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盈利媒体的最后堡垒

新德里—放眼全球,报纸似乎马上就要灭绝了,向互联网的大迁徙导致报纸发行量崩溃,广告收入暴跌。但印度不是这样。

在西方,年轻人基本上已经告别了早晨送上门来的实体报纸,转而随时随地打开平板、笔记本和手机阅读新闻。广告收入被Facebook和谷歌等互联网巨头裹挟而去,报纸利润一蹶不振。近几年来,新闻业破产事件频发,仍在坚持营业的报纸也大量裁员,尤其是驻外办事处。在美国,全职记者人数自2001年减少了20%。

甚至一些大名鼎鼎的媒体,也关门大吉或者全部转为线上发行。毕竟,网络空间才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是,尽管一些久负盛名的报纸——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英国的《卫报》——的网络版表现出色,并不足以扭转颓势。

以《卫报》为例,其网站每天都有高达3,800万的独立访问人数,而其纸质版发行量只有200,000份。但这些网络访问者只看免费内容,意味着《卫报》还得为此贴钱。网络广告收入——对大部分报纸来说只占总收入的10—15%——无法与过去的印刷广告收入相提并论。

所有这些让新闻学院感到了明显的不确定性。去年,CareerCast调查连续第三年将“报纸记者”列为美国年轻人追求的最差职业。(带着一丝悲哀的充分披露:我有一个儿子在《华盛顿邮报》当记者。)

但在印度,行将就木的报职业仍然生机勃发。如今,印度拥有全世界数量最多的付费报纸,并且还在继续增长,2013年为5,767家,2015年已有7,871家。同一时期,美国有50家报纸停止发行,而美国纸媒总数还不到印度的四分之一。

此外,发行审计局(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ABC)本月发布的报纸阅读量数据表明,在过去十年中,印度报纸发行量大幅增长,从2006年的3,910万份增加到2016年的6,280万份,增幅高达60%,在全世界绝无仅有。最新的可比年度数据为2015年,印度报纸发行量增加12%,而几乎其他所有主要媒体市场的报纸发行量都出现了下降:英国下降了12%,美国下降了7%,德国和法国下降了3%。

印度纸媒的坚挺无法归因于互联网接入增长不力:在过去十年中,印度互联网普及率从不到10%上升到30%。那么,怎么解释印度报纸市场的兴旺发达?

一个基本因素是印度识字率���升,目前已经达到79%,主要是受北方“奶牛带”诸邦——印地语核心地带的改善的推动。20世纪60年代,操印地语的印度人比用英语、马拉雅拉姆语和孟加拉语阅读的印度人文化程度显著更低,印地语报纸发行量很小。如今,印地语报纸发行量已经名列前茅:连续两个十年增长最快,2006年以来发行量平均复合年增长率达到了8.78%。

经济发展也助了印度报纸业一臂之力。许多生活刚刚富裕起来的印度人从电视上收看国内和国际新闻。但身边的本地事件还是当地日报报道最详细。而事实上,报纸仍然是接触印度社会的这一细分的最佳方式。

诚然,印度的主要新闻机构一直在开发数字版。它们推出移动应用从官方网站下载新闻,越来越多地裁减言简意赅的新闻简报以适应小屏手持设备。

但对许多严肃读者来说,这样的选择无法代替阅览和感受白纸黑字的报纸文章。由于电力波动较大,印度还无法保证全天候不间断的互联网接入,甚至连首都也时不时会陷入一片黑暗,因此纸媒能提供更多的可靠性优势。新闻“瘾君子”仍然需要不需要给电池充电就能在阳光下阅读的实体报纸。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印度广告商仍然更多地被报纸的油墨而不是闪烁的光标所吸引,这也许并不那么令人奇怪。与西方的经验截然相反,广告仍然是印度报职业的主要收入源。

当然,这一趋势可能无法永远持续下去。但在目前,印度报纸财务生存无虞。尽管数字广告支出增长迅猛,每年接近30%,但仍然只占印度广告总支出的8%。与此同时,电视和纸媒广告收入也在增长,增长率分别达到了8%和4.5%。

ABC预测,其中的差距将在2021年消失,纸媒和数字媒体的广告收入将会等量齐观。但即使到那时,印度纸媒仍然能够收获它们的西方同道只能在梦里得到的广告收入。

因此,印度的纸媒仍将是一个喜剧。而增长强劲的印度将在一段时间里继续成为报纸从业者的天堂。印度还有2.8亿人等待扫盲。而当他们能够认识字的时候,也会需要属于他们的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