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没有时间理会贸易原教旨主义

坎布里奇——我们这个时代的关键挑战之一“是保持一套开放并不断拓展的国际贸易体系。”不幸的是,世贸体系的“自由主义原则”“正在遭受越来越严重的打击。”“保护主义越来越无孔不入。”“系统有极大危险会陷入崩溃...或者重演20世纪30年代严峻的崩溃局势。”

你以为这种说法截选自最近商业和金融媒体担忧当前全球化所引发反弹的大批文章是可以理解的。而事实上,它们写于35年前的1981年。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滞胀是当时发达国家的问题。 当时日本、而非中国,扮演着困扰并接管全球市场的贸易怪兽的角色。 美国和欧洲的对策是通过设立贸易壁垒对日本汽车和钢材强制实施“自愿出口限制”(VER)政策。 “新保护主义”言论无孔不入。

随后发生的事件证明这种对贸易制度悲观看法的错误。 在世贸组织成立的推动下,双边和区域贸易及投资协定迅速扩展及中国的崛起导致1990年代和2000年代全球贸易爆发,而非大幅滑落。 全球化新时代——事实上更像某种超级全球化时代——拉开序幕。

事后看来,20世纪80年代的“新保护主义”并非与过去的彻底切割。 政治学家约翰·鲁吉写道,它更像是某种政权维护而不是政权破坏。 当时的进口“保障”和自愿出口限制具有特殊性,但它们是应对新贸易关系出现所带来分配和调整挑战的必要对策。

当时大喊狼来了的经济学家和贸易专家犯了错误。 如果政府听取了他们的建议,没有理会当时的选民,他们可能会使局势进一步恶化。 在同代人看来颇似破坏性保护主义的政策其实是一种防止政治压力过度积累的不满发泄方式。

观察家是否同样担心今天的全球化后座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警告缓慢增长和民粹主义可能导致保护主义爆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斯特菲尔德(Maurice Obstfeld)认为,“保护贸易一体化的增长前景至关重要。”

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政府正在远离开放经济。 globaltradealert.org网站运营着一个保护主义措施数据库,而且保护主义主张偷偷蔓延的说法往往从这里传出。 点击网站上的保护主义措施互动地图,你会看到红色的圆圈像烟花绽放般遍及全球。 这点看上去十分惊人,直到你点击自由化措施,并发现绿色圆圈也有着同样的数量。

部分由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进入全球化高级阶段的对策,此次的民粹主义政治力量看似更加强大,也更接近赢得选举。 不久前,认为英国会退出欧洲联盟或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承诺违反贸易协议、筑墙阻挡墨西哥移民和惩罚离岸企业还是难以想象的。 民族国家似乎决意再次巩固其自身地位。

但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教训是只要有助于维护合理开放的世界经济,超级全球化的某些逆转并不一定是件坏事。 我常我们需要更好地平衡国家自主和全球化努力。 特别是我们看待自由民主要重于国际贸易和投资。 这种再平衡会留下��够空间给开放的全球经济;事实上,再平衡将促成并维护开放经济。

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主义者其危险性不在于对贸易的具体建议。 而是因为他们无法制定美国如何与开放世界经济协调发展的清晰愿景(当然还因为当前竞选和执政可能用到的非自由本土主义平台的缘故)。

今天发达经济体主流政党所面临的关键挑战是制定这样的愿景,以及讲出夺走民粹主义者风头的某个故事。 不能要求这些中右及中左翼政党不惜一切代价挽救超级全球化的命运。 贸易倡导者应当理解他们采取非正统政策来赢取政治支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相反,我们应当关注他们政策的驱动因素是平等和社会包容的愿望,还是本土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本能;他们是想加强还是削弱法治和民主审议;以及它们是试图挽救(尽管可能采用不同的基本规则)、还是破坏开放世界经济 。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