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ident of Turkey Recep Tayyip Erdogan and his wife Emine Erdogan Kayhan Ozer/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雄主埃尔多安

伊斯坦布尔—现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已经实现了他的终极政治目标——成为土耳其历史上第一位民选的实职总统,他在星期天的选举中赢得了近53%的全国选票。一年前,埃尔多安推动修宪将土耳其的议会制民主改为高度集中的总统制。现在,修正案将完全生效。

修宪给了埃尔多安任命副总统、部长和高级官员的新权力。修改后的宪法还允许埃尔多安解散议会、成为政党党员、对任命最高法院法官拥有话语权、发布有法律效力的敕令,以及宣布紧急状态。去年4月以微弱多数批准的宪法修正案还废除了总理班子。未来五年,埃尔多安将是土耳其国家元首、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党首和政府首脑。

埃尔多安的位置非常稳固,因为提前总统选举需要三分之二议会多数批准——AKP占领了议会接近多数,因此不太可能发生这一情况。因此,他已经成为二战刚结束土耳其开启竞争选举以来权力最大的领导人。现在,土耳其内政和外交政策最终集中到了一个人手上。

这显然与自由民主南辕北辙。自由民主是为了限制行政权威而设计的强大的制度性制衡的核心。土耳其新宪法将无与伦比的广泛权力授予代表行政权的总统,这反映了民粹主义政府观,根据这一观点,当选领导人作为国家代表,在追求国家利益的过程中不应该受到掣肘。国家只能每五年一次评判总统的表现。

在全民公决批准修宪的过程中,微弱多数土耳其选民支持民粹主义的民主政治概念。但两个关键问题制约着埃尔多安炙手可热的权力。

首先,尽管赢得了总统选举,但AKP在议会失去了绝对多数。他们共赢得42%的选票,较2015年11月的选举下降7个百分点,能够确保议会600个议席中的293个。因此,埃尔多安必须寻求同盟才能实施立法。尽管根据新宪法,议会的角色被削弱,但控制立法机关对于有效治理国家来说仍然非常重要。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极右翼的民族主义运动党(MHP)是埃尔多安在议会中的天然盟友。两党在选举前就已经结盟,埃尔多安的11%的选票是由这个政治伙伴赢得的。但与MHP缔结更深层的长期联盟关系将给土耳其国内政治和国际地位造成严重影响,还会制约埃尔多安的政策腾挪空间。

在国内,MHP代表秩序和安全。因此,与MHP结盟意味着切断了一切与土耳其库尔德人和解的可能——如2015年AKP政府所推出的和平动议。出于同样的原因,MHP也不可能成为任何旨在增强基本自由的大规模民主改革的天然伙伴。

在外交政策方面,MHP与生俱来的疑欧立场将进一步限制土耳其与西方合作伙伴重塑关系的外交空间。选战期间,MHP领导层甚至要求土耳其收回其聊胜于无的欧盟入盟条件。

土耳其的经济弱势是埃尔多安权威的第二大制约因素,但其重要性不亚于第一个因素。与存在经常项目盈余的基于大宗商品的经济(如俄罗斯和巴西)不同,土耳其需要依赖外国储蓄。土耳其通过利用国际资本市场为其每年约2,500亿美元的外部借贷需要提供融资,进而助推增长。如此巨大的赤字源自长期存在的投资与储蓄之间的缺口,以及过去的AKP政府没有采取结构性改革提高总体增长率、增强土耳其的国际竞争力。

近几年来过于强调增长加剧了这些困难。去年,土耳其经济增长率为7%,位居经合组织最高行列。但埃尔多安的扩张性政策加剧了土耳其的结构性失衡,通胀上升到两位数,名义利率达到了16%,经常项目赤字超过国民收入的16%。

因此,埃尔多安作为土耳其执政总统的表现将取决于他是否能够既满足MHP的主要重点考虑事项,又能解决经济过热的消极后果。这两大约束都有可能随着时间而越来越紧,MHP自恃其在议会中的作用,变得日益桀骜难驯,而经济也越来越需要紧缩性调整。

在埃尔多安即将到来的任期中,问题还将保持:这些实际的——因此也是暂时的——约束是否能成为巩固民主制度的强有力的保证的曙光?

http://prosyn.org/vC6qS7F/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