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tiglitz264_DNY59GettyImages_gearsUSmoney DNY59/Getty Images

新自由主义的终结和历史的重生

纽约—冷战结束时,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撰写了一篇名为“历史的终结”的著名文章,他认为,共产主义的垮台会扫清将整个世界与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宿命分离的最后一个障碍。很多人都对此表示赞同。

今天,随着我们从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全球秩序的撤退,专制执政者和煽动者领导着拥有这个世界半数以上人口的国家,面对这样的现状,福山的想法似乎太过离奇和天真了。但过去40年来,盛行的新自由经济理论却因此而得到强化。

新自由主义相信市场是通往共同繁荣的最可靠道路,这样的信仰在今天已经奄奄一息了。陷入这种境地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对新自由主义和民主信心的同时减弱既非巧合也非单纯相关。新自由主义已经破坏民主近40年了。

哈佛大学的丹尼·罗德里克明确阐释,我也曾在新著回首全球化及其带来的不满以及民众、权力和利润一书中认为,新自由主义所规定的全球化形式导致个人与整个社会无法控制其自身命运的重要组成。资本市场自由化的后果尤其可憎:如果一位新兴市场主要总统候选人失去了华尔街的青睐,那么所有银行就会把钱撤出该国。随后选民们就面临一个严峻的抉择:或者向华尔街屈服,或者面对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就好像华尔街比该国公民拥有更多政治权利一样。

哪怕是在富裕国家,普通民众也被灌输,“你们不能执行想要的政策”——无论是充分的社会保障、体面的工资、累进式税制、还是严格监管的金融市场——“因为国家将因此失去竞争力,丧失就业机会,最后蒙受损失的还是你们。”

无论是在穷国还是富国,精英都承诺新自由主义政策会导致更快的经济增长,而这些福利也将源源不断,导致包括最贫困阶层在内的所有人都能过上更体面的生活。不过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工人就必须接受较低的薪酬,而所有公民都必须接受削减重要政府项目。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精英阶层声称他们的承诺是以科学经济模型和“实证研究为基础”。好吧,40年后反映结果的数据出炉:增长已经放缓,而增长的成果绝大多数都流向了极少数最高阶层。随着股市飙升而工资停滞不前,收入和财富都在向上聚拢,而不是向下流动。

为达到或保持竞争力的薪酬限制——以及减少政府项目——究竟怎么可能提高生活水平?普通民众感觉自己被强制出售了这套理念。他们觉得被骗是对的。

我们现在正体验到这种大骗局的政治后果:对精英阶层和新自由主义赖以存在的经济“科学”的不信任,同时失去民众信任的还有使这一切成为可能的被金钱所腐蚀的政治制度。

现实是,虽然名为新自由主义,但新自由主义时代却远远不自由。它强制实行一种学术正统观念,而这种观念的守护者则完全无法容忍任何不赞同。持非正统观点的经济学家被视为需要回避的异端邪说者,或者充其量被分流到一些孤立的机构。新自由主义与波普尔所倡导的“开放社会”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就像乔治·索罗斯强调的那样,波普尔承认,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复杂、不断演进的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我们学习越多,我们的知识就越能改变系统的行动。

在宏观经济学领域,这种不容忍现象表现得尤为严重,该领域普遍接受的模型排除了发生像2008年我们所亲身经历的危机的可能。当不可能的事情最终发生时,经济学界将其视为五百年一遇的大洪水——也就是任何模型都无法预测的怪异现象。即便在今天,上述理论的支持者也拒绝承认,他们关于市场有能力自我调节的信念以及轻视乃至无视外部因素的思维模式最终导致了成为加剧危机关键的管制放松。这种理论继续存在,传统理论的信奉者不断进行托勒密式的尝试,企图让其与事实相符,这恰恰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坏的思想一旦确立,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消亡。

如果2008年金融危机还没让我们意识到,不受约束的市场难以为继,那么气候危机无疑应当:新自由主义将在事实上结束我们的文明。但有一点同样明显,那就是企图让我们背弃科学和宽容的煽动者只会让局势更加糟糕。

前进的唯一道路,也是拯救我们星球和文明的唯一道路,就是历史的重生。我们必须重振启蒙运动,并重新致力于兑现其自由、尊重知识和民主的价值观。

https://prosyn.org/TSZYXT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