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国际发展领导力的新模式

西雅图—官方发展援助(ODA)有助于拯救生命、构建更加稳定和安全的社会、推动世界各国的软实力。这就是我的老板比尔·盖茨最近在伦敦皇家联合军种防务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面对英国著名军事和安全思想家时所提出的概念。

比尔曾经被问及他如何回应因为英国位列符合联合国指定的须将国民总收入的0.7%用于发展援助的极少数国家之一而觉得“泄气”的英国人。但强调英国ODA的影响只是答案的一部分;比尔还强调,许多其他国家也在满足它们的援助承诺。

在欧洲,丹麦、荷兰、挪威、卢森堡和瑞典满足联合国的这一标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德国最近也加入了它们的行列。法国还没有做到,但正在加大投入。

除了欧洲,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也位列世界最主要ODA出资国行列——许多人尚不了解这个事实。它们都是中东最大的多边发展机构生活和生计基金(Lives & Livelihoods Fund)的出资国。该基金的其他出资者包括伊斯兰开发银行、伊斯兰团结发展基金(Islamic Solidarity Fund for Development)以及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规模达25亿美元的生活和生计基金正在支持旨在穆斯林世界最贫困社区消灭疾病、促进基本医疗、支持农民和发展基础设施的重要项目。该基金成立于去年,批准了3.63亿资金投向阿拉伯和非洲国家的六个大项目。2月份,第一个项目���规模3,200万美元的塞内加尔疟疾治疗项目正式起航,新一轮项目也在本月早些时候获得批准,总授权资金规模已经超过6亿美元。

援助无法解决中东和非洲穆斯林国家所面临的所有问题。但它可以哺育更加稳定、繁荣、健康的社会,使它们更加能够抵抗内战和恐怖主义。盖茨基金会相信,(特别是)来自穆斯林世界的出资者在解决贫困和动荡问题方面起着不可或缺作用。合作——通过整合资源和共享专业经验——所能取得的成就远远大于各自为政。

国内项目能够支持这些国家引领国际发展的能力。比如,由哈立德国王基金会和盖茨基金会支持的沙哈夫(Shaghaf)奖学金项目旨在鼓励最聪明的沙特年轻人——其中不乏许多女性——在专注于地方和全球社会影响的非营利部门追求职业发展。

但国际发展成功的真正关键是合作。通过整合资源、共享专业经验,盖茨基金会等组织和英国和阿联酋等出资国政府能够实现比各自独立行动大得多的成就。

幸运的是,中东国家政府似乎认识到这一点,正在日益寻求发展合作。机会遍地都是。阿联酋一直是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先锋,而英国也对这一项目慷慨解囊。卡塔尔最近以出资者的身份加入了疫苗联盟(Gavi),而英国是该组织最近几年来的最大出资者。沙特阿拉伯是全球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的长期出资者,而该基金也是英国投入重金的项目。

观察者常常强调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所带来的软实力收益。但他们常常忽略了增强合作推动国际发展的出资国之间的关系所带来的优势。出资国如果能认识到这一事实,抓住机会与和它们共担消灭贫困大任的新的全球伙伴构建关系的机会,将收获巨大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