到非常舒服。尽管西方媒体渲染对奥巴马的怀旧情绪,这些一直对美国干预其国内事务感到不满的领导人都因为奥巴马的离任而长出了一口气。尽管特朗普可能因为其“穆斯林禁令”而被推上政治的风口浪尖,他们仍然对他的议程持欢迎态度。人们现在可能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伴随着美国似乎执意对叙利亚进行更加强硬的军事干预,那些支持特朗普成功的人可能不会等得太久。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