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rew48_Win McNameeGetty Images_trumplookingdownsad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弹劾阴云

华盛顿—针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弹劾程序最令人沮丧的是,其远远不具备宪法规定这个问题应有的严肃性。诚然,众议院某些民主党人,尤其是来自加利福尼亚州担任情报委员会主席的亚当·希夫,似乎确实理解摆在他们面前问题的严重性。但绝大多数共和党人——在特朗普的怂恿下(特朗普经常抱怨他们为他做的远远不够)——正在忠实地履行一项搜索和摧毁任务。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一直不愿启动弹劾程序,她在今年夏天失去了对其核心团队的控制,并最终陷入到激烈党派斗争这种令她担心的境地当中。

佩洛西冒着开创一个容许特朗普其他诸多滥用职权行为不受惩罚的不幸先例的危险,将弹劾调查范围缩小到有充分证据的总统活动,因为上述活动在南希及其民主党盟友看来很容易被美国公众所理解。这意味着特朗普及其盟友可以针对非常有限的目标展开攻击行动。

调查的重点因此集中在特朗普扣押了价值3.91亿美元的经国会授权的对乌军事援助,并拖延该国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非常渴望的白宫会晤。特朗普及其同伙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求泽连斯基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提供政治帮助。具体而言,他们希望乌克兰调查前副总统乔·拜登的儿子亨特,亨特在其父掌管乌克兰政策之际,愚蠢地接受了乌克兰一家天然气公司董事会一个有利可图的职位。(两位拜登均否认有过任何不当行为,而且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发现他们有任何不当行为。)

尽管民主党无疑对特朗普有着极强的厌恶,但他们近来试图严肃地谈论这件事。例如,当佩洛西在9月宣布进行弹劾调查时,就把此事的领导权交给了稳健、强硬的希夫,原来针对此事的调查权属于更具公开党派性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而该委员会主席(纽约的杰罗尔德·纳德勒)性格比较软弱。

尽管似乎很难相信,但自那以后的一段时期内相对平静,主要是情报委员会开展搜集闭门证词的活动。这将在本周开始的公开弹劾听证会上发生改变。为确保他们一方对证人足够强硬,共和党领导人将俄亥俄州以暴躁著称的代表吉姆·乔丹加到了情报委员会代表名单中。

闭门听证会对特朗普提出了强有力的指控,闭门听证会在调查事务中并不罕见,而且与理查德·尼克松和比尔·克林顿总统遭弹劾时不同的是,现在不再由特别检察官来主持调查活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种形式更加卓有成效:因为现场没有摄像机,情报委员会委员就不必通过精心打扮和捣乱来哗众取宠。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上述因素在现代史上还没有过先例——就是一些相当高级别、无党派的政府雇员,其中多数人是职业外交官,违抗白宫不准露面的规定勇敢地出来作证。他们冒着职业风险向情报委员会作证。有些人甚至为此不惜辞去工作。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几乎对执政一无所知的特朗普从上任伊始就在攻击职业公职人员时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他低估了——或者说根本就无法理解——那些本可以在私营部门挣到更多钱但却信仰公共服务的人对荣誉的看重。他创建了一个影子团体——领导者是鲁迪·朱利安尼,后者曾在担任纽约市长时备受尊重,但现在却沦为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兼个体麻烦制造者并且完全失控,朱利安尼负责将总统的乌克兰政策强加给那些“官僚”,特朗普的所作所为进一步恶化了自己和政府的处境。

这些不受约束的“见不得人”的行动——无论是尼克松的“白宫特别调查小组”(俗称“白宫管道工”)还是罗纳德·里根执政时期的伊朗门丑闻——往往都无法取得善果。我曾报道过尼克松的弹劾案,尽管特朗普理论上犯下了更严重的罪行,但两者之间有一个惊人的相似之处:两者都因为认识不到对政治对手报复的限度而陷入到最深的麻烦之中。

今年5月,曾试图阻止朱利安尼干政的备受尊重的美国驻乌克兰大使,资深外交官玛丽·约瓦诺维奇被突然解雇(她被不加解释地勒令乘坐下一次航班回国) 极大地伤害了本已士气低落的国务院官僚机构。美国国务卿迈克·彭佩奥怀揣几乎无法伪装的政治野心,导致他为与特朗普保持密切关系而根本拒绝为玛丽提供任何保护。

国会共和党人可以从特朗普臭名昭著的7月25日与泽连斯基的电话备忘录中看出特朗普曾施压这位乌克兰总统采取有利于他的政治行动。不少人还知道,扣留国会批准的对乌援助款项可能构成能被提起弹劾的权力滥用。但因为拼命想保护总统,共和党人进行了一次又一次失败的辩护。

为转移公众注意力,他们曾试图诽谤甚至揭发那个所写报告引发弹劾调查的举报者。例如,特朗普不久前曾向聚集在白宫车道上的记者团大喊举报者的指控都是“谎言”,尽管委员会证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举报内容。公开举报者的名字——小唐纳德特朗普等人曾试图这样做——可能涉嫌联邦犯罪(除非是总统所为),并可能危及举报者的生命。

尽管共和党阵线似乎也出现了一些裂痕,但特朗普似乎暂时对共和党并未失控。他坚称没有他,共和党会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失利,因此他们有义务对他宣誓效忠。另外,他还向共和党参议员提供帮助——尤其是多数派领袖米奇·麦康奈尔——麦康奈尔正在寻求2020年竞选连任(失去4个共和党席位就会导致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当然,某些重要的筹款活动将在华盛顿特朗普国际酒店举行。至少有一位伦理专家表示特朗普在弹劾投票前对参议员献金可能构成某种“贿赂”(又是一项可以引发弹劾的罪行)。

特朗普对自己的直觉越来越自信,现在已经几乎没有助手能够挑战他的想法。与此同时,他越来越对可能在众议院遭到弹劾的现实感到焦虑。因此,总统在外交政策,尤其是有关叙利亚灾难问题上现在甚至更加冲动。

几乎所有美国总统都履行了“确保法律被忠实执行”的宪法义务。但特朗普本着我即国家的姿态,截然不同地看待他所扮演的角色。因此,迄今为止,他是自己总统任期最大的麻烦制造者。

https://prosyn.org/HULlh2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