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为了增长的营养

日内瓦—本周,今年G8轮值主席国英国首相卡梅伦主持了伦敦“为了增长的营养”(Nutrition for Growth)峰会。这是个极其紧迫的问题。我们需要马上解决营养不良的政治意愿,把获得营养食品作为基本人群。

营养不良每五秒钟就要夺走一名无辜儿童的生命,全球死亡人数中有11%是因为营养不良引起的。本次峰会正确地将注意力集中于营养和生产率、经济增长和政治稳定之间的直接关系上。营养投资就是投资于贫困社会的儿童,峰会必须把妇女和母亲作为解决方案的核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新一轮婴儿潮正在来临——不是在美国和欧洲,而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东南亚。未来20年出生的婴儿步入成人时将面临独一无二的时代:这些地区的工作人口比非工作人口多两倍。这是提振经济增长、拯救和改善生命以及帮助家庭、社区和国家从贫困走向繁荣的的宝贵良机。

最新研究表明,营养可以成为包容性经济增长的强大催化剂,每一美元投资可以产生15—138美元的回报。战胜营养不良不仅是道义上的责任,我们还知道这可以让非洲和亚洲的GDP增长最多提高11%。

现在我们知道,对于孕妇和他的婴儿来说,在开始怀孕到婴儿两周岁这一千天是关键的时间窗口,让他们在此期间获得必须营养素是对他们的健康和整个社会的最佳投资。否则就会造成生长迟缓,如今受此折磨的儿童达到了惊人的1.65亿人。事实上,生长迟缓代表了当代全球贫困的真实面目,给儿童认知发育和生理生长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此外,充分的医学证据表明,这一“营养窗口期”的营养不良与高血压、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甚至肥胖的增加有关,造成晚年医疗支出增加。但是,在印度,一份2011年关于全国112个农村区域的研究发现“不到20%的母亲知道她们的方言中还有营养不良一说。”

在非洲,大部分粮食是由小农妇女生产的。但饮养不良普遍存在,因为这些妇女只获得了2%的土地,并且只能得到10%的可获得延伸服务。许多农民妇女像我描述说:“我们是只要生产者。但艰苦劳动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少东西,因为当我们的产物到达市场时,利润都被中间人拿走了。但如果我们罢工抗议,非洲就会陷入饥荒。”

任何解决饥饿和营养不良问题的方案都必须把这些妇女放在核心地位。最新的发展研究明确指出:授予妇女权利、提高她们的收入能给她们的孩子带来更好的教育、卫生和营养。我们必须让市场有利于她们和她们的家庭。

峰会呼吁全球团结起来与营养不良作斗争,其目标必须定在国家首脑、财政和卫生部长以及商界和公民社会领袖。���们必须让粮食体系为所有人民工作,这要求所有行动方加强行动。

特别是,政府必须通过预算、引入强制性的强化主食、抑制“垃圾食品”以及改善质量控制等方式投资于营养。

类似地,公民社会组织必须建立稳健的宣传和教育计划,与地方社区合作改变不健康饮食习惯,强调半岁以内纯母乳喂养的关键重要性,揭示生活方式、饮食和锻炼在预防疾病方面的作用。

最后,商业街应该利用其管理专长、营销、技术、物流能力和接触面改善营养食品的市场质量和价格。此外,大公司应该利用其全球供应链武装工作人员和妇女小农。

地方性大规模解决方案正在涌现。在营养不良率长期占据世界之首的孟加拉国,可承受维生素和矿物质添加剂已经出现可以添加在粥和汤中。BRAC(世界最大的非政府发展组织)和孟加拉国制药公司Renata合作,就地取材,用鹰嘴豆和豌豆生产这一添加剂;并由几万卫生工作者负责分销。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类似地,在印度的拉贾斯坦邦,由分散性妇女自助团地制作的高质量补充性食物正在改善6—36个月大的儿童的营养。在加纳,一种维生素和矿物质强化的新型婴儿玉米食品填补了市场空白,它价格低廉,且可以与母乳喂养自然结合。结果,一百多万儿童在生命得以获得生命第一个1000天中的营养改善。

我们需要更伟大的创新以找到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利用来自地方社区的知识和解决方案的合作。我们欣赏英国所做出的与联合国合作促进新“加强营养”(Scaling Up Nutrition)运动的承诺,但我们也知道,谁设计方案决定了谁能得到最多。现在投资于营养和食品安全可以让我们在2020年使5000万人走出贫困,预防2000万五岁以下儿童生长迟缓,并拯救170万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