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ier1_Marcos del Mazo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science protest Marcos del Mazo/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如何改变民众对于科学的认知

巴黎——在某些问题上,绝大多数科学家能达成一致,但大部分公众却对此不服气,从而产生了认识分歧。不幸的是,当今许多最重要的分歧都是关于可持续性问题。

例如,关于气候变化的现实及其成因,目前已经存在长期的科学共识。但10年前,仅有半数的美国人认为人类活动导致了全球变暖(此外还有1/3的人仍对此表示怀疑)。同样,绝大多数科学家专家组一致认为转基因食品可以安全食用,并且可以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同时,为协助养活全世界发挥重要的作用。但在多数国家,大量民众认为,转基因食品既危害消费者也危害环境。

此外,包括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在内的绝大多数专家认为,核电理应在降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领域发挥重要作用。但在许多国家,相当一部分人口认为核能既危险又颇具污染性

上述共识差距令人担忧,不仅因为它们导致产生大量二氧化碳排放且社会成本高昂的个人举动,还因为公众舆论影响政策制定。德国在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后,关闭了约半数的核电产能。但由于燃煤电厂生产取代了因此损失的核电产量,上述决策因此间接导致了数千人因空气污染而丧命。

而在多数情况下,人们非常乐于接受所了解的科学共识:例如,很少有人质疑水是二氧化氢,也很少有人质疑光由光子组成。要想了解共识差距为何存在于某些领域,以及如何弥补这些差距,我们就需要研究沟通心理,以及我们决定相信谁和相信什么所采纳的方式。

在我们评估信息时,我们首先将其与自己的现有观点进行对比:如果存在冲突,我们更愿意拒绝上述信息。就科学信息而言,人们无法依赖自己的个人经历,但他们仍然拥有直觉暗示。不幸的是,多数科学理论都违反直觉:例如,我的直觉告诉我太阳围绕地球旋转,而且太阳是平面体。同样,很多人从直觉上不愿接受微不足道的人类能影响地球气候,而且对那些以非自然方式改造过的食品会本能地产生负面情绪,许多人因为后天经验而恐惧核能,这很有可能是因为核能与核武器之间的关系。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因此,上述领域的许多科学成果对公众的渗透都极为缓慢——尤其如果利益集团再利用这些成果的反直觉性来强化有组织的抵制。

但拒绝接受不符合直觉的信息仅仅是一种最初反应,而只要条件合适,克服这样的最初反应也并非难事。首先,人们在决定对任何消息来源相信多少时会关注各种各样的提示,而且,幸运的是,他们依然信任科学家的认知。因此,当人们被告知特定领域存在科学共识时,他们往往会朝着共识的方向调整自己的认知。

但为什么人们拒绝简单接受共识?公众怎么可能相信与终生研究某一领域的成千上万名专家学者相比,他们就科学问题的理解会更加正确?

唉,我们往往都认为自己比实际情况更了解外界事物。许多人或许以为他们知道抽水马桶如何工作,但当被要求解释原理时,绝大多数人才意识到他们的理解实际是相当有限的。但即使没有多少人会自称确切知晓核反应堆的运行状况,亦或是转基因食品的生产方式,那我们仍然倾向于高估自己的理解,并低估我们和科学家之间存在的知识差距。当向人们讲解有关机制时——比如气候变化如何发挥作用以及转基因技术究竟如何定义——会提升他们对科学共识的尊重。

但相互尊重的辩论是改变民众思想的最佳方式。当转基因食品的反对者被告知食用上述食品绝对安全时,他们很有可能质疑上述信息的可靠性,例如通过询问曾就相关课题进行过多少次研究,以及参与研究的科学家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只要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回答,那么转基因食品的批评者就很难改变主意。

2018年在法国举办的科技节期间,研究人员萨夏·阿尔泰和卡米里·阿赫利菲尝试向小组传递有关转基因食品的科学共识。在持续近半小时的讨论中,他们探讨了许多反对观点,取得了重大的观念转变,使与会人员对转基因食品的平均看法从反对转而成为初步支持。

新形成的科学共识并不总能即刻自动得到公众认可。这并不意味着人们无可救药的固执,相反表明,他们需要充分的理由来改变主意。科学家、教育人士和其他公众人士必须传达共识,说明所涉及的基本机制,同时耐心并且充满智慧地与民众交谈,并且打消他们剩下的疑虑。如果放弃理性对话,我们就无法指望跨越共识分歧。

https://prosyn.org/sSfxd3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