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067年的全球经济

纽约——世界正在经历一次慢动作的经济危机——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此次危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将会持续下去。全球经济从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来经历了断断续续的增长——这被公认为现代有记录以来最长期的停滞之一。在几乎所有的中高收入国家,工资(占GDP的比例)近40年来一直呈稳步下降之势。但今后50年将是什么样子?

今天,情况无疑看起来非常惨淡。经济停滞和不平等现象日益扩大导致发达国家仇外心理和民族主义情绪激增,英国投票退出欧盟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以及现在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决策——就是最好的例子。不仅如此,绝大部分发展中世界——尤其是中东和北非——也已经卷入了冲突,有些国家甚至徘徊在失败的边缘。

但尽管这种动荡在不久的将来很可能持续下去,人们对动乱后世界的样子却仍鲜有共识。可以肯定,长期的预测往往是愚蠢之举。1930年,在同样动荡不安的时代,除约翰·梅纳德·凯恩斯之外没有人进行过这样的尝试,凯恩斯写了一篇著名的文章“我们孙辈面临的经济机遇。”他没有预测对。

尽管如此,凯恩斯的尝试无疑为洞悉经济未来树立了一个值得尊敬的先例。所以我在这里预测:今后50年,我预测世界经济很有可能蓬勃发展,全球GDP年增长率高达20%,而且收入和消费每四年左右就能实现翻番。

乍看上去,这种情况似乎遥不可及。毕竟,全球经济目前仅以3%的年均速度增长(过去几年来甚至更低)。但全球经济增长加速到难以想象的水平已经不是第一次。

从1500年到1820年,已故的安吉斯·麦迪逊搜集的数据显示,世界各国的年增长率只有0.32%,世界绝大部分地区经济完全陷入停滞。在中国,这一时期的年人均收入徘徊在600美元左右。对于那个时代生活的很多人来说,今天令人失望的3%的增长都是难以想象的惊喜。他们怎能预见到工业革命,成功的将1820到2003年的全球年增长率提高到2.25%?

今天,数字革命极有可能将增长提升到新的高度。事实上,我们正处在戏剧性技术突破的时代,数字科技的进步联系着全世界所有角落。因此,工人不仅变得效率更高;而且正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例如,发展中国家的个人现在可以为跨国企业打工。结果是更多工人正在参与劳动力市场。

这种趋势的经济影响并不都是积极的。例如在美国,(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实际工资几乎没有任何提升,即使失业率已经降到4.3%左右。通过让国外的低工资工人——和越来越多的机器——承担更多工作,技术已经使得“最高工资天花板”得以加强。

打破这一天花板的关键是要改变人们所从事工作的类型。通过改进教育和培训,以及提高再分配效率,我们可以促进从艺术到科学研究等更多创造性的工作,这些工作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是机器所无法替代的。

虽然这样的工作因为取得一项重大成就或突破所需耗费的人力资源和时间看似非常浪费,但我们只需要一项这样的成就或突破就可以创造出足够的价值来提升每个人的生活。而且事实上,随着创意产业的增长,经济增长将实现大幅回升。

这样的结果可能性不小,但却并不确定。确保实现这样的结果将需要根本性地改革我们的经济和社会。

一方面,我们必须竭尽全力让劳动者顺利过渡到创意性更强的工作。这需要从根本上改革教育制度,包括成人再培训工作。它还需要为失业工人提供某种财务缓冲的政策和计划;若非如此,机器和股权的所有者将利用技术破坏获取经济蛋糕更大的份额。在国家内部,我们可以通过某种形式的利润共享来实现这一目的,比如,规定15~20%的国内总利润“分配给”工薪阶层。

消费模式同样需要改变。如果总体消费每四年增长一倍,道路上行驶的汽车和飞机飞行的里程数也会相应翻番,我们将很快超过地球的承载限度。鉴于预期寿命上升不仅会带来人口增长,而且会增加老年人所占的比例,这种趋势成真就更是无可避免的。我们需要建立恰当的激励机制,以确保我们财富中的很大一部分被用到实现环境可持续发展和改善公众健康。

如果我们无法在未来若干年实现这样的政策转变,未来50年世界经济将很可能转向另一个极端。如果这种情况成为现实,2067年人类将会面临不平等恶化及冲突混乱加剧的状况,而选民们则继续选择利用他们恐惧和不满情绪的领导人。我认为基本可以排除出现中间状况的可能性,即世界从大体上仍然延续过去30-40年的表现。

1967年,世界见证了经济(那年6月伦敦郊外安装了全球第一台ATM)和健康(12月世界首例心脏移植手术在南非取得了成功)领域的伟大创新。如果2067年想要成为上述突破合格的百年纪念日,那么现在的动荡必须激励世界领导人竭尽全力制定并落实创造更加繁荣、平等和稳定未来所需的创新政策。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