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灾难风险的全球战略

仙台—目前,灾难风险水平相当高。每年全球商用和住宅建筑破坏成本平均达3,140亿美元,其中私人部门承担了85%的损失。与此同时,新联合国报告表明,每年投入60亿美元用于降低灾难风险可以省下最多3,600亿美元。

数百名意识到其中的巨大成本——和可观潜在收益——的企业高管目前正在日本仙台出席联合国降低灾难风险会议。十年前上一次类似会议举行时,私人部门几乎没有任何代表出席。这一次,公司和企业家将在仙台充分参与探索一系列极具价值的机会。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仙台位于日本东北地方,也是灾难的经济影响如何能够波及与震中相去甚远之地的生动例子。受四年前日本东部大地震和海啸的破坏,日本汽车产量遭遇腰斩。金融损失范围超越了国界;日本减速直接导致泰国汽车产量下降20%,中国下降50%,印度下降70%。

全球生产的内在风险意味着知道如何管理这些风险能够让你获益良多。正因如此,普华永道、印度斯坦建设集团(Hindustan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AbzeSolar、瑞士再保险(Swiss Re)、艾益康(AECOM)、AXA集团、IBM和其他公司——经营活动范围覆盖所有地区的多个行业的公司——与联合国专家一起改进灾难风险管理和降低的全球战略。

如此水平的企业参与预示着将产生全新的环境友好、以人为本的全球繁荣方针。事实上,仙台灾难风险降低会议只是今年一系列重要国际会议的第一个。

除了仙台,世界领导人7月将在亚的斯亚贝巴会晤讨论发展金融,9月将在纽约制定新的发展日程,12月将在巴黎达成有意义的气候变化协定。这些会议有望形成一股转型力量,让世界走上更安全、更繁荣、更可持续的道路。

可持续性从仙台开始,有三个重要原因。首先,顾名思义,灾难风险降低需要前瞻性计划。其次,这方面的投资有利于可持续发展和气候行动。第三,帮助最易受灾难影响的群体是通过建立发展和气候变化的全球性目标造福全人类的理想起点。

在过去12个月中,印度、菲律宾和其他地区通过改善天气预报、早期预警系统和疏散计划拯救了数千生命。风险降低方面的进步捍卫了发展果实和商业投资,它们必须匹配灾难准备方面的进展,并且我们还必须做出明智的选择,从而为未来创造更大的机会。

比如,专家估计,60%的到2030年将被城市化的土地还没有得到开发。在建设计划中考虑灾难风险因素的企业能够避免事后改进所造成的高得多的成本。更广泛地说,在未来15年终,世界将为城市基础设施、能源和农业投入巨资。如果这笔支出被引导向低碳商品、技术和服务,我们就有望打造出恢复力更强的社会。

越来越多的行业认识到这一点。在去年9月我组织的联合国纽约气候峰会上,金融机构、商业和国民银行、保险公司、退休基金承诺在今年年底前动员2,0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用于遏制气候变化的行动。

它们构想了一系列新方案,包括发行所谓的绿色债券和将资产转移到绿色能源投资组合。一个特别重要的动作是坐拥30万亿美元资产和投资的保险业承诺在今年年底之前建立一个气候风险投资框架(Climate Risk Investment Framework)并在全行业内采用。

我们应该停止区别对待发展和人道主义危机问题。灾难风险降低是发展援助(寻求改善生活条件)和人道主义援助(在灾难袭击后开始)的枢纽。以仙台降低灾难风险会议为起点启动我们的国际日程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世界已经准备好将各种战略融合起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目睹过灾难的人道损失——从中国和海地的地震到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洪水再到影响加勒比海和北美、甚至淹没了纽约联合国低洼地区设施的超级飓风桑迪。当商界、公民社会和政府齐心协力帮助各国应对灾难时,就能拯救生命、增进稳定并创造能让市场和人类繁荣的机会。

可持续利润。可持续生活。可持续发展。这些都在仙台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