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体,我的资产?

伦敦—在20世纪60年代,女权主义者提出了这样的口号,“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自我” 。但是,这个妇女解放观点在最近经受了一个具有讽刺性的纠结。正如一位不知名的美国妇女为使其进行整容手术的决定合理化时所说的那样,“我们在生命中拥有的唯一的东西就是我们自己,我们每天能展现给这个世界看到的是…我就是我的一切。”

法国评论员赫尔·加文(Hervé Juvin)在他2005年的黑马作品《身体的起源》中赞扬了这种新态度。整容手术,生物芯片植入,穿耳——所有这些都颂扬着我们的身体是我们独特的财产这样一种观念。同时,加文声称,因为每个人都有身体,所以财产突然变得民主化了。

我们似乎生活在一个见证了启蒙运动的直线进步、世界和平以及富人和穷人之间平等的梦想彻底破灭的时代。与对有组织宗教的广泛的敌意——这种敌意表现在像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上帝的错觉》这样极受欢迎的作品中——一起,对社会理想的失望意味着我们转向内在的东西。由于缺乏对永生的信仰,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应该被用于今生,这个身体。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access our archive, please log in or register now and read two articles from our archive every month for free.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archive, as well as to the unrivaled analysis of PS On Point, subscribe now.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NILZ2qq/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