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负利率的政治学

雅典—欲望目标都是有成本的。只有坏东西,比如有毒废弃物,价格为负,等于为愿意让他消失的人所支付的费用。这意味着负利率隐含着一个新的看待货币的角度——它已经“坏了”吗?

在市场经济中,货币是衡量商品和服务价值的指标。而利率则是这一指标——即货币本身的价格。当价格为零时,把钱藏在床底下和拿来放贷没什么区别,因为持有或借贷现金没有成本。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货币价格怎么会是零呢?毕竟,世界的运转要靠钱,卡尔·马克思也,钱“把我的一切无能变成了能力。”它又怎么可能变负呢?目前,全球经济中许多货币的利率为负,全世界有钱人“贿赂”政府向自己借走5.5万亿多美元。

答案只能在经济学家所憎恨的角度寻找:哲学的、政治的、因此不能归纳为简洁的实证解释的角度。换句话说,答案必须考虑货币的本质

在农民市场中,有大量土豆没卖出去的卖家开始降价,直到价格达到所有土豆都被买走的程度(可能非常低,但仍为正)。相反,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每一次货币价格降低后,货币需求都会下降,而储蓄过剩更加严重。显然,货币不是土豆或其他任何定义明确的“东西”。

要理解为何货币可以在成为社会至高商品的同时具备负价格,一个有益的起点是认识到和土豆不同,货币没有内在私人价值。它的效用来自持有人可以让别人做什么。货币,用列宁的政治学定义讲,有关“谁对谁做什么。”

设想你是一位企业家,在银行里存着钱,或有一家银行急切地想发出巨额贷款投资你的企业。你辗转反侧地思考是否应该投资于新产品——亦即是否应该利用获得资金的便利让各种其他人为你工作。在当前的大紧缩中,你最担心的是你的客户的未来购买力和情绪。他们能不能、愿不愿意以足够高的价格和数量购买你的新产品?

假设失眠的你打开收音机或电视,听说美联储主席耶伦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正在考虑进一步削减利率。你会因为你的融资成本将有所下降而欢呼雀跃吗?你会受此激励把利息变少(甚至为负)的自己的钱拿来投资吗?

不会、不会。你最有可能的反应是心里一紧:“天哪!耶伦和德拉吉正在考虑新一轮降息,想必他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需求将保持萎靡!”于是你放弃了投资计划。“最好可以几乎没有成本地借钱,”你想,“回购更多的公司股票,提振它的股价,在股票上挣更多钱,把钱存在银行以备不测。”

于是,货币价格下跌,尽管货币供给大增。从未预测到大紧缩的中央银行行长们现在正忙于从经济和经济计量模型中寻找办法,但这些模型都解释不了这一现象,遑论提出解决方案。他们不愿质疑央行必须非政治化的政治学教条,拒绝将货币视为超越“东西”的事物。于是,他们继续为这个需要用精巧的政治哲学方法解决的问题寻找技术官僚解决方案。

这样的努力是徒劳的。一旦货币价格(利率)达到零,央行就试图向商业银行购买巨量公共和私人债务,为它们提供自由放贷的激励。欧洲央行甚至付钱给银行让它们放贷,并惩罚不放贷的银行(通过超额准备金负利率)。

但银行家和企业将这些措施视为面对自我实现的通缩预期的绝望之举,它们拒绝投资,而是用央行的钱抬高自身资产(股票、艺术品、不动产等)的价格。这对于解决大紧缩毫无帮助;而只能让富者愈富,这一结果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央行行长对央行独立性的信念。

谢天谢地,不是所有的央行行长都对大紧缩一筹莫展。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哈尔丹(Andy Haldane)勇敢地提出所有货币都应该数字化,这将让实时负利率降临到每一个人头上,从而迫使所有人都立即花钱。旧金山联储主席兼CEO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最近指出大紧缩只有通过同时兼顾物价水平和名义国民收入目标才能解决——这是一个要求美联储和政府联合行动的罗斯福新政式的方针。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些中央银行高管与主流的区别在于他们准备放弃独立货币政策的神话,接受货币是最具政治性的商品,挑战现金的神圣性,并承认解决大紧缩需要与时俱进的政策日程。

西蒙妮·维尔(Simone Weil)曾说,“要想知道男人的真面目,只要留意一下他在输钱时怎么办。”类似地,要想知道社会的真面目,就必须留意它面对负利率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