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Facebook降伏普京

巴黎——12月20日,俄罗斯政府要求Facebook封杀召集普京总统反对者的页面。Facebook一开始答应了这一要求,但允许新页面在第二天开启。通过证明至少某些西方公司依然看重难以言传的价值底线,Facebook打破了俄政府一个重要的宣传点——进而促使民众对支撑普京政权的其他虚假观点产生了怀疑。

Facebook作出这样的决定并非轻而易举。因为拒绝服从克里姆林宫的命令,Facebook公然违抗了允许互联网审查的俄国法律。政府可以以此为由彻底关闭Facebook在俄分支,而且Facebook还要面对VKontakte这个实力雄厚——而且现在完全忠于政府——的当地竞争对手。VKontakte的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去年曾拒绝与政府合作,并因此被迫从公司辞职,卖掉手中股份并离开俄罗斯。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克里姆林宫为什么如此看重一个Facebook页面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普京一手炮制的外交政策灾难给俄经济带来就连最悲观的观察家都未能预料到的沉重打击,任何挑战其领导权的行为都被视为一种严重的威胁。

俄罗斯经济正陷入加速衰退。 12月初,普京签署了一份2015年联邦预算,预期年度GDP增长2%,财政赤字占GDP的0.5%。但石油价格暴跌,再加上美欧严厉的经济制裁,导致到本月底政府对GDP的预测下降了4%,而对财政赤字的预测则在实施了相当于GDP1%的预算削减后依然上升到GDP的3.5%

根据上述数字作出的预测显示截止今年年底,俄罗斯将动用过去10多年来油价高企时所累积储备金的70%。如果低油价和西方经济制裁依然持续下去,俄罗斯将在2016年底耗尽其现金储备。

但普京的支持率仍维持在约80%。鉴于他所实行的战略明显导致了以两位数通胀和卢布史无前例波动为标志的经济破产——他的支持者似乎并不理智。

事实上,民调数字恰恰证明了克里姆林宣传机器的力量,它让俄罗斯民众深信政权更迭将带来政治混乱和更深层次的经济危机。宣传对普京政权的生存如此意义重大,乃至划拨给政府媒体的开支在经济危机中实际呈上升趋势。

当然,如果让普通俄罗斯民众了解其他可能的方法和观点,宣传的影响力就会丧失。因此胆敢藐视政府或宣传令人信服的替代方案者必须遭到镇压,他们的观点必须经过审核程序——上述审核必须涵盖所有领域,其中也包括社交媒体。

被关闭的Facebook页面目的是召集抗议迫害反腐斗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支持者,纳瓦尔尼是俄反对派领袖,他正面临纯属子虚乌有的欺诈指控。集会定于1月15日举行——当天按原计划将公布对纳瓦尔尼的判决。多达33,000名民众已经在Facebook上承诺参与。

这其实已经不是俄罗斯人第一次上街支持纳瓦尔尼。2013年,当纳瓦尔尼同样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判刑5年后约有10,000名俄罗斯人上街抗议。纳瓦尔尼第二天早上即被释放出狱。

几个月后,纳瓦尔尼竞选莫斯科市长,得票约占总票数的27%——差一点就将拥有国营媒体和近乎无限资金支持的时任市长拖入到决胜选举。此次选举表明反对派在投票中挑战政府的可能性的确存在,因此导致克里姆林宫更坚信应当软禁像纳瓦尔尼这样的反对者——同时剥夺其接触媒体和网络的权利。

因此俄政府封锁了纳瓦尔尼的博客,并再次调查纳瓦尔尼及其同事。政府非法禁止纳瓦尔尼所在的进步党参与选举。同时还为玷污纳瓦尔尼的声誉指控其欺诈贪污——上述指控当然站不住脚,因为背后有太过明显的政治动机。

Facebook上对纳瓦尔尼的强劲支持令克里姆林宫万分恐惧。它因此试图欺骗示威者,于12月29日决定不等1月15日,而是在第二天作出判决。但在短短几小时内,尽管面临新年假期、时间仓促和天气寒冷等诸多不利条件,12月30日新设立的抗议页面依然吸引了约15,000人参与。

政府这次又吓了一跳,将纳瓦尔尼的判决改为缓刑,以期防止进一步的骚乱。但它却判处纳瓦尔尼的弟弟奥列格三年半刑期。

判决并没有成功平息示威者的愤怒,数千人在莫斯科举行了反对普京的示威。纳瓦尔尼本人也冲破软禁加入自己的支持者,但很快就和100多名示威者一道被政府拘留。

Facebook的辅助动员影响不可小觑。如果不是因为害怕进一步的民众骚乱,纳瓦尔尼可能会被判服刑10年,他的弟弟也将陪他度过其中8年的刑期。

但不仅仅是示威者改变了形势。Facebook拒绝执行克里姆林宫的要求表明俄政府指控西方总是将自我利益看得高于原则、因此无权从道德上指责俄罗斯违反国际法的说法并不准确。这同时表明了制裁态度,西方政府决意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也要落实制裁措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们希望Facebook这一坚持原则的决定能够通过揭露俄国关键宣传中的各项疑点,向俄罗斯人表明其实替代普京的可靠办法(他们应该照此行事)确实存在。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