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oskin66_GettyImages_dollarsignballotbox Getty Images

选出美国的经济未来

发自斯坦福大学—美国将在一年之后选举出下一任总统。这场选举不仅事关重大,而且其结果将反复冲击世界范围内的多个领域——尤其是经济方面。但迄今为止针对各个候选人经济政策方案的大多数讨论还是更多地基于个人观感或是意识形态,而非严谨的分析。

除非发生某些不可预测的重大灾难,否则美国的经济表现将在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如果经济保持强劲——劳动人口失业率正处于50年来的最低点,而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的失业率也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特朗普就有很大可能再度连任。

然而下行风险也正在增加。一旦这些风险爆发,那么特朗普获胜的可能性就会变得较小。根据穆迪分析公司最新发布的多个预测模型,如果想要特朗普在2020年败下阵来,要么得经济陷入不景气,要么就是民主党支持者(而非共和党支持者)表现出异常高的投票率。

随着前段时间民调领跑的民主党中左翼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被极左翼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迎头赶上,特朗普获得连任的机会可能会有所增加。那么再一次,正如1980年的总统大选那样,事前不被看好的极保守共和党候选人罗纳德·里根(我曾担任其顾问)最终得偿所愿。

如果特朗普最终实现连任,就无法总是期望他能继续奉行传统上偏保守的经济政策,例如他将美国企业税率降到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但是从他本人及其顾问团队的种种迹象来看,可以预期他将进行另一轮监管和税收改革

而与此同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则倾向于从医疗保健开始扩大整个社会安全网。尽管有些人希望能以奥巴马总统2010年颁布的《平价医疗法案》为基础(特朗普和国会共和党人未能“废除并取代”该法案),但另一些人则希望消灭2/3美国人所依赖的私人保险。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为取代私人健康保险,沃伦和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等民主党人计划引入一个政府单一付款人保险制度。这一方案的代价极为惊人——某些机构测算头十年就将动用超过30万亿美元。对此桑德斯说会加税;沃伦则试图避而不谈这一点。鉴于涉及金额如此巨大,这将意味着收入或工资税大幅增加,或欧洲式的累退型增值税,其中任何一种方案都将让中产阶级背上沉重负担并削弱经济激励措施。

但事情并不止于此:民主党人还计划引入耗资巨大的补贴、减税、直接支出,贷款减免和其他赠予措施,还一口咬定可以通过对美国最富有阶层加税来为这些方案筹集资金。拜登希望将资本利得税率提高一倍;沃伦则计划将边际所得税率的最高值几乎翻一番,从37%变为70%,同时她和桑德斯都赞成增加新的财富税项——就连大多数北欧国家都已经废除了这些税项。但是他们所宣称的数字都经不起推敲,至少相差一个数量级

不过特朗普和民主党人都希望在一个领域花更多钱:基础设施。维修和维护道路,港口和机场在某种程度上是联邦政府的责任,但州,地方和私人融资的规模应予以扩大。在这方面特朗普和任何试图挑战他的民主党候选人都未能拿出一份严谨的计划。由于两党在财政上不负责任行径,随着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这类无资金托底支出不断增长,以致其规模数倍于国债,意味着美国人将来会面临更具破坏性的加税或严酷的开支削减。

而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反对者在政府监管上分歧则更大。特朗普本人将取消奥巴马时代过多的法规视为当务之急。尽管法院像当年对付奥巴马那样阻止了他的某些努力,但他成功地削弱或废除了共和党人认为耗费甚巨的某些能源和环境,医疗保健和财务措施

在这方面民主党候选人(尤其是沃伦)的想法正好相反。一些候选人赞成对大型科技企业加强监管和反托拉斯执法,而桑德斯和沃伦则主张分拆该行业中最大的那些企业。所有民主党候选都支持涉及10万亿美元的“绿色新政”——这是一项在经济,科学和数字方面都智商堪忧的计划,甚至还设想出一些更为激进的方案。同时也可以预计一个民主党总统会加强金融监管,甚至可能对公司法进行重大修改。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的首要行动是去改变那些他认为不公平的贸易态势。为此他通过谈判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了适度修订(只待国会批准),并对中国逐步提高关税。

但是特朗普去年发起的对华贸易战已经拖累了商业投资,削弱了他在税收和监管改革方面创造的积极影响。所幸中美两国最近达成了一项临时协议,停止进一步提高关税并致力于谈判达成一项更为全面的协议。尽管民主党人经常批评特朗普的做法,但他们并未提议进一步推动贸易自由化。

而在评估美国总统候选人时要考虑的最后一个问题则是他/她们将任命谁来担任下一任美联储主席。在这方面一再批评现任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货币政策宽松政策上过于缩手缩脚的特朗普可能会选择一位鸽派继任者。

鉴于左派一直对引发大量债务——由美联储掏钱支撑——的冒险式想法深感兴趣,那些左倾的民主党人可能也会这样做。而中左翼——拜登,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可能会继续任命一直表现出色的鲍威尔,或者选择一位温和派的民主党经济学家,例如前美联储副主席艾伦·布林德(Alan Blinder)或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

在这种群雄逐鹿大局未定的情况下,投资者和金融市场似乎都在等待着关乎每个潜在胜选者政治前途以及所带来的巨大(但各异的)的经济和金融风险的更强信号。

https://prosyn.org/NUsSBaV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