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iter18_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_jeromepowell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一步险棋——美联储全新战略解读

纽约——8月27日,美联储发布新闻稿概述其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策略的变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同天晚些时候的发言中更详细地讨论了修订内容。此次改动堪称弃明投暗大赏。如果美联储执意推行这些新战略,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都可能遭到实实在在的打击。

首先,美联储遗漏了一些小细节。鲍威尔提到国会要求美联储保证的最大就业和价格稳定的目标——习惯性忽略了国会要求的第三个目标,即保持适度的长期利率。管理长期利率的方式显然是收益率曲线控制,但制定政策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即使在追求最大就业和稳定物价的背景下也丝毫没有提及这一手段。

但比起FOMC对“最大就业”的重新阐释,漏掉些目标手段还是小儿科。真正的问题始于这个所谓的新解。该新闻稿称,委员会的政策决议将以其 “对就业偏离其最高水平的缺口的评估”为依据。FOMC原本于2012年通过的战略声明中提到了 "偏离其最高水平的情况"。

这种新的不对称解释令人非常担忧。潜台词是要么当每个工作年龄段的人都有一份全职工作加上所有加班时,要么当菲利普斯曲线——它假定通货膨胀和失业之间呈反比——无限趋于0,才能实现最大就业。现在看来,美联储即使在实际就业水平超过劳动力市场通胀压力表现出来的水平时,也不会收紧货币政策——但这必然会远远低于FOMC的最高就业水平。

美联储需保证的目标应该有明确的规范内容,并能够由政策调控。但FOMC已经改用了一种灵活的平均通胀目标形式来维持物价稳定——这本身就是一种不透明的价格水平目标形式。这份新闻稿还说明美联储现在正 “一段时间内努力实现平均2%的通胀率”。因此,“在通胀率持续低于2%的时期之后,适当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以达到适度高于2%的通胀率为目标。"

这意味着过去的通胀将影响美联储当前和未来的货币政策。但是,过去的通胀是一个过去的问题,不应显著影响政策制定——不像当前和预期将来的通货膨胀那样规范,也不受政策调控。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当然,当通胀预期受到过去通胀的影响时,那么过去的通胀将影响当前和未来的货币政策。但是目前和将来永远会有其他因素驱动通胀预期,平均通胀目标只是糟糕的经济学设计。

与平均通胀目标制相反,灵活的通货膨胀目标制是迄今为止制定货币政策目标和运作方式的最佳方式。在这种制度下,当预期的未来通货膨胀率高于(低于)目标时,以及当就业率高于(低于)最大就业率的最佳估计时,中央银行就会提高(降低)政策利率。这被定义为实际和预期通货膨胀率都等于目标通货膨胀率时的平衡就业水平,也就是自然就业水平。

美联储还遗漏了非常重要的内容。首先,FOMC没有提到通过取消政策利率的有效下限(ELB)来丰富其货币政策。如今持续的低利率环境应该意味着政策利率比过去更容易受到其ELB的约束,但这是因为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一直不愿意取消这一标准。

废除现金将是消除ELB的最简单的方法(而且还有对犯罪活动征税的好处),但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实现同样的目标。这一步骤将使美联储不仅能够不受ELB阻碍削减政策利率,而且能够将通货膨胀目标降低到与零 “真实 ”通货膨胀率相一致的水平——可能低于2%。

FOMC的第二个重大遗漏是对美联储自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未能最大限度地扩大和改变其资产负债表的构成以支持经济活动这一失误避而不谈。

截至2020年1月6日当周,美联储的综合资产为4.15万亿美元,占美国2019年GDP的19.3%。到8月17日当周,其资产负债表已经增长到7.01万亿美元,占2019年GDP的32.7%。但这一增长——仅7个月就相当于去年GDP的13.4%——与同期欧洲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变化相比,似乎不痛不痒。在1月3日至8月14日期间,合并后的欧元系统总资产从近4.7万亿欧元(5.6万亿美元),即欧元区2019年GDP的39.2%,增加到6.4万亿欧元,即2019年GDP的53.7%。因此,欧元系统资产负债表的同期增长速度超过了美联储——增长量相当于去年GDP的14.5%。

美联储应该说服美国财政部提供更多的股权并为美联储更多的高风险资产提供担保来进行更多投资。作为唯一全球储备货币的发行者,即使没有额外的财政部支持,美联储也拥有无与伦比的能力来扩大其资产负债表并扩大风险。但在这场新冠疫情期间,它做得远远不够。

美国货币政策框架最近的变动谈不上明智,还可能有害。 他们也未能解决其他许多关键问题。美联储不应采用这种新方法,而应充分、有效地利用其既有或可能利用的政策工具。

Translated by Shuyun Chen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Q3jtHd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