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普京的毫无意义的政变

巴黎—普京可能是想让自己在总统任期结束后继续长期领导俄罗斯,这不足为奇。在本周早些时候的年度国庆讲话中,他抛出了一张改革俄罗斯政治制度的路线图,暗示要进行重大修宪。全体内阁在总理梅德韦杰夫的率领下就地辞职。

普京的方案是模糊的,有时候自相矛盾。但它们给2024年第二个总统任期后普京的计划提供了颇有价值的洞见。从法律上讲,这是他最后一个任期。受线,普京将把权力从总统转移到国家杜马(议会),并将相当一部分权力(尚未明确定义)转移给普京领导的国家委员会(宪法中无此机构)和安全委员会(宪法有提及但无具体描述)。

其他改变方案包括遏制宪政制衡,基本取消司法独立,收回市政府自治权,以及俄罗斯法律高于国际义务。俄罗斯宪法非常明确地规定,只有制宪大会能够修改这些俄罗斯政治制度的基本原则。普京说,他不会召开制宪大会。从这个角度讲,他的演讲提出了一个公开透明的政变计划,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政治学家所谓的自我政变(autogolpe),拉丁美洲领导人很喜欢玩这一套。

事实上,这场政变没有什么意义——政治制度(political institutions)的大改不意味着俄罗斯政权(political regime)发生任何变化。按照定义,政权是一系列正式和或非正式规则,以决定领导人和政策的选择。政变之前,普京两手抓。政变后仍然如此,并且他准备一直如此。国家杜马主席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在2014年时指出(当时他是普京的副幕僚长):“有普京,就有俄罗斯。没有普京,没有俄罗斯。”

当然,国家总比人活得长。沃洛金指的是俄罗斯政权,普京已经打上了自己的烙印。这一政权最终会改变,但在普京大权旁落前不会。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普京会不会被迫交出权力早已不是大问题。一些人认为(或希望)他会选择在2024年退休。果真如此的话,他会早做准备,引入制衡以保障自己退位后的安全与福利。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普京宣布准备解散制衡,这清楚地表明他准备保持权力,只不过如何组织制度结构仍不清楚。毫无疑问,自从2018年普京当前任期开始,俄罗斯精英一直在讨论他的选择。比如,他可以与俄罗斯成立新联盟,从而重新计算任期限制。

普京选择了效仿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例子,他从总统任上退位,但仍保持着相当多的总统权威。辞职后不久,纳扎尔巴耶夫强化了哈萨克斯坦安全委员会,随后担任主席。他还正式被任命为“国家领袖”,拥有一切重要任命的否决权。

普京还在为选择忠诚的继任者铺平道路。他的方案中包括了更加严格的总统候选人要求:目前的要求是要在俄罗斯生活十年;普京准备改为25年。此外,他准备排除任何曾获得过外国公民权或居留权者。普京的这条规则的针对对象——可能是2013年离开俄罗斯的反对派领导人米哈伊尔·科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显然对他所偏爱的继任者构成了太大威胁。

取消国际法、协定和国际机构决定在俄罗斯的优先地位的方案也是为了类似的目的。欧洲人权法庭时不时会推翻普京控制的司法系统对另一位受欢迎的反对派压力克谢·纳尔瓦尼(Alexei Navalny)的刑事判决。

为了避开对这一权力算盘的抵制,普京还宣布将年度社会支出提高0.5%的GDP。他还用能力很高但低调的技术官僚米哈伊尔·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取代了不受欢迎的梅德韦杰夫。米舒斯金此前担任税务局长。

和普京的其他“非政治”总理——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Mikhail Mishustin,2004-07年)和维克托·祖布科夫(Viktor Zubkov,2007-08年)一样,米舒斯金完全没有挑战他的魅力。米舒斯金因为理顺税收体系并实行数字化改革而广受尊重,但受欢迎程度不高,因为在他的领导下,征税额大大提高了。

普京似乎已经考虑了一切。但他认为必须通过如此繁琐的动作来保护自己和可能的继任者这一事实揭露出他身处一个多么微妙的位置。他出了名的高支持率在2019年12月时 只有区区(对他而言)64%。忠诚的继任者不可能接近这一水平。

因此,普京最新讲话的言下之意不是俄罗斯政权要发生改变。不是——不是如基本无动于衷的金融市场所认为的那样。相反,其言下之意是普及给知道他的政权站在了历史的错误一边——并且一定要保持下去。

https://prosyn.org/cXCsYYK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