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eonard46_ALEXEI DRUZHININAFPGetty Images_putinmacronpointing Alexei Druzhinin/AFP/Getty Images

深入了解马克龙的俄罗斯倡议

柏林—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是史上企图扭转历史轨迹的领导人之一。在重绘了法国政治版图之后,马克龙进而将自己支持的候选人送上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的领导人席位。目前,马克龙又在尝试缓和欧洲与俄罗斯方面的关系。

有法国官员将马克龙对俄罗斯的战略与美国总统前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于1972年提出的对华开放政策进行了对比。实则,马克龙的外交姿态恰好与尼克松相反。如果说尼克松的对华开放政策是企图讨好中国从而与苏联建交,那么马克龙则是希望“缓和并澄清「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从而防止俄罗斯抱团中国。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希望欧洲能够掌握对自身未来的控制权。

马克龙发起了对一种风格尤为浮夸的新安全建筑的投标,这效仿了19世纪城市策划师乔治-欧仁·奥斯曼(Georges-Eugène Haussmann)的“巴黎改造计划”。马克龙行动的第一步就是在八月于比亚里茨召开的G7峰会前,邀请普京前往法国布雷冈松要塞进行会谈。然而,负责执行的法国部长们此后将其计划完全推翻了。

目前,法国方面已经将维护欧盟安全的议程由自上至下策略改为了自下至上,同时也正努力于逐步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法国当前的策略蓝图共面向五个关键领域:裁军,安全对话,危机管理,价值观以及合作项目。

八月底,马克龙发表了讲话,概述了他对“同心圆”体系的愿景,即形成不同程度的欧洲及欧亚一体化。然而,这样的规划必须确保北约(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和欧盟(European Union)成员国之间的互不侵犯,并与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之间形成一个更具成效的合作关系;以及提供针对地域冲突的管理办法,尤其是在乌克兰。

该倡议的提出恰逢时机。如马克龙一般卓绝,乌克兰的新晋总统——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只身创造了一个政治党派,并凭借扫除臭名昭著的旧政体的承诺成功上台执政。更甚者,泽伦斯基将解决乌克兰目前的安全状况作为当务之急。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马克龙认为,俄罗斯向中国抱团的趋势至少有一部分是由于西方国家的管理不善,而且也不认为克里姆林宫的领土侵略和选举干涉行为意图单纯。马克龙的观点在于,对于任何有能力对欧洲造成威胁的国家都需要进行面对面的交涉。也正如某法国官员曾对我解释: “伊朗和韩国所面对的情形其实正是目前俄罗斯所面对的。如果我们只是躲在国际制裁这座靠山之后,我们便无法影响对方,更无法引导对方作出更负责任的行为。”

此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证实了法国戴高乐主义对于美国作为欧洲安全担保人其可靠性的怀疑态度,从而进一步加快了马克龙对其倡议的实施工作。随着中美间冲突的逐步升级,美国方面放在欧洲及其周边地区(即前苏联国家,中东及南非)的注意力将不得不减少。更残酷的是,法国方面的忧虑在于特朗普对俄罗斯发起大妥协的可能性,这将让欧盟陷入在中国与美国之间左右为难的境地。

关于马克龙,他最大的担忧是欧洲本身。如果欧盟继续遭受到来自其它强权的分裂打击和约束,那么它将永远无法成为21世纪这轮游戏的参与者。在马克龙眼中看来,重塑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是欧洲掌握主权的第一步。一位法国官员对我说:“如果你不是强权,那你就是强权的猎物。” 当然了,就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和入侵乌克兰东部的行为而论,法国方面是能够理解其它欧洲国家对于针对俄罗斯实施国际制裁的支持的,他们只是担忧这种行为是否会造成欧洲更大范围的安全政策薄弱的情况。

理想状态下,欧盟应当对俄罗斯实施双向策略,同时结合国际制裁以及北约(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介入对俄罗斯进行威慑。然而,法国方面仍抱怨认为此类介入是无意义的举措,而国际制裁也无法完全解决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多名法国官员感叹道:“如果莫斯科方面针对乌克兰或叙利亚采取行动,或是某些成员国决定阻止严惩国际制裁,欧盟又会如何。”

尽管如此,马克龙的倡议还是引发了许多疑问。如,普京是否有意解决乌克兰冲突还有待观察。而即使假设欧洲有能力将俄罗斯从与中国的联盟里拉扯出来,那么特朗普政府是否会支持并允许欧洲实施该行为,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反观,欧洲内部才应该是最大的问题。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担心自己会成为马克龙“同心圆”体系中的“二等公民”。其它国家的顾虑则是在于马克龙是否会强迫乌克兰按照俄罗斯提出的条件解决冲突,从而“卖掉”乌克兰。虽然马克龙已经有意在没有事先与其它欧洲国家协商的情况下发起此次倡议,但该行为并无实际作用,因为大量欧洲国家早已对美国其捍卫欧洲安全的承诺愈发失去效力而感到焦虑了。

也有法国官员指出,尼克松当初实施对华政策也并未事先征询其同盟的意见,但尼克松作为安全鹰派份子,其信誉是无庸置疑。而反观法国,许多中欧和东欧国家对法国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担心新戴高乐派企图在国际舞台中夺取一席之地的行为会将他们的利益作为牺牲品。

如果马克龙想要成功实施该倡议,那么他必须证明该倡议是出于国家主权和安全的考虑,且这不仅仅是针对中欧和东欧国家,更包括如乌克兰,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这样的前苏联国家。此外,马克龙还必须与北欧各国和波罗的海地区,以及相关的欧盟机构和新晋的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 (Josep Borrell)进行更深入的合作。大体而言,马克龙的倡议必须构建出一个可信的平台以提供有效的办法来保证欧盟的安全。而如果发生更偏心某些国家的情况,那么该倡议及其发起人都将成为历史的尘埃,而非刻录于历史书本中的伟人。

https://prosyn.org/JqYjb3e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