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odrik167_Matt McClain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_farmerstobaccotruck Matt McClain/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从中间着手应对不平等问题

发自剑桥—不平等问题如今在政策制定者议程中所占据的地位要比以往相当长的一段时期要更大。随着对既定经济秩序的政治和社会抵制助长了民粹主义运动的兴起以及从智利到法国的街头抗议,各派政治家们都将这一问题视作当务之急。而尽管经济学家过去经常忧虑平等政策对市场激励机制或财政收支平衡的不利影响,但如今他们更担心的是过分严重的不平等现象会加剧垄断行为并拖累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

好消息是,我们手里不乏应对日益不平等现象的政策工具。在我最近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共同组织的一次会议上,多位经济学家拿出了范围广泛的多个建议方案,涵盖了经济的所有三个方面:生产前,生产和生产后。

重要的生产前干预措施是教育,卫生和财政政策这类塑造个体投身市场时所具备禀赋的因素。重新分配市场收入的税收和转移支付政策则属于生产后的范畴。

而余下的范畴,即生产阶段的干预措施,包含着或许最开创性的理念。此类政策通过塑造相对价格,索取者与产出方(尤其是劳动者和供应商)之间的议价环境以及监管背景来直接作用于企业的就业,投资和创新决策。例如最低工资,劳资关系规则,对就业有利的创新政策,基于特定区域的政策和其他类型的产业政策以及反托拉斯执法。

一些政策——例如儿童早期干预,劳动力发展计划以及高等教育公共资金——都已经久经考验并且被证实有效。其他诸如财富税则仍然存在争议,或者跟基于特定区域的政策一样在优化设计方面还存在着极大不确定性。但也有越来越多的共识认为一定程度的政策试验是可取且必要的。

然而在此却存在一个关注度相对较低的根本性问题:这些措施到底应该解决哪种类型的不平等?以往那些解决不平等问题的政策通常侧重于降低顶层高收入者的收入(如实施累进所得税),或着重于通过向贫困线以下家庭提供现金等方式来提高穷人收入。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此类政策应予以扩大,尤其是在美国这类当前工作还不到位的国家。但是当今的不平等现象也需要另一种着眼于收入分配中间群体的经济不安全感和焦虑感的方法来应对。我们的民主国家只能通过提高中产阶级和中下阶层劳动者的经济福祉和社会地位,才能将社会冲突,本土主义和威权主义的威胁降到最低。

而传统不平等指标未能较好预估民主国家经济和政治不满情绪的事实则反映了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例如在法国,极右翼运动取得了巨大成功且社会抗议活动(所谓的黄马甲)此起彼伏。然而与其他大多数富裕民主国家不同的是,该国的不平等现象(以基尼系数或最高收入者所占份额衡量)却并未增加太多。同样,智利目前的街头抗议活动是在收入差距大幅收窄了近二十年之后才爆发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6年的胜选并非构建于那些经济最贫穷的州之上,而是发端于那些经济发展机会和就业创造机会都落后于其他地区的州。

很显然,这种不满源自于主要影响收入分配中间阶层的另一种不平等。问题的其中一个核心部分在于良好稳定的就业岗位的流失(以及相对短缺)。

去工业化让许多制造业中心区域陷入荒废,且这一进程又因经济全球化和来自中国等国家的竞争而加速。技术变革对处于技能分布中段的职位产生了特别不利的影响,冲击了数百万从事生产,文书和销售工作的劳动者。而工会的减少和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的政策进一步则促进了就业的临时工化。

此外另一部分并未在常规不平等衡量标准中有所反映的状况是大部分工人阶级与精英之间日益增加的地理,社会和文化隔离。这一点在繁荣且国际化的城市中心区与落后的农村社区,小城镇和偏远城市区域之间的空间分割中最为直接地体现了出来。

这些空间鸿沟促成了更广泛的社会分裂,又因社会分裂而进一步加剧。专业的都市精英人群已经与全球网络对接且具备高度流动性,使得他们对政府的影响力更加强大,同时又使他们与自己那些不幸同胞之间的价值观和优先考虑事项日益分道扬镳,而后者则对那套显然既不服务也不在乎他们的经济政治制度感到疏离和愤慨。不平等表现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劳动者以及其他“局外人”所享有的尊严和社会地位的丧失。

经济学家开始认识到消除由此产生的两极分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提升经济创造良好就业机会的能力。在这方面也不乏创意。需要改革劳动力市场机制全球贸易规则以增强劳动者相对于其全球流动型雇主的讨价还价能力。而企业本身必须对当地社区,雇主和供应商承担更大责任。政府对创新的支持必须被引导向明确的就业友好型技术。我们可以设想出一种全新的公私合作体制以建立一个优质就业经济。

许多这类想法都未经检验,但是应对新挑战需要拿出新措施。如果我们不准备在创建包容性经济的过程中展现出胆略和想象力,那就只能为那些业已证实的老一套灾难性理念的鼓吹者们让路。

https://prosyn.org/hXGoYeLzh;
  1.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Putin’s Meaningless Coup

    Sergei Guriev

    The message of Vladimir Putin’s call in his recent state-of-the-nation speech for a constitutional overhaul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regime is going to be transformed; it isn’t. Rather, the message is that Putin knows his regime i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 and he is dead set on keeping it the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