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utomated metro train in Turkey Gurcan Ozturk/Getty Images

欧洲近邻的新增长模式

伦敦—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十年多,世界经济终于迎来了广泛复苏。欧洲及其广大近邻也不例外:在中东欧、中亚、中东、北非以及俄罗斯和土耳其,几乎所有国家经济增长去年增长都有所提高,预计未来也将保持强劲增长。但新挑战呼之欲出。如果不加以解决,这些地区前途堪忧。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新《转型报告》(Transition Report)显示,大衰退前欧洲及其广大近邻诸国表现要好于其他地区的可比新兴经济体。但在最近几年中,情况发生了逆转,并且差距不断扩大。

原因很简单。此前,欧洲及其广大近邻享受了较高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这些国家取摆脱了源自社会主义或其他国家干预主义历史所造成的低效率,将资本和劳动力用于更加合适的用途。

但到了2009年,容易的果实已经摘尽,固定资本投资下降到其他新兴经济体水平之下。面临大量危机所产生的不良贷款的这些国家的注意力转到了去杠杆化上,投资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陷入停滞。

欧洲及其广大近邻诸国——即使是其中的较不发达经济体——无法依靠低工资比较优势实现长期增长。相反,它们必须为未来导向的增长模式打好基础,而其根本在于加强人力资本和创新。

这首先要求更加深入地融入全球经济。如今,能够进入更大的市场是产生创新红色生产率增长激励的关键。欧盟国家显然因为单一市场而获益良多。但对新兴欧洲和中东和北非(MENA)国家来说,利用规模经济需要降低贸易壁垒、加强联动性。

具体而言,这意味着新兴欧洲和MENA地区需要加强基础设施投资。而事实上,据《转型报告》的估算,这些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要求高达约2.2万亿欧元。要满足这一需求,财政吃紧的国家必须通过公私合作来动员私人资源。

发达国家行动方常常担忧新兴经济体的基础设施投资会导致“断头路”,资金被用在了没什么人居住或现有居民急切地想要利用这些新造好的公路逃之大吉的偏远地区。但并不总是如此。

土耳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02年,土耳其实施了一项浩大工程,在十年时间里将25%的公路网络拓宽为双车道。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转型报告》分析表明,这项投资对国内贸易和此前不发达的东部地区的就业创造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各国在为自身基础设施项目招商引资时,应该从这样的成功案例中汲取经验,并向潜在出资者进行宣传。

制定有效的长期基础设施投资战略需要关注的另一项关键领域是环境。各国必须预备面对为了(比如)兑现巴黎气候协定承诺而必须做出的监管变化。

这一方针与市场共识一致。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用据富时罗素低碳经济(FTSE Russell Low Carbon Economy)数据库的数据发现,尽管绿色企业的盈利能力较之可持续性较差的同行仍显不足——毕竟绿色企业大多比较年轻,规模也较小——但增长很快。

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绿色收入较高的企业,股市估值(市盈率)也较高,即使它们当前权益回报率要低于它们的非绿色同行。这表明,投资者预期绿色市场细分能产生更强的增长,或至少愿意赋予更高估值来支持绿色企业。

在化石燃料价格较高的地区,企业本身也认识到更加绿色、能源效率更高的技术的好处。不幸的是,许多国家仍然实施巨额能源补贴,要想推动绿色经济转型,这一补贴必须取消。为了确保最有需要的家庭不会蒙受损失,取消补贴必须辅之以定向补助,最近的白俄罗斯、埃及和乌克兰都采取了这样的做法。

欧洲近邻的新增长模式还必须包括金融系统的再平衡。考虑到大萧条带来的不良贷款的遗留问题,新投资项目的融资更可能来自股本而非债务。幸运的是,权益投资者也开始转向长期视角,越来越愿意购买绿色资产。

但更多依靠权益融资要求更好的国家和公司治理,而这又需要以法治为基础。实现这一点绝非易事,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研究表明,至少在欧洲近邻,这方面的进步不但能够令经济——包括通过促进投资和创新实现——受益,也将惠及整体环境社会。这样的投资是非常值得的。

http://prosyn.org/CbkZPlm/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