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发展中世界的健康创新者

达卡——我们生活的时代面临着悲剧性的健康悖论。大规模免疫运动已经将某些疾病彻底消除,但海地和孟加拉等国的儿童却仍然死于由常见病原体引发的原本容易治疗的疾病。全球化已使数百万人摆脱极端贫困,但这些人却面临着后工业时代从糖尿病到心脏病等非传染性疾病的威胁——因为他们所生活的国家缺乏资源治疗这些疾病。

在上述悖论之后还隐藏着另外一个悖论:即绝大多数卫生研究主体是富裕国家,但中低收入国家才是绝大部分全球公共卫生负担的承受者。这样的资源分配方式严重低效甚至违反道德,对需求最迫切民众的医疗方案研究起到了破坏作用。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可以肯定,靠从富国到穷国的直接资本和方案转移解决第一代全球发展问题是可能的。这样的例子包括小学入学促进计划,以及公共卫生领域的大规模免疫运动。

但新一代发展问题,从教育质量到导致儿童死亡的可治疗性疾病,不会那么容易得到解决。它们需要长期能力建设和从富国到穷国的知识转让,后者必须在方案研发中取得更大的发言权。

换言之,全球公共卫生战略和投资应以缩小富国和穷国间医学研究和公共卫生执行力的结构性差距为转型目标。我认为,这才应当是今天全球公共卫生工作的主要目标——而且需要像我所在机构孟加拉达卡国际腹泻研究中心(icddr,b)这样的机构发挥核心作用。

从目前的情况看,绝大多数全球健康活动涉及由发达国家研究人员领导发展中国家当地团队。虽然这比冷战时期将已经做好的现成方案强加给发展中国家要进了一步,但还存在着巨大的改善空间。发展中国家的医学研究和政策实施必须由中低收入国家的科研人员和专家自己领导——这些人可以做到把尖端科学知识和对当地情况的深入了解相结合。

发展中国家领导创新的价值已经被反复证明过。过去十五年来,由发展中国家带头的科学创新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s)作出过重大贡献,尤其是在与全球卫生相关的领域之中。

仅达卡国际腹泻疾病研究中心一家的贡献就足以证明发展中国家医疗创新的价值。该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一直在进行创新和复杂的科学研究,从近年的临床试验到旨在减少传染病传播的行为改变试验等流行病学研究——并且在相关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口服补水液(ORS)是达卡国际腹泻疾病研究中心一项标志性的成果,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糖盐混合液,可供患霍乱等腹泻疾病的患者用于口服。这种以达卡国际腹泻疾病研究中心为主研发的口服溶液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挽救了世界各地约4,000万人的生命,并被称为二十世纪一项最重要的医疗发明。

最近,我和我的团队研发了一套全新低成本“气泡持续正压通气”系统,即在治疗重症肺炎的过程中保持空气持续流动。墨尔本大学、皇家儿童医院、国际儿童健康中心主任杜克同样参与了该项目的研究。

我们这款气泡持续正压通气系统利用塑料管和洗发水瓶等廉价和随处可见的材料,事实证明在临床试验中比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标准低流量氧疗有效度更高。试验结束后,达卡国际腹泻疾病研究中心附属医院实际运用新低成本气泡持续正压通气技术替代世卫组织推荐疗法,对患有肺炎的儿童进行标准治疗。从那以后,气泡持续正压通气技术治疗患者的死亡率已经从21%下降到仅6%。

如此令人振奋的成功来源于达卡国际腹泻疾病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其中多数是在国外受过培训的孟加拉人——非常熟悉他们所要解决的问题。他们明白面对严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无法逾越的资源限制究竟意味着什么。

千年发展目标积累的十五年经验明确显示发展中国家促进公共医疗的潜力无可辩驳。幸运的是,世界领导人似乎已经记取了这个教训:可持续发展目标——去年9月联合国通过的雄心勃勃的后2015年发展计划——是以地方所有权的理念为前提的。

但尽管很多人嘴上支持由当地来领导研究和开发,但发展中国家创新所面临的限制依然非常严重——而且必须立即消除。不出所料,资源匮乏成为其中最严峻的限制,包括人员和资金两方面的匮乏。为缓解这种状况,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必须共同努力,确保投入充足资金可靠而持续地支持当地的研发工作。

在地方和国际融资机制的充分支持下,更多像达卡国际腹泻研究中心这样的创新枢纽可能会在贫困国家逐步兴起和繁荣。通过推进知识共享和技术转让,这些枢纽可以加强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协助我们最终将困扰全球卫生领域的持续悲剧性差距克服掉。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贫困国家开发的医疗创新已经在最需要它们的地方通过了扩展性和适用性测试。因为世界绝大多数人口生活的环境资源有限,我们必须认可——并投资于——那些正在拓展发展中世界医学前沿的科研人员所做的工作。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