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们为什么不能消灭脊髓灰质炎?

伯尔尼、伦敦、日内瓦——2016年10月24日理当是脊髓灰质炎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日子。 如果一切按照计划,它将是这种病根除前最后一个年度世界脊髓灰质炎日。但现在还不是庆祝或自满的时候;虽然我们知道如何消灭脊髓灰质炎,但我们还没有完成这项任务。

设想一下:2014年8月,世卫组织宣布西非埃博拉危机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状况(PHEIC);后紧急状况于2016年3月被取消。2014年5月,世卫组织同样宣布脊灰野病毒的国际传播也是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状况;但上述状况迄今一直生效,让人不禁怀疑世界领导人是否给予了足够的关注。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他们应当予以关注。 脊髓灰质炎公共卫生紧急状况持续不断正在危及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GPEI)的成功,自1988年启动以来,世界各国已累计投入150亿美元用于这项行动;同时还威胁到全球公共卫生。

首先,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切断脊髓灰质炎病毒传播的工作有可能错过最近的日期目标;不幸的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截止2000年的原定日期目标,脊髓灰质炎的发病率已经比1988年估计的35万例下降了99%以上。但长期以来顽固的感染“尾巴”仍持续存在,偏远贫困地区和冲突地区受到主要影响。 虽然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一直持续开展,但应对上述持续爆发的病例非常吃力,而且也未能彻底完成根除脊髓灰质炎的任务。

当然,我们也取得了一些成功,比如印度于2014年被认证为已根除脊髓灰质炎,而尼日利亚同年也切断了病毒传播。 但我们也同样经历了一些挫折:2016年,尼日利亚某刚从激进组织博科圣地解放的地区突然出现两例儿童新增病例

另外两个脊髓灰质炎流行的国家,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未能完成其2015年根除脊髓灰质炎的目标,于是被迫延期一年,并因此付出了15亿美元的代价。化解两国未能满足最后期限的根源需要细致巧妙的政治技巧。 其中包括导致儿童无法接触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的内部冲突、某些宗教领袖的反对,以及公众对国家政府和国际卫生计划持不信任态度。

消灭脊髓灰质炎代价昂贵,但永远与疾病作战需要多付出数百亿美元的代价。 应当提醒政治家和决策者一个彻底消灭脊髓灰质炎的世界符合全球公共利益,消灭脊髓灰质炎毫无疑问是最省钱的办法,有必要给予持续的资金和政治支持才能确保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的成功。

但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确保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所累积的宝贵资产和形成的惯例在消灭脊髓灰质炎后不会被白白浪费也很重要。 上述资产包括在从工厂到患者的运输途中保存疫苗的冷链;在冲突地区确立的“免疫日”和谈判达成的“平静日”,可以抓紧时间接种疫苗; 训练有素的医疗卫生工作者; 以及监测、实验室分析和快速反应系统。 上述资产已经证明了它们在抗击其他疾病方面的价值:由于建立了有效的脊髓灰质炎追踪系统,尼日利亚在西非疫情爆发期间成功地阻止了埃博拉的传播。

但现实情况是只有在资金、后勤和政治上得到支持,各国才能将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的资产融入国内卫生系统。 需要付出大量努力将材料转移到需要的地方,并协调监测及实验室操作。 这样做不仅可以促进全球卫生安全并增强抵御下一次疫情爆发的能力;还能帮助我们实现全民医疗覆盖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从更广义的角度看,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和其他根除工作的经验教训是必须要总结的。1980年,天花成为人们成功根除的第一种疾病,之前根除钩虫、雅司、黄热病和疟疾的活动都没有取得成功。但20世纪80年代就已经明确的经验却在太长时间内得不到应用——比方说治理造成远程感染的水源和在各地保持较高的水平免疫,以确保医疗系统不会承受过重的负荷。

一系列复杂的政治压力、动机和愿望决定了我们能从历史中吸取哪些教训,以及我们为自身设定的新全球卫生目标。 因此,世界脊髓灰质炎日是一次敦促政治家重申消灭脊髓灰质炎承诺的机会,并借此吸取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的经验,以改善世界各地的健康状况。

在抗击脊髓灰质炎方面,世界主要依靠美国、扶轮国际、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以及德国、挪威和英国等欧洲国家的慷慨捐助(还有来自摩纳哥等其他国家的额外政治支持) 。 其他欧洲国家和欧洲委员会本身应当进一步为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作工作。

虽然G7成员国今年早些时候在日本举行的首脑会议上重申了消除脊髓灰质炎的承诺,但随后在中国杭州举行的20国集团首脑峰会上,世界三分之二人口的代表却并未提及消除脊髓灰质炎的目标;由134个发展中国家组成的77国集团召开的上届会议也同样没有。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 经过多年的努力,显然只有旨在彻底根除的坚定连贯的全球承诺才能结束脊髓灰质炎的紧急状况。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