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特朗普凭什么收委内瑞拉的钱?

发自剑桥——最近有媒体发布了一则极为讽刺的消息,披露委内瑞拉通过其国营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向特朗普的总统就职典礼捐赠了50万美元。而作为一个连环违约惯犯,委内瑞拉这个国家在过去两个世纪中的违约行为几乎比任何其他国家都更多。

而近来委内瑞拉专制社会主义政府正不顾一切地避免另一场违约(这将是该国自独立以来的第11次),为此不惜将包括位于美国的石油精炼企业雪铁戈(CITGO)在内的多家本国工业皇冠上的明珠企业抵押给俄国和中国人。(雪铁戈这个品牌在我的家乡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特别有名,该公司的标志性招牌已成为芬威公园球场周边地区的地标,也是波士顿红袜棒球队的主场。

目前还不清楚为何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会如此不惜一切代价地避免外债违约,就算让本国人民饿肚子也一意孤行,这跟罗马尼亚独裁者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在1980年代中所做的一模一样。由于食品和基本药物严重短缺,倘若独裁者最终遭到废黜,就很大可能会出现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情形。

把委内瑞拉的悲剧描绘成某个国家被左翼民粹主义者接管后所发生的事件显然是过度简单化了。该国于1980~1990年代执政的右翼政府也相当腐败;而当国民收入增加时,其收入的分配又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但无可否认,委内瑞拉目前的恐怖状态确实是近20年来的左翼恶政的产物。

曾经有一个时期,类似委内瑞拉最近拿给特朗普的这笔献金不过是一笔更庞大援助预算中的一小份而已。在魅力四射的前总统雨果·查韦斯治下,委内瑞拉在各地大洒石油资金,主要用来支持附近地区的其他民粹主义反美政府。查韦斯甚至为美国一些低收入家庭提供取暖燃料补助,而该项目也随前美国众议员乔·肯尼迪二世在2006年发布的电视广告而名声大噪。

即便糟糕的经济管理令该国石油生产陷入螺旋式下降之时,不断上涨的高油价���然维持着委内瑞拉的收入。但请留意,委内瑞拉从来没有像美国那样富裕过,因此它的援助预算就如同是从那些略高于贫困线的人身上拿钱出来发给穷人。

如今由于油价在查韦斯于2013年癌症去世后急剧下跌,他的继任者纵使浑身充满党政魅力,也只能在再无大笔石油收入进帐的情况下勉强维持。只不过查韦斯纵使独裁,但基本上还是靠自己赢得了大选。

相比之下,马杜罗在2013的选举是一场遭到众人质疑的险胜;举个例子,即便有几个不切实际的美国学者坚称马杜罗赢得公平和公正,但反对派几乎没有被允许播放任何电视竞选广告。虽然委内瑞拉社会主义政府的重新分配和教育政策对一众左倾学者确实吸引力,正如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里茨(Joseph Stiglitz)在2007年访问该国首都加拉加斯时所表现的那样,但左翼人士对委内瑞拉民主体制崩坏的故意忽视却更让人回想起1970年代右倾的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与拉美独裁者之间的关系。

如今,委内瑞拉的经济已经演变成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经济增长崩溃以及近乎恶性的通货膨胀使得该国处处民不聊生。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一般会期待一场传统的拉美军事政变,但这种情况在委内瑞拉不会发生,这不是因为该国存在强有力的民主体制,而是政府已经放手让军方经营毒品贸易,早就令许多将军和官员腰缠万贯——并以此赚得主力部队的忠诚。

这也让我们回想到了这一经济绝命国家为特朗普就职典礼提供资金的奇异景象。正如乔·肯尼迪二世那样,特朗普组织者也可以辩解说如果委内瑞拉想花自己的钱去改善更富裕的北方邻居的生活,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呢?

但其实在这两种情况下美国都应该说不:虽然援助是公开透明的,但富裕国家从饿莩遍野的穷邻居处收受金钱的象征意义一点都算不上光辉。而尤其离奇的是,即使美国对墨西哥的政策已经大大增加了一个查韦斯型反美人物当选总统的几率,美国官员们却在为另一个正在执行灾难性施政的政府提供正面宣传。

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与委内瑞拉打交道时采取了原则性的立场,以制裁来遏制流氓行为,也赢得了两党的广泛支持。特朗普政府需要将该政策继续坚持下去,尤其是在油价下跌削弱了委内瑞拉政府的操纵能力之时。美国需要表明自己可以是一个稳定和有原则性,不会被任何类型的贿赂所动摇的朋友,而不是在拉美地区的搅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