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qqa BULENT KILIC:AFP:Getty Images

小心翼翼的回到拉卡

柏林——10月中旬,由美国支持的以库尔德民兵为主并与库尔德工人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叙利亚民主力量从伊斯兰国战士手中“解放”了我的家乡拉卡。占当地人口绝大多数的阿拉伯人在伊斯兰国下台的过程中几乎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在一座当地人长期被贬为二等公民的城市,库尔德工人党叙利亚分支民主联盟党(PYD)的胜利已经引发了人们对历史重演的担忧。

拉卡活动人士长期以来一直把我们这座破烂不堪的城市称为“内部殖民地”,因为拉卡在叙利亚政府手中长期遭受经济、政治和社会边缘化。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当时还又小又穷的拉卡却依然经历着发展和繁荣。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入学儿童的数量也在不断激增。其他公共服务也不断改善,我的父母因此相信他们的子女将比他们和他们的祖辈过上更加繁荣的生活。

对我的父母来讲情况确实如此,他们为了养育九个子女牺牲了很多。因此,20世纪70年代,当他们的长子成为共产主义者,强烈反对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的野蛮政权时我的父母非常难过。但这在民众逐渐认同某种新身份的城市并不是一种牵强的转变——民众分化为纳赛尔的支持者、叙利亚社会党党员、伊斯兰分子或共产主义分子——同时淡化了他们的地区起源和部落血统。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76Hymc1/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