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rew45_Bill O'Leary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_trump dorian Bill O'Leary/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新麻烦

华盛顿—本周,美国国会在修会六周后重新开张,而政府陷入了重重争议——几乎全部都是由特朗普总统造成的。特朗普的行为达到了他上台以来乖张程度的顶峰,毫无疑问,部分是因为对2020年大选的恐慌。他比大部分在任总统有更多理由渴望连任,因为他仍然面临着多宗诉讼

也许特朗普最大的政治危险在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他利用总统之职公饱私囊。和他的前任们不同,特朗普拒绝将他的资产放在保密信托(blind trust)中,此外,他因为接受宪法所禁止的“外酬”(外国政府向总统的支付)而被指控。比如,沙特政权和其他政府大量使用他的饭店,其中一家饭店就位于白宫附近。类似地,上个月的G7峰会上,特朗普公布了他想在其迈阿密附近惨淡经营的多拉尔(Doral)高尔夫庄园举办明年的会议

选民们也许早已习惯于特朗普频繁光顾自己的饭店和高尔夫球场(以及特勤局和其他随行人员的费用)。根据一项估算,到7月中旬,特朗普在自己的高尔夫球场呆了194天 ,特朗普组织(Trump Organization)从中赚了1.09亿美元。众多共和党活动都在他的产业中召开。

但近几天来,特朗普的总统贪婪变本加厉,首先是副总统彭斯,本月早些时候,他下榻了特朗普所有的一家爱尔兰饭店,需要飞行181英里(291公里)前赴他的高规格会晤。彭斯的幕僚长最终坦白,特朗普“建议”彭斯住在那里。

此后不久,《政客新闻》(Politico报道,今年早些时候,一家空军运输机在前往中东的常规补给飞行中,在苏格兰的一间特朗普所有的物业附近加油,所费成本高于军用飞机飞中东航线的正常水平。一行五人在特朗普的特恩贝里(Turnberry)高尔夫球场附近过夜。空军还发现了其他多起在特恩贝里的停留情况,下令评估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停留情况。特朗普把当总统过成了花天酒地。

除了特朗普的唯利是图遭到曝光,其近乎病态的不安全感也愈演愈烈。一位助理说,在特朗普看来,承认错误便是示弱。最近最著名的例子便是他渴望说服公众相信他预测多里安飓风(Hurricane Dorian)将袭击亚拉巴马州并没有错。这对他非常重要,以至于他用黑色记号笔在一幅国家气象局地图上做出标注,以示亚拉巴马州会受到影响。接着,在白宫的要求下,负责气象服务的国家海洋和大气局发布了没有署名的声明,支持特朗普的观点,并批评了本局驻亚拉巴马州伯明翰(Birmingham)气象学家对特朗普的纠正。于是,一家至关重要的联邦机构就此遭到腐化,而在未来,没人能够确定特朗普的紧急警报是否为真。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在另一场争论中,特朗普在9月初掀起了一场骚动,他下令划拨36亿美元国防部建设资金用于他的南部美墨边境幽灵墙。有人质疑总统单方面挪用经国会批准的拨款违反宪法,但127个项目——其中包括许多学校和其他拥军设施项目,其中一些由为明年连任做准备的共和党所控制——失去了资金。特朗普还挪用减灾资金——而飓风季近在眼前。

这些动作突显出,特朗普急需边境墙在选举到来时建成或开建相当一部分。他距离这一目标还相去甚远。他所谓的1 000英里长的混凝土屏障现在已经缩水了一半,而到目前为止,建成的只有64英里铁栅栏,以替换奥巴马政府时期所安装的栅栏。他的支持者因为进展缓慢而士气低落,总统甚至要求助手在必要时征收私人土地,如果违反法律,他也将赦免他们。

几乎没人认为特朗普的边境墙是阻挡非法移民最有效的方式,但他在2016年选战中提出这一计划时收到了热烈的欢呼(当时,他向群众保证,墨西哥会承担费用)。现在仍然如此,因此他深深地陷入了这个问题中。

这个秋天的其他重要在议问题——包括控枪和白宫民主党就是否发动正式弹劾程序的决定——也有可能增加特朗普的压力。外交政策也在给特朗普——以及美国——制造问题。他的对华关税战伤及了美国经济;他的最重要的计划,包括与朝鲜和塔利班开展直接对话都进展不顺。跳出伊朗核协议也如预料般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本周约翰·博尔顿(John Bloton,特朗普的第三任国家安全顾问)突遭解职——博尔顿坚持说是辞职——既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因为很显然两人在大部分外交政策问题上意见相左。博尔顿是鹰派,而特朗普的鸽派;关于总统的更加有趣的曝光是他其实并不想开战。博尔顿公告天下他反对特朗普与塔利班谈判以便美国能够从阿富汗撤军(为了迎合选举),这显然是最终的裂痕。特朗普也显然希望在戴维营和平会议上招待塔利班。

但博尔顿的去职不会造成多少不同。特朗普的许多目标根本不切实际。他是个糟糕的谈判者。他的白宫也没有一致的决策流程。美国外交政策已经证明了特朗普的反覆无常和他对自己说服他人的能力的过高信念。

共和党将自己的命运寄托于一位日益错乱的领导人。尽管2020年选举中有三人可能挑战特朗普,但没人能够撼动他。但他们可以破坏他的连任大计,这也是为何共和党一直在取消一些初选和预备会议的原因。特朗普在明年11月表现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他的脆弱的自我如何度过未来几个月。

https://prosyn.org/pFuUGFT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