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rants disembark the Italy's coastguard ship Diciotti at the port of Catania Fabrizio Villa/Getty Images

欧洲左派在移民问题上向右派看齐

柏林——欧洲的建制左派正濒临灭绝。在不到两年里,欧洲大陆的社会民主党在法国、荷兰、德国和意大利都遭受了历史性的损失。在欧洲这块长期以中左及中右翼党派竞争为特色的大陆,即使不考虑党派利益,左派崩溃所产生的影响可能也是非常深远的。

许多因素都能造成左派的衰落,其中包括传统工人阶级的解体。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既严峻又简单:欧洲选民越来越反对移民,而且不相信左派能对其加以限制。

面对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地区的持续移民和难民涌入,欧洲选民已经将近期一系列选举转化成了有关移民问题的公投行动。右翼民粹主义运动巧妙地利用了蓝领选民的恐惧,让他们相信传统劳动党会允许移民流入而不设任何限制。

4月,匈牙利总理维克托·奥尔班在将竞选活动的重点放在所谓由穆斯林移民造成的对“基督教价值观”的“威胁”后,成功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意大利新的反建制联盟政府最近掌权,究其原因是马泰奥·萨尔维尼领导的坚定反移民的联盟党在国内广受欢迎,而萨尔维尼本人现在也担任内政部长兼副总理。

在斯洛文尼亚,前总理亚内兹·扬沙领导的右翼反对党在本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赢得了略低于25%的选票,这意味着扬沙将组建该国下一届政府。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相呼应,杨莎在反移民的“斯洛文尼亚优先”平台上开展其竞选活动。

当右翼民粹主义最初开始获得政治支持时,欧洲中左翼政党希望传统优势能帮他们解决这一难题。为避免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强化右派观点,中左翼竞选人试图引导公众辩论向原有的意识形态舒适区倾斜:包括失业、不平等和社会正义。德国的社会民主党(SPD)2017年全年竞选活动都围绕着一句口号,“现在是时候强化正义”。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但一次又一次痛苦的失败终于促使中左翼党派形成了一种鲜明的认识:主要关心移民问题的选民不可能被平等的呼声所吸引——无论这样的呼声多么饱含正义。因此,欧洲所有国家的中左翼政党已经开始修改路线,其中几个重要国家的社会民主党改变了长期坚持的移民问题态度。

在德国,联合政府(由社会民主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民盟的巴伐利亚姐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组成)陷入了一场威胁联盟生存的激烈的移民斗争。尽管社会民主党希望在欧洲范围内寻找解决方案并拒绝封锁德国边境,但党派领导人安德里亚·纳勒斯呼吁加速审议庇护程序,从而能使当局在一个星期内在安全的第三国完成对庇护申请的处理。上个月,纳勒斯在社会民主党内部发起了一场辩论,她宣称德国“不能接收所有人”,这似乎是对右翼言论的一种呼应。

社民党及其青年联盟的某些领导人已经准备斗争。但纳勒斯加倍押注于现有立场,公开赞成由独立观察员委员会提交的对去年选举失败的批评性分析。该报告认为在移民问题上“缺乏始终如一的社会民主立场”是该党的结构性弱点之一。

奥地利的社会民主党进一步改变了移民问题立场。该党领导层已经建立了新平台,并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正式通过,此举正式将该党立场界定为“赞成一体化”,而不是赞成移民。尽管上述平台确实提到过该国的“人道主义责任”,但同时也要求“有效地保护”欧盟的外部边境。

丹麦的社会民主党比奥地利伙伴更进一步:在准备明年大选时,他们已经通过了一份新的移民立场文件,题为“公正和务实”。通过在欧洲以外设立“接待中心”审核庇护申请,该文件宣称,可以降低流入丹麦的移民人数。该文件还呼吁加强与联合国的合作并制定非洲“马歇尔计划”,这样做可以说服更多移民留在家中。

瑞典的社会民主党也基本持同样立场,因为他们试图抵御公众对极右翼反移民瑞典民主党的强力支持。正在为9月连任展开竞选的总理斯特凡·勒芬最近称该国传统的开放移民政策“不可持续”。他拟议中名为“新时代安全移民政策”的政策提案可以将合法进入瑞典的难民人数减少一半,并防止被拒绝的庇护寻求者获得社会支持——该立场遭到了亲移民团体的严厉批评。

上述批评凸显了一项关键挑战。在某一层面,社会民主人士移民立场的转变是对选民需求的必要反应。限制或管理移民的工作并不一定基于种族主义或仇外心理。关键是要确保做出合乎道德要求的政策反应。

与此同时,过于激进的变化可能会使挣扎的中左翼党派弄巧成拙。他们显然不能复制激进右翼势力的原始本土主义方法,这种方法不仅将在经济上起反作用,而且可能悍然挑战进步价值观,从而导致世界主义支持者的疏离。

相反,欧洲中左翼政党应当通过三管齐下的策略试图平衡国内和国际团结,上述三管齐下的策略包括有效限制移民、重点推进融合以及竭力缓和大规模人道主义痛苦。这样一种方法可以远离煽动性言论,提供真实、具有前瞻性和在道德上可持续的解决方案,虽然这样的方案与民粹主义无关,但肯定会受到欢迎。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也已经采用了这种策略,采取同样措施的还有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欧洲各国奋力挣扎的中左翼党派都应当加以仿效,因为他们必须充分认识到这样的重新定位很可能关系到政治上能否生存。

http://prosyn.org/JG2IR8i/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