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数字之外的发展

纽约—有人说,数字不懂得流泪。关于这一点,在华盛顿参加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春季会议的与会者们在评估全球发展进展时应该铭记在心。

尽管许多国家都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但仍有数亿人落后了。联合国发展计划(UNDP)将社会和经济包容列为其2016年人类发展报告《为了每个人的人类发展》(Human Development for Everyone)的主题就是明证。该报告深刻研究了各国如何在合作伙伴的支持下,改善全体公民的发展结果,特别是那些最不容易触及的群体。

自1990年UNDP首次发布这份报告以来,我们看到,全世界有数十亿人的生活得到了重大改善。1990年,大约35%的人类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如今,这一数字不到11%。类似地,五岁前夭折的儿童比例下降了一半,部分原因在于能够获得更好的营养和更便捷的清洁饮用水的人数增加了二十亿。

我们应该为这些成就感到自豪;但绝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仍有大量人口没有被这些进步惠及。更糟糕的是,他们有可能遭到遗忘——真正的遗忘。有时,他们在官方统计数字中完全难觅踪迹。即使出现在统计数字中,国民平均数字所描述的也是一副扭曲的图景:比如,平均收入的增长可能掩盖了一些人贫困程度的加深,因为极少数富人的巨大收益抵消了他们的境况的恶化。

近几年来最重要的人口变化之一是全球南方中产阶级的大扩张。全球收入趋同模糊了“富裕”和“贫穷”国家之间的界线。但与此同时,许多国家内部的不平等性有所加剧。结果,贫困——各种形式的贫困——在许多国家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即使全球而言,生活在贫困中的人数有所下降。

解决这一挑战需要我们从根本上反思发展应该是什么,正因如此,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将应用于所有国家,而不是像其前身千年发展目标那样只应用于较穷的国家。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稳步发展进步后,我们可以做些什么不一样的事情来帮助地球上最困难的人群?最新一期人类发展报告明确指出,没有简单的答案。一个原因是落后人群常常在多个方面都处于劣势。他们不仅仅是缺钱;通常他们身体也较羸弱,教育程度较低,公民权利得不到伸张。

影响全世界最弱势群体的问题始于出生的那一刻,并随着生命的展开而恶化。如果失去打破这一循环的机会,这些劣势将传递给子孙后代,影响进一步放大。

但是,尽管当今发展挑战艰巨而复杂,仍然有不少共同特征。许多弱势群体属于某些特定的人口群体,在所有国家,他们都比其他群体更容易落后,因为他们面临着类似的经济、法律、政治和文化障碍。

比如,土著民族只占全球人口的5%,但“贡献”了全球贫苦人口的15%。此外,要参与工作和社区生活,失能人群必须克服我们其他人甚至未必注意得到的障碍。最后,几乎所有国家的领导层和决策层都难觅妇女和女孩的踪影,并且女性常常比男性同事工作时间更长,薪水却更低。

尽管发展政策仍然着重关注有形的结果——如更多的医院、更多就学儿童、更好的营养等——但人类发展决不能退化到只限于可量化的范畴。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进步的较难察觉的方面,这些方面固然难以衡量,但并不难采取措施。

所有人都应该获得对影响他们的生活的决定的发言权;但社会中最边缘化人群常常被完全剥夺了话语权。确保最需要的人群不被忘却——并且他们拥有做出自己的选择的自由——与实现具体的发展结果一样重要。

历史已经证明,许多今天的挑战可以在多年后被克服。世界具备改善全人类生活的资源和知识。我们需要的只是给人民赋权,让他们能够使用自己的知识来决定自己的未来。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包容性发展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