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直面下一场全球卫生挑战

苏黎世—拜前所未有的国际合作所赐,我们在打击疟疾方面取得了引人注目的进步。据世界卫生组织刚刚发布的2016年《世界疟疾报告》(World Malaria Report),2000年以来五岁以下儿童疟疾致死率下降了69%。

并且这一进步不仅局限于疟疾。同期许多国家将艾滋病新感染病例降低了50%或以上,其他致弱性热带疾病,如麻风和几内亚线虫病的传染率近几年来也显著下降。

但是,尽管传染病致死率在下降,发达国家的久坐习惯、吸烟和不健康饮食正在发展中国家蔓延,而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等非传染性疾病(NCD)的增长速度令人警觉。

如今,NCD每年要夺走3,800万人的生命,其中75% 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并且发展中国家前景黯淡;比如,预计到2030年,NCD导致非洲人死亡的数量将超过传染、母婴和营养性疾病之和。

除了威胁生命,NCD也有可能破坏经济,特别是对卫生基础设施薄弱的国家。政府和全球卫生机构的挑战是保持在传染病方面继续进展的同时解决日益升高的NCD威胁。

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在即将到来的NCD斗争中借鉴打击传染病的成功经验。世界领导人应该与非营利机构、政府间组织和私营公司合作,深刻地影响公共卫生——即便外部援助预算受到约束。

首先,我们需要创新。如果不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抗逆转录酶疗法取得重大进展,就没有我们今天用来控制艾滋病毒的工具。而没有基于青蒿素的联合疗法(也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疟疾死亡率将仍然非常高。改善医疗普及度的政策也应该支持创新——并且决不能影响创新。

除了创新,我们需要强大的合作来治理NCD和确保患者能获得需要的治疗。有效的艾滋病毒管理让大部分地区的艾滋病从死刑变成了一种慢性病;当然,我们现在仍需要可持续方案提供长期不断的治疗。

私人部门对这一方针的贡献越来越大。诺和诺德公司的改变糖尿病治疗计划(Changing Diabetes Care)和礼来公司的NCD合作计划(NCD Partnership)是公司与资源紧缺国家政府和卫生组织合作开发可扩展、可持续、地方驱动的计划打击糖尿病���两个例子。我公司2015年启动了诺华普及计划(Novartis Access),这是一项社会导向型计划,与政府、非政府组织和低收入国家的其他公共部门客户进行合作。该计划有两个目标:扩大心脏病、二型糖尿病、呼吸道疾病和乳腺癌等NCD平价药物的普及;以及与地方和国际组织合作加强卫生体系。目前,我们观察到发展中国家需要改变医药采购范式、更新国家基本药品目录。

来自打击传染病的第三个教训是政治承诺至关重要。英国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和其他独立观察家警告,在促进卫生改善方面花费达到GDP的5%的建议目标的国家太少,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即使国家预算吃紧,健康投资也物有所值;毕竟,预防花费者一,治疗花费者百。受NCD影响严重的低收入国家如能投资于让人民更加健康、生产率更高的项目,将收到事半功倍之效。从管理艾滋病毒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投资于公共卫生能创造良性循环:人民和社会体验到更好的健康状况,就会加大投资将健康列为重点。

管理NCD的增加需要长期思维,政府领导人必须进行要在他们离任多年后才能收回成本的投资。这是一项艰巨的挑战,特别是在选举民主中;但世界各地决策者可以精诚合作,撬动他们以及私人部门的投资。即使大部分国家达到了GDP的5%的卫生支出水平,世界也需要创新融资机制和政策实现公私合作。

世界各地领导人必须将针对NCD的全球斗争列为重点。在这方面,政府和全球卫生机构应该应用从成功打击传染病中获得的经验。通过创新,增强卫生体系的动态合作,以及政治意愿,世界能够保持从打击传染病中所获得的收益,并有效地打击N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