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cemoglu14_Scott EisenGetty Images_elizabethwarrencounting Scott Eisen/Getty Images

伊丽莎白·沃伦的大胆想法尚有不足

发自剑桥—让我们忘了一路高歌的股市和低失业率吧:美国经济其实并不景气。生产率增长这个衡量经济健康状况的关键指标一直维持在历史低位。作为中产阶级生活水平指标的工资中位数在过去40年中几乎没有增长。国内不平等状况非常严重,市场力量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几家企业手中。美国人过去常常将欧洲蔑称为政府庇护下的非竞争性企业的乐园。但如今对大多数行业来说欧洲市场似乎都比美国竞争更激烈

美国政治阶层的骄傲情绪加剧了这些问题。多年来两种过时的政策手段主导了整个经济政策辩论。右派坚持“向下滴漏式”增长,并由此转化为对企业的尽力扶持,因为企业盈利将促进投资,就业和工资。但事实证明服务于已有企业利益和逃避监管并不会鼓励竞争也无从刺激提高生产力增长所需的创新。与老板一道攫取雇员和消费者的利益或许对股东有利,但却无法为普通美国人带来健康的工资增长。

与此同时,左派把目光集中在了再分配上,最近则是着眼于征收财富税的提案以提供更慷慨的转移支付甚至全民基本收入。美国经济无疑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投资,更好的社会安全网和更强有力的反贫困措施。就在美国迫切需要更多联邦政府收入和支出时,富人的税收却处于历史最低点。但从历史上看,没有任何一个社会可以仅凭再分配就能实现广泛的共同繁荣。

相反,共同的繁荣通常取决于三个支柱。首先是财政再分配,即向富人征税用于提供公共服务和转移支付给有需要的人。其次是提供充足的高薪且在一定程度上较为稳定的工作,这又取决于保护劳动者的各项法律(否则雇主将转向更为低下且薪水较低的工作)。

而第三个支柱则是生产率的稳步增长,这对于促进全体民众的工资增长是必不可少的。提高工资的生产率增长需要特定形式的技术变革:这种变革并非狭义地旨在将劳动者排除出生产过程,还需要制定法规以防止一家或几家企业在某个行业或整个经济中获得过大的支配地位。

然而到目前为止,“好工作”议程基本都没在政治辩论中出现过。但在最近发表的一场竞选演说中,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也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主要竞争者之一——则正确地提到了以上几点。与先前将重点放在对超级富豪征税和再分配上有所不同的是,她强调了广泛基础型增长的重要性,甚至指出了导致美国生产率停滞的一些结构性问题。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我希望这一演讲能成为沃伦竞选活动以及整个民主党的转折点。但即使这个转折点确实出现,民主党人仍需进一步解决美国经济萎靡的根本原因。沃伦对腐败和市场集中度(尤其是在科技行业)的担忧是正确的,她提倡对劳动者更强有力的保护,并在公司治理中给予劳动者更多发言权的想法也是对的。即便如此,她仍然只提供了部分解决方案。

试想一下,联邦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8美元,而劳动者被赋予了公司董事会席位。然而根本的生产力问题依然存在,只不过现在许多企业都能将更多的任务自动化并减少劳动力使用。因此任何试图改变经济体内技术运行走向的策略都必须包括对劳动者的保护。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劳动收入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急剧下降,原因有二:企业用机器大规模替换人类劳动,劳动者同时又丧失了议价能力。

自动化确实会带来更高的生产率增长,但是当人们过度追求自动化时——即当企业在仍可以借助人类提高生产率的流程中实现自动化时——却并不能实现这一点。当企业一门心思专注于自动化时,它们就有可能错过本可通过技术提高劳动者生产力而获得的收益。

因此问题就在于为何美国经济会如此热衷于自动化。首先,美国的税收政策已经开始补贴资本投资,因而创造了一种反常的状况,让企业实际上可以通过应用生产效率较低的机器来获利:发工资可是要付税的,使用机器人却可以通过各种税收抵免和加速折旧津贴而得到补贴。此外当前流行的企业商业模式(尤其是大型高科技企业的商业模式)正在绘制整个经济体的技术发展路径。美国企业越关注自动化,着眼于提高劳动者生产率的技术投资就越少。

与此同时,近几十年来公众对基础研究和开发的支持急剧下降。从历史上看,政府资金的关键作用不仅在于决定进行多少项研究,还在于及其方向。战后时期许多最重要的创新——从早期的计算机和抗生素到传感器和互联网——都是由政府的需求催生,并得到了政府的慷慨支持。这些突破为劳动者创造了新的生产机会,并促进了经济中优质岗位数量的增长。随着公共资金逐步减少,新的研究越来越多地围绕现有范例进行,并沿着自动化替代劳动力阻力最小的道路推进。

因此如果二十一世纪的经济政策议程要想发挥其作用,就必须塑造技术发展和部署的方向,并恢复劳动者的议价能力。所幸这两个目标是相辅相成的。由大企业制定议程的常态做法将带来越来越多的自动化,而更多的劳动者发言权再加上民主决定的创新战略将使美国既提高生产率,又为大多数人创造更好的机会。

而我也希望沃伦关注点的改变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第一步。

https://prosyn.org/vYAwjAVzh;
  1.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Putin’s Meaningless Coup

    Sergei Guriev

    The message of Vladimir Putin’s call in his recent state-of-the-nation speech for a constitutional overhaul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regime is going to be transformed; it isn’t. Rather, the message is that Putin knows his regime i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 and he is dead set on keeping it the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