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17年的全球健康希望

香港——回顾2016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人们庆贺。仅就全球卫生领域而言,这一年,似乎是一个无情的悲剧。除冲突地区医院屡遭轰炸外,寨卡病毒也成为一种日益增长的威胁。此外还有抗生素耐药性微生物,或者“超级细菌”的扩散、黄热病持续复苏,以及脊髓灰质炎在尼日利亚重现。此前尼日利亚已经被宣布为无脊髓灰质炎地区。呼吸道多细胞病毒疫苗希望破灭。而且在欧洲,与酒精相关的死亡事件不断增加。

但2016年全球卫生领域某些鼓舞人心的进展就隐藏在这些坏消息之下。

第一个鼓舞人心的进展发生在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此前曾被比利时非政府组织APOPO训练用于检测地雷的非洲巨鼠现在被赋予防治结核病的全新任务。这些大鼠接受全面训练以及各种刺激,学会如何与人类互动,并被教授如何在痰液(即下呼吸道咳出的黏液)样本中发现结核病毒。大鼠发现结核菌的准确率近乎百分之百,虽然它们尚无法分辨正常和耐药菌株。

第二个积极进展是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的建立。埃博拉、基孔肯雅、寨卡和此前非典及中东呼吸综合征等传染病的出现凸显了公共卫生系统快速组建防御体系的能力不足。

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旨在改变这一现状。其成员国来自各国际组织、政府、行业、公共和慈善研发出资机构、学界、非政府组织及民间社会团体——上述机构将合作研发新疫苗,防止新出现的传染病大规模爆发。

2016年第三项积极进展是在防治疟疾方面取得的进步。多年来疟疾死亡率持续下降。非洲的疟疾死亡率为世界之最,疟疾受害者也已从2000年的每年800,000 多万下降到去年的400,000左右。

此外,经过近三十年研发,欧洲药物监管机构于2015年批准了首例授权抗疟疾疫苗——RTS,S或Mosquirix。此后的进展不一定会非常顺利:研究人员已经注意到疫苗的效果会随时间推移而弱化,7年有效率仅为4%左右。

但上述疫苗仍是一项重大��破。考虑到其挽救生命的潜力,世卫组织已经筹集资金用于首阶段试验工作;2018年开始,世卫组织将以试验方案的形式推出RTS,S,以测试其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现实效果。

疫苗方面还有更多好消息:带状孢疹疫苗已经研制成功。带状孢疹是一种以带有水疱的皮疹为特征的病毒性疾病,其起因是人体内水痘病毒再度活化。如果皮疹感染眼部,可能会造成丧失视力的后果。有些人可能出现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持续性神经痛症状。新疫苗比现有疫苗效果好得多,现有疫苗仅能使感染带状疱疹的风险降低50%左右。

现在登革热也能通过疫苗预防。世卫组织将登革热列为全球最重要和发展最快的通过蚊子传播的病毒性疾病,每年造成约5000万人感染。但在2016年,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登革热疫苗Dengvaxia已经在12个国家获批。

Dengvaxia 已经得到主要国家和地区级医学学会的承认。建议内容符合世卫组织意见书,该意见书建议高负担国家考虑将疫苗纳入到登革热综合管理计划。

似乎这还不够,我们现在又有了埃博拉疫苗。完成人体测试的实验疫苗已经证实可以提供100%的保护。尽管还没有得到监管机构批准,但人们对其功效寄予厚望,已经筹集了近300,000剂紧急储备用于应对再一次疫情爆发。

我们尚未掌握疫苗的疾病也同样被击败了。举例而言,虽然非洲人口快速增长,但艾滋病毒感染和死亡率却已经趋于稳定。这是人类付出巨大努力通过预防、教育和治疗计划对抗艾滋病毒/艾滋病肆虐的证明。为保持对艾滋病所取得的进展,全球卫生界必须继续推进这些工作。

此外,美洲人现在几乎摆脱了河盲症,这种由黑苍蝇传播的寄生虫感染引发搔痒,并在严重情况下导致失明。危地马拉已经宣布消灭上述疾病,这意味着在美洲大陆,只有亚马逊河偏远地区仍然受此影响。

我们也更接近消灭淋巴丝虫病,又称象皮病。 这种病由丝虫感染造成,可引起大腿和阴囊可怕的肿胀。今年,柬埔寨、库克群岛、纽埃和瓦努阿图得到世卫组织确认 ,宣布淋巴丝虫病作为公共卫生问题已经被彻底消灭掉。

同样处在灭绝边缘的是麦地那龙线虫病,这是一种讨厌的热带寄生虫,通过被污染的水源传播。按照领导麦地那龙线虫病根除工作的机构之一卡特中心的说法,2016年前十个月大约出现二十多个病例。麦地那龙线虫病现在即将成为有史以来被根除的第二种人类疾病。

值此2017年开始之际,认清我们已经取得的公共卫生胜利无疑非常重要。无论情况看起来多糟、障碍多令人心碎,人们仍有充分理由抱有希望——并为更美好,更健康的未来而不懈工作。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