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纠正麻风病人所受的不公正待遇

东京——在十月初结束的第15次会议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一项决议,鼓励政府消灭针对麻风病人及其家属的歧视问题。 作为世界卫生组织消灭麻风病亲善大使,我本人一直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

麻风病是全球最古老的疾病之一。 它既包括身体因素,也包括各种社会和心理因素。 在麻风病漫长的病史上,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已知的治疗方法。 直到二十世纪后半叶,人类才发明了真正有效的化疗。 20世纪80年代初引入的联合化学疗法治愈了世界各地1,600万名麻风病患者。 几乎在全世界所有国家,麻风病都不再构成对公共健康的威胁。

早期诊断早期治疗,麻风病是可以彻底治愈的。 只有患病后得不到医治才会损伤外周神经,造成伤口溃烂和失去知觉。 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麻风病可以造成永久性的残疾和毁容。

自古以来,麻风患者的外貌和没有已知的治疗方法加重了人们对麻风病的恐惧,进而令麻风病患者蒙受耻辱。 即使是今天,关于麻风病的许多错误观念仍然大行其道。 麻风病带来的恶名难以驱散,从而导致进一步损害成百上千万人生活的歧视性的态度和做法。

但麻风病的事实情况并不那么可怕。 这种病的罪魁祸首是麻风分枝杆菌,是由阿莫尔·汉森在1873年首次发现的。 这证明麻风病是一种传染性疾病,不是天生的,更不是来自神明的惩罚。 麻风杆菌通过空气传播,与未经治疗的感染者进行密切和频繁接触可能导致传染。 但麻风病发病困难,多数人对麻风杆菌具有内在的免疫力,因此根本无需害怕。

重要的是强调任何阶段的麻风病均可治愈。 首剂联合化疗药物能杀死99.9%的麻风杆菌,让患者失去传染性。 但如果治疗被延误,患者可能溃疡反复发作,进而留下永久性的损伤。

去年,全世界共报告新增麻风病例250,000起,其中半数以上发生在印度。 巴西和印尼也出现了很大一部分新增病例。 与艾滋病、疟疾和结核导致的患病人数相比,麻风病所造成的危害几乎不可同日而语。

但令人无法容忍的是麻风病患者、治愈者甚至是他们的家人今天继续因为对这种完全可以治愈疾病的恐惧、传说和过时的观念而遭受公众的歧视。

人权理事会一致通过的原则和指导思想表明了问题的性质和规模。 在重申麻风病患者及其家属权利的同时,原则和指导思想揭示了歧视现象的常见形式及其严重程度。

比方说,原则和指导思想重申麻风病患者,包括患者的家庭成员,在婚姻、家庭和为人父母方面与其他人享有同样的权利。 因此麻风病不成其为剥夺任何人结婚、离婚权利的理由,也不能因此剥夺父母抚养子女的权利。

麻风病患者在享受所有公民权利及领取身份证件方面也与其他人享有同样的权利。 他们有权在平等的基础上为公众提供服务,包括享有参选和在各级政府部门任职的权利。

同样,他们有权工作,并在招聘、雇佣、升职和薪酬等方面与其他人享受同样的权利。 不能因为患有麻风病就剥夺其入学或参与培训计划的权利,或将其从学校开除出去。

换言之,人们不应因为患有或曾经患有麻风病或者其他任何疾病而遭受他人的歧视。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议鼓励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对原则和指导思想予以适当的考虑。 我希望政府的所作所为不止于此。 我希望他们能重视���个问题,彻底解决太长时间以来将太多麻风病人推向社会边缘的不平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