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ders work on the floor of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股票熊市已加载?

纽约—近几天来,许多投资者新年伊始的乐观被源自升息的经济减速担忧所打断。但要是股市在最近的暴跌后又迅速恢复牛市(至少短期牛市),也没有人会感到意外。尽管最近出现了暴跌,但支撑股市的情绪仍然与政治领导人所表达的谨慎不太一致。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很难苛责市场参与者的年初热情。在经历了稳固的2017年后,关键宏观经济数据——失业、通胀、消费者和企业情绪等——以及GDP预测都表明,2018年将继续出现强劲增长。

在美国和大部分主要经济体,着形成了过去十年中罕见的乐观时刻。首先,积极的宏观数据互相印证,而通胀被抑制得很好。此外,在经济周期到达应该表现出放缓信号的时候,国际货币金组织(IMF)却在近期向上修正了全球增长数据

此外,股市新高也不再过度依赖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支持。牛市的基础是显而易见的资本投资互暖迹象。在美国,2017年四季度国内总私人投资同比增长5.1%,比大衰退的低谷2009年三季度高出近90%。

这表明公司支出深度反弹——从耐用品订单中也可见一斑。美国制造的耐用品新订单超过预期,2017年12月环比增长2.9%,11月环比增长1.7%。

其他数据也指向同一个方向。2017年,美联储工业产量和产能利用指数录得自2010年以来最高自然年记录,上涨3.6%。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重申将争取投入1.5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和公共资本项目,这将进一步刺激市场情绪。

所有这些牛市现象将继续与许多世界领导人所发出的警告构成鲜明对比。仅仅在过去几周内,德国总理默克尔提醒当前国际秩序正在受到威胁;法国总统马克龙指出全球化正处在一场大危机之中;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认为全世界所发生的动乱令人感同身受并且“不会就这么结束”。

不管最近的回调是否反映了他们的担忧,政客们最终很有可能是对的。一方面,地缘政治风险依然高企。2017年,桥水合伙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发达世界民粹主义指数上升至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高点,美国、英国、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都出现了民粹主义运动。

与此同时,市场对于多年来的结构性挑战,特别是日积月累、不可持续的全球债务以及(尤其是美国,其复苏的代价是赤子不断升高)令人担忧的财政前景定价模糊。换句话说,支持短期经济收益的是有可能拖累长期经济增长的政策。

比如,国会预算办公室(CBO)预测美国赤子将在未来30年增加三倍,从2017年占GDP的2.9%升高到2047年的9.8%。“如此巨量并不断增加的债务,”CBO提醒道,“对于国家是一个巨大的风险,也给决策者制造了严峻的挑战。”

商界和政界领导人对前景的分期态度主要是拜不同的时间框架所赐。在大部分情况中,CEO受制于股市的短视,主要关注的是未来12个月,而政客们的视角更偏向中期。

随着2018年的深入,商界领袖和市场参与者应该——并且毫无疑问将会——牢记我们正在日益靠近为今天的复苏付出代价的日子。资本市场在最近几天所发生的震荡表明,必可避免的清算已经快要开始了。

http://prosyn.org/xGU6gc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