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Merkel Steffi Loos/Getty Images

德国在染上特朗普的税收病吗?

柏林—在经过了几个月的谈判后,德国正在形成新一届大联合政府——由总理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不太情愿的社会民主党(SPD)组成。但新政府似乎要错失利用德国强劲的经济和金融状况实施急需的改革的机会。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事实上,新一届德国政府正在讨论的财政政策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财政政策十分相似。大部分经济学家都认为,特朗普的税收计划只能给少数人带来有限的好处,而给更多人造成巨大的长期成本。事实上,雏形中的德国政府正在讨论给公司和富人减税,同时提高公共消费特别是公共养老金方面的支出。

在美国,特朗普让他的许多低收入支持者相信,他的税收计划对他们而不仅仅是富豪有利。德国也在做同样的事,一些最强大的游说集团“忽悠”中产阶级选民,说他们能够从减税中获益。

比如,这些游说集团声称,提高最高所得税边际税率的门槛有助于中产阶级选民,尽管目前只有7%的德国员工需要交纳最高边际税率。类似地,取消较高收入的团结附加税(Solidaritätszuschlag,自20世纪90年代初重新统一后开始征收)的计划的好处将几乎全部落入最顶层30%的收入人群的腰包。

这其中的问题很大,因为德国收入最高的30%所需要交纳的税率已经较20年前有所降低,尽管他们的财富增加了。底层70%大多需要交纳更高的直接和间接税,尽管他们的收入往往降低了。

支持降低公司税的理由也同样漏洞百出。和特朗普一样,德国政客和游说集团宣称国内企业需要减税来保持国际竞争力。但德国出口企业毫无疑问竞争力非常强大,自20世纪90年代一例爱,它们成功地增加了全球市场份额。此外地,公司利润在最近几年中达到了创纪录的高峰,而尽管德国公司税相较其他国家一直相对较高,但在21世纪初也大大下降了。

德国所提出的减税方案——和美国的特朗普减税方案一样——除了带来一些有限的经济收益外,将给长期公共财政造成严重掣肘。德国公共部门目前维持大约相当于GDP的1.3%的盈余,但这主要是因为运气好,而不是政策好:要不是利率低迷、劳动力市场强劲,联邦预算早就变成赤字了。

但人口变化意味着德国公共养老金和医疗的或有负债将在未来几十年中大幅攀升。覆盖这些成本需要大幅增加税收并/或降低支出——这与CDU/SPD政府的承诺完全背道而驰。

这并不意味着德国政府不应该考虑任何减税和增支。但是,为了确保这些变化能产生最大的积极效应而不会给年轻一代人带来伤害,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设计思路。

可以说,如今德国最大的经济弱点是私人投资低迷。十多年来,德国公司部门获利颇丰,因此,财力完全不是问题。但过度监管、沉重的官僚负担、政策不确定性、拙劣的数字和交通基础设施,以及(在某些行业)熟练工人的缺乏,正在制约公司对新产能和现有产能的投资。

政府不必一下子解决所有投资障碍。在最低限度上,政府应该为研发以及股权投资制造税收激励。政府还应该制定条款支持中小企业,同时打击大企业的偷税漏税。

此外,德国政府应该利用其财政空间进行教育特别是学前和初等教育投资。政府应该投资于开发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基础设施和能确保劳动力参与率、减少长期失业的社会安全体系。

从诸多方面看,德国经济繁荣昌盛。但这绝不是政府将可观的财政盈余浪费在经济上一无是处的减税和增支上的理由。相反,盈余提供了一个解决德国所面临的长期挑战的重要机会——默克尔的下一届政府决不能浪费这个机会。

http://prosyn.org/bhYrnSO/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