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elerian116_RONALDO SCHEMIDTAFPGetty Images_argentina Ronaldo Schemidt/AFP/Getty Images

谁再次失去了阿根廷?

切尔诺比奥—投资者和经济观察家开始问一个我在18年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出的问题:“谁失去了阿根廷?”2001年年底,阿根廷陷入了一场日益激烈的指责游戏,不久后便发生了债务违约,陷入深度衰退,国际信誉遭到持久打击。这一回,不少原先的受害者和原告卷土重来,还加进了不少其他人。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人都在重演一出可以避免的悲剧。

在经历了一场结果糟糕的初选后,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不得不在他承诺永远不会重现的经济和金融环境中完成新的任期。阿根廷采取了资本管制,并宣布债务延期。其主权债务被穆迪(Moody’s)降级为垃圾级,被标注普尔(Standard & Poor’s)列为有选择违约级。深度衰退爆发,通胀畸高,贫困增加板上钉钉。

马克里上台并开始采取广受国际社会赞扬的改革日程还不到四年。但此后,阿根廷就陷入了麻烦,其所接受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援助创下了历史记录。

阿根廷重陷危机的原因很简单,和上次崩溃并无本质区别。亦即,阿根廷的经济和金融基础仍然不堪内外部冲击一击。

尽管阿根廷致力于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但其经济和金融当局也犯了几个可以避免的错误。财政纪律和结构性改革实施不平衡,中央银行在关键时刻滥用自己的信誉。

更重要的是,阿根廷当局陷入了令他们的前任一败涂地的同样的诱惑。为了补偿慢于预期的国内能力改善速度,他们允许过度背负外币债务,加剧了经济学家所谓的“原罪”:资产与负债之间,以及收入和债务维持之间的严重货币错配。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更糟糕的是,这些债务的承购者不仅包括经验丰富的新兴市场投资者,也包括为了寻求高于本国市场的回报的“游客投资者”。后者一般对投资的资产类别缺少足够的知识,因此经常导致价格过度调整——不管是向上还是向下。

债权人没有被阿根廷历史上的长期波动性和反复发作的流动性枯竭——包括此前的八次违约——所吓倒,阿根廷和阿根廷公司发行多少债务,他们就吞下多少债务,甚至以7.9%的低利率筹集27.5亿美元的100年期债务都发生了超额认购。如此,阿根廷债务收益率远低于经济、金融和流动性条件所能支撑的水平,受此鼓励的阿根廷实体也发行了更多债券,尽管基本面在不断恶化。

寻找高收益行为收到了发达经济体反常的宽松货币政策的鼓励——极低政策利率(欧洲央行甚至采取了负利率)和量化宽松(QE)。因此,具系统重要性的央行(日本银行、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也成了阿根廷旧指责游戏的新玩家。

此外,受多年来央行强力支持资产市场的影响,投资者已习惯于预期充足而可预测的流动性——一贯的“常态全球因素”——会补偿各种个别的信用恶化。消极投资的盛行则加剧了这一现象,大部分指数都会严重偏向于高市值(因此,像阿根廷这样的新兴市场发行更多债务,其在许多指数中的权重就越高)。

还有IMF,其时刻准备着反复出手,2018年,只要国内政策变化让投资者感到紧张,IMF就会援助阿根廷。目前,阿根廷已经通过IMF史上最大的拨款安排获得了440亿美元资金。但是,从第一天开始,IMF的计划就因其对阿根廷增长前景以及通往长期金融自生能力的路径的假设而受到批评。

就像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几乎所有涉事方都对阿根廷没完没了的经济和金融崩溃做出了“贡献”,而自身无不都是受害者,遭到了名誉损失,有时还有金融损失。但这些代价与阿根廷人因为政府没有迅速行动——在私人债权人和IMF的合作下——扭转经济和金融恶化而面临的代价相比都不值一提。

不管下个月的总统选举谁胜出,阿根廷政府都必须拒绝一个概念:唯一的选择是接受或拒绝IMF和外部债权人的全部要求。和时任总统卢拉治下的2002年的巴西一样,阿根廷需要第三条路,采取内生调整和改革计划,更加强调保护最脆弱的社会群体。有了足够的国民的支持,这一计划能够为阿根廷提供一条激励相容路径,与债权人和IMF合作实现复苏。

全球经济正在衰退,全球金融动荡风险高企,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涉及阿根廷的所有各方都有责任阻止21世纪初的萧条和无序违约再度发生。管理国内推动的复苏绝非易事,但并非不可实现——并且要比其他方案好得多。

https://prosyn.org/ezF1ZOD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