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C President Thomas Bach stands with Mr. Kim Il Guk, DPR Korea, and Mr. Jong Whan Do, South Korea Robert Hradil/Getty Images

朝鲜半岛的冬季解冻

马德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创始人顾拜旦有一句名言:“参与第一,比赛第二。”如今,朝鲜同意参加即将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奥会,这句话也有了新的意义。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纵观现代奥运会历史,将政治与体育割裂是不可能的。也许,甚至并不值得这么做。毕竟,奥运会的主要目标之一是让体育为和平和人类尊严服务。

更广泛地说,长期以来,体育一直在世界舞台上起着建设性的政治作用。在1971年举行的日本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一位美国选手搭错了中国队的大巴,结果开启了日后的“乒乓外交”。不久后,在文化大革命高峰时期,毛泽东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为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历史性访问铺平了道路。

在同样在日本举行的1991年世乒赛上,朝鲜和韩国组成了一支联队,并在女子比赛中爆冷获得一枚金牌。选手之间的团结让她们在决赛中击败了中国队。在那短暂的一刻,欢呼雀跃的朝鲜半岛联队忘记了她们的区别。

事实上,韩国的现代民主至少也要部分归功于奥运会。1987年,即1988年首尔奥运会举行前夕,韩国人民成功地推翻了时任总统全斗焕的军政权,举行了民主选举。此事可谓峰回路转,因为全斗焕认为举办奥运会是改善其独裁统治国内外形象的良机。要不是奥运会近在眼前,并带来了巨大的国际压力,韩国民主转型可能不会发生,至少不会那么和平又迅速的发生。

但1988年首尔奥运会也有黑暗的一面。朝鲜没有就如何参赛与韩国达成一致,最终决定抵制。1987年,即全斗焕独裁倒台的同一年,大韩航空一加班机被击落,这极有可能是朝鲜政权为了破坏即将到来的选举和阻止其他国家参加奥运会而实施的伎俩。

最终,1988年奥运会加深了南北朝鲜的裂痕,而1991年短暂的共庆胜利不足以扭转这一趋势。韩国继续对世界开放,而朝鲜加深了孤立主义——在苏联解体后变本加厉——走上了核扩散之路。

当然,朝鲜决定抵制1988年奥运会并非没有先例。历史上,许多国家都抵制过奥运会,甚至利用抵制来推动与奥林匹克精神相悖的价值观。1936年希特勒政权举办的柏林奥运会便属于此列。

1945年,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回顾1936年奥运会时观察道,“竞技体育……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奥运会,他指出,“与民族主义的兴起息息相关——也就是说,在很大程度上,它促成了一个现代恶习,即将自己视为大实力单元,用竞争威望的眼光看待一切。”

奥威尔的观察去真相不远。比如,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上,体育和民族主义的联系一览无余。这届奥运会是一次通过美轮美奂的新建筑实现的组织的成功。最终,中国赢得的金牌数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这毫无疑问提高了民族自豪感。而在奥运火炬全球接力过程中发生的针对中国对待西藏的示威则助长了中国的民族主义。如今,民族自豪感仍然是主管北京奥运会的政治领导人——时任副主席、现任主席习近平的主要关注点。

类似地,2014年索契冬奥会给了当时举步维艰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政权喘息的机会。闭幕式前三天,普京对东乌克兰进行了军事干预,并吞并了克里米亚。

如今,奥运会有回到了动荡的朝鲜半岛,南北朝鲜仍保持着65年来的战争状态,尽管停战协议早已签订。在最近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决定做出之前,许多人担心1988年会重演,或者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将这次运动会作为彰显军事力量的机会,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当世界杯接近尾声时——韩国队在这次世界杯上表现异常出色——朝鲜对韩国发动了一次海上战役。

幸运的是,韩国总统文在寅采用了周到而抚慰的态度,而金正恩在其新年献词中予以积极回应,这让南北关系略有缓和。韩国通过暂停美韩联合军演来缓和紧张,朝鲜则决定参加奥运会,这样的决定值得欢迎。事实上,此后好消息频仍:两国将在开幕式上共同入场,甚至将组建一支联合女子冰球队。

承认,对于金氏政权的动机,我们应该永远保持怀疑。在过去,朝鲜的友好姿态并没有带来有意义的让步或向和平更进一步。自2000年以来,南北朝鲜曾在在三届奥运会中联合出场,因此,最好对此保持审慎。但我们应该抵制宿命论,保持对朝鲜的动议的支持。

朝鲜核危机无法不通过谈判解决。在这方面,正逢首尔奥运会30周年举行的平昌冬奥会也许是近几年来促进进展的最佳机会。但愿朝鲜运动员的平壤到平昌之旅能结出外交果实,文在寅所说的“和平运动会”能够因为朝鲜的参加,而不是因为最后的奖牌榜而被人们铭记。

http://prosyn.org/DEpKZar/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