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俄罗斯的坏均衡

莫斯科—在经历了两年多的经济萎缩之后,俄罗斯似乎稳住了阵脚。尽管2017年预期经济增长只有1%左右,但自2014年入侵克里米亚——因此导致了西方的严厉制裁——以来弥漫全国的经济动荡的担忧已经消失殆尽。外交政策的乐观、物质生活和国内镇压似乎形成了强有力的组合药剂。

正如勃列日涅夫时代,外交左右了俄罗斯的内政。但是,与那时不同,今天的俄罗斯前景光明。美国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意欲改善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据说将在6月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

4月将要举行的法国总统选举也可能朝俄罗斯有利的方向发展。中右翼候选人菲永和极右翼候选人勒庞都是普京的好友,尽管不是普京朋友的中间派马克龙也有机会当选。

俄罗斯本身将在2018年3月举行总统选举,不过这似乎无关紧要,因为没人认为会发生变化,普京将连任总统,梅德韦杰夫继续当总理。对大部分俄罗斯人、至少是对生活舒适的莫斯科人来说,这个结果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