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zo Abe visits Yasukuni Shrine in Tokyo AFP/Getty Images

日本为什么没有民粹主义?

东京——即使在右翼民粹主义浪潮席卷欧洲、美国、印度和东南亚部分地区时,迄今为止日本也似乎没有受到影响。没有像吉尔特·威尔德斯、马琳·勒庞、唐纳德·特朗普、纳伦德拉·莫迪和罗德里格·杜特尔特那样的日本煽动者利用民众对文化和政治精英阶层压抑已久的怨恨。这究竟是为什么?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也许日本最接近民粹主义的元素是前大阪市长桥本彻,他最早出名是作为一名电视人,最近几年因为赞扬日本帝国陆军在战时使用性奴而蒙羞。桥本的超民族主义观点和对自由媒体的厌恶是右翼民粹主义十分熟悉的版本。但他从未能够成功打入国家级政治圈。

桥本现在为安倍晋三首相免费咨询收紧国家安全法律方面的事务。这也许能够部分解释日本右翼民粹主义显而易见的缺乏。没有人比安倍更像政治精英,这位现任首相既是战时内阁部长及后来首相的孙子,其父又曾担任外交部长。但他与右翼民粹份子一样敌视记者、知识分子和自由派学者。

战后日本民族深受20世纪五六十年代有意试图拉开日本与战时民族主义距离的知识精英阶层的影响。安倍及其盟友正竭尽全力抹杀这种影响。他试图修改日本和平宪法、重新让人们为战时历史感到自豪并诋毁中左派新闻媒体《朝日新闻》等主流精英媒体的努力为他赢得了唐纳德·特朗普前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的赞扬,班农曾称安倍是“特朗普之前的特朗普”。

班农在某种程度上没有错。2016年11月,安倍告诉特朗普:“我已经成功地控制了《朝日新闻》。希望你也能成功地控制《纽约时报》。即便这只是两位所谓民主领导人之间的玩笑话也是可耻的。

因此你可以说右翼民粹主义元素一直存在于日本政府的核心,体现在这个国家最精英的家族后代身上。但这一悖论并不是缺少日本勒庞、莫迪和威尔德斯的唯一一种解释。

煽动者要想挑起针对外国人、世界主义者、知识分子和自由人士的民众仇恨,必须存在明显的财政、文化和教育差距作为保障。20世纪30年代中的日本就是如此,当时的军事狂热分子发动了一场以失败告终的军事政变,打击那些在他们看来正在腐化日本政治的银行家、商人和政治家。

政变得到了广大在贫困农村地区长大的士兵的支持。他们的姐妹有时不得不被卖给大城市的妓院以换取全家人的生存。西化的大都市精英是他们的敌人。而公众舆论则主要同情反叛者。

现代日本可能自有其缺陷,但却比美国、印度或欧洲其他国家要平等得多。高税率导致财富难以传承。而且,最富裕的日本人往往非常谨慎,而不像美国人、尤其是特朗普那样大肆炫耀物质利益的繁荣。日本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中产阶级之国。

羞辱感和自尊心的丧失滋生了怨恨。在以名望和金钱为代表的个人成功为人类价值衡量标准的社会里,这些元素的相对缺乏、或仅仅成为普通人中的一员很容易令人感到耻辱。在极端情况下,绝望的人们会暗杀总统或摇滚明星来登上新闻头条。民粹主义者在那些愤怒的群体中找到支持,这些人感觉他们被精英阶层所背叛,剥夺了他们对阶级文化或种族的自豪。

这一切尚未发生在日本。文化可能是其中一种理由。美式风格的自我推销令人不悦。可以肯定,日本盛行由大众媒体所推动的名人文化。但定义其自我价值的更多的是找到在集体企业中的一席之地,并尽可能做好分配给你的工作,而不是追逐个人的名誉和财富。

在百货商店工作的人似乎对精美地包装商品感到真正的自豪。有些工作——想想那些微笑着向进入银行的客户鞠躬的身着制服的中年男子——似乎完全没有必要。认为这些工作赋予人们巨大的满足感未免太过天真,但他们却为人们提供了自己的社会角色,无论这些角色卑微与否。

同时,日本国内经济在发达国家仍然全球化程度最低、受保护程度最高。有几个理由导致日本政府一直抵制西方从里根/撒切尔时代就一直崇尚的新自由主义理念:它们是企业利益、官僚特权和各种各样的分肥政治。但牺牲效率而保持就业的自豪感就是其中之一。如果这扼杀了个人进取心,那么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撒切尔主义可能导致英国经济更有效。但通过打击工会和其他既有的工人阶级文化机构,政府也剥夺了那些往往做着不愉快工作的民众的自豪。效率不会带来归属感。那些现在觉得失去方向的人将他们的困境归咎于受过更好教育、有时也更有才能,并因此更能在全球经济中发展壮大的精英阶层身上。

其中一个更具讽刺意味的结果是许多这样失败者选择吹嘘财富、个人成功和天才的自恋的亿万富翁来担任他们的总统。这样的情况在日本不太可能发生。我们可以从对原因的反思中学到某些有价值的经验教训。

http://prosyn.org/ASOTUH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