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batpoonsiri1_artlandGettyImages_laptophandcuff artland/Getty Images

网络法律的武器化

发自曼谷——在目睹了从前苏联颜色革命到阿拉伯之春等事件中民众抗议对当政者的挑战之后,世界上的独裁者们一直在推行各类旨在让民间团体——包括民主运动和非政府人权组织——失能的法律措施。而其中影响最广泛的手段则包括让官员能够监视以及惩罚抗议分子在线活动的措施。

虽然借助安全机构的公开扫荡仍然是个严重问题,但近年来专制政权越来越依赖法律和官僚工具来阻吓和挤压反对者。许多国家——包括柬埔寨中国埃及、埃塞俄比亚、约旦俄罗斯、坦桑尼亚、泰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委内瑞拉——都加强了对组织机构登记注册,外国资金支持和公共集会的限制。

专制政府还任意动用现行法律中诸如诽谤和煽动这类定义模糊的罪名以及反恐立法,如今还将网络法律添加到了它们的镇压军火库中。

当然,大多数国家都制定了应对网络犯罪,隐私保护和在线财务透明度的法律,并且也是有充分理由的。但专制政权经常制定这样的法律来钳制对手——特别是通过一些含糊不清的法律条款。

例如在识别是谁构成网络威胁时,此类法律可能会被引申到那些具有“恶意意图”的团体或个人,或者那些试图“反对国家”、“危害国家安全或意识形态”、“散布公众恐慌信息”、“鼓吹同性恋行为””,或“推动反对国家的社会运动”。这种宽泛的定义使得独裁者几乎能够将所有持不同政见者都抹黑为安全威胁,从而为镇压行动提供借口甚至公众舆论支持

在东南亚地区存在着许多这种趋势的例子。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十个成员国中有七个存在各类形式的专制制度:竞争性威权主义(柬埔寨,新加坡和缅甸),一党专政(老挝,越南),绝对君主制(文莱)和军政府(泰国)。而马来西亚也是在去年才脱离了竞争性威权主义范畴。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在过去十年中,这些国家通过各项与计算机以及网络安全相关的法律来强化了遏制反对意见的立法,而所有这些法律都遵循着类似的脚本。柬埔寨的网络法由新成立的网络犯罪部门执行,使用含糊不清的法条来压制言论自由。在新加坡,这项职能则由《互联网行为准则》和最近通过的《防止网络虚假和操纵法案》来实施。缅甸则通过多项限制网上发布内容的2000年网络规定,将在线诽谤定为刑事犯罪的2013年《电信法》以及2004年实施(2013年再次修订)的电子交易法来对一长串模糊犯罪行为进行严厉处罚。

同样,据称旨在防止虚假信息传播的法律——例如老挝《刑法》第65条——也被用于对付反对派。在2018年马来西亚竞选期间,执政党颁布了一部反假新闻法以阉割反对派,但后者照样取得了胜利。

而这些压制性网络战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则是广泛的监控。泰国最近颁布的网络安全法案(作为2007年通过并于2016年修订的《计算机犯罪法案》的补充)授权该国扩大监视范围并强化对定义模糊的所谓网络袭击的控制。据报道,泰国政府——正如阿塞拜疆、马来西亚,摩洛哥和卡塔尔政府那样——从包括意大利黑客团队公司在内的各个企业购买了间谍软件用以侵入公民的电脑,手机,甚至GPS系统。

数据本地化要求——迫使科技公司将其公民的数据存储在本地服务器上——也助长了这些措施。越南——以及中国、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俄罗斯——最近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据说是为了防止数据被盗。但是将数据保存在某一国境内意味着政府可以对其进行控制。

于1月生效的越南网络安全法允许政府访问本地存储的社交媒体数据并删除那些被定义为反对国家的内容。而中国则更进一步:凭借其庞大的资源,它能够使用高级人工智能技术来分析流入的数据,从而监控其公民。

除了法律压制之外,虚假视频(“换脸技术”)和网络水军可以帮助政府宣传其议程并抹黑活动分子。据报道泰国,菲律宾越南的网络水军都对网上持不同政见者进行过系统性欺凌。

东南亚和全世界独裁国家的反对者们都感受到了这些举措的影响。2017年,马来西亚的《通信和多媒体法案》被用以起诉至少38起批评当局或君主制的案件。在缅甸,自2013年以来,根据《电信法》提起诉讼的案件超过100起,仅2016年就有54人被起诉,8人因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不同政见而入狱。

泰国军政府已经用在社交媒体网站上分享“敏感”信息的罪名囚禁了数十位公民。随着2019年选举临近,它正在利用《计算机犯罪法案》对反对党提出毫无根据的指控,同时对其网络水军炮制的假新闻置若罔闻。在已有数百名持不同政见者在2017~2018年因涉嫌在线和线下反国家行为被指控的越南,新的网络安全法只会令事情变得更糟。

对于异见分子来说,反对严酷的网络法律和其他形式的数字化压制并不容易,尤其是因为这仍然是一片未知的领域。但这并未阻止一些人去尝试。而且像韩国这样的抗议活动已经成功引入了更多的法律监督。许多公民教育团体也一直在推动数字扫盲,因此公民可以帮助监督网络法规的滥用行为。

而在国际层面,关注这类事件的网络联盟已经在游说民主政府和国际组织向专制政权施加压力。但在更大范围内需要一个旨在保护公民空间的一致性全球回应。只有借助持续的公众压力,我们才能劝服专制政权去修改或扭转其网络政策。

http://prosyn.org/L5mm5DE/zh;
  1. haass102_ATTAKENAREAFPGettyImages_iranianleaderimagebehindmissiles Atta Kenare/AFP/Getty Images

    Taking on Tehran

    Richard N. Haass

    Forty years after the revolution that ousted the Shah, Iran’s unique political-religious system and government appears strong enough to withstand US pressure and to ride out the country's current economic difficulties. So how should the US minimize the risks to the region posed by the regime?

  2. frankel100_SpencerPlattGettyImages_mansitswithumbrellawallstreet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The US Recovery Turns Ten

    Jeffrey Frankel

    The best explanation for the current ten-year US economic expansion – tied for the longest since 1854 – is disappointingly simple: the Great Recession was the worst downturn since the 1930s. And if the dates of American business cycles were determined by the rule that most other countries apply, the current expansion would be far from beating the record.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